母亲炼功我得法,大法带来新人生

【明慧网2001年3月31日】 我叫王崴扬,今年27岁,在加拿大一家银行工作。1996年11月30日,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那天我正在午休,突然一阵阵轻柔悦耳的音乐声传来,母亲好象在炼什么。伴随着音乐的节奏,我的小腹部位有一股暖流在旋转,真是舒服极了!我正在闭目享受,音乐停止了。我赶快对母亲说:“妈,你炼什么呢?真好,你一定要坚持炼下去!”我把身体的感受告诉了母亲。母亲告诉我,她正在炼法轮功,而且今天才开始第一次炼功。并兴奋地说:“看来你跟法轮功有缘,你要想明白怎么回事,你自己看这本《转法轮》吧。”母亲的话我似懂非懂,于是带着好奇心开始读《转法轮》。谁知书中的法理对我产生了强烈的震撼,我就这样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11月30日成了我真正的生日。

我已经记不清从多小就开始知道胃痛,以至发展到修炼前,每天必须吃3次胃药,即便是三伏天,我也必须吃热的、喝热的,从不敢沾冷饮,可神奇的是,从母亲第一次炼功那天起,我的胃病好了,三九天喝冷饮也不犯怵,从此再也没犯过,也再没吃过一粒药,不是炼法轮功不让吃药,而是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根本不用再吃药。

通过学习《转法轮》也使我明白了,过去我为什么有病,是因为自己生生世世所积攒的业力,原来人干了坏事都要自己偿还的。同时我也明白了一接触法轮功我的病为什么立刻就好了,是因为我接受了“真善忍”这个颠扑不破的宇宙大法,而且决心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

98年初我来到加拿大留学,攻读MBA(工商管理硕士)。由于修炼了法轮大法,我能够以充沛的精力投入到学习当中,修炼前,由于身体不好,经常感到浑身乏力,就是考大学时也必须保证8小时睡眠,否则就支持不住,所以那时除了学习,其它都要父母“伺候”着,出国留学只能是梦想,因为我无法适应国外紧张的环境,没人照顾怎么能行?

来到加拿大后,我第一学期就顺利地通过了5门课程,其中有一门课是高难度的。我每天学法、炼功还要做助教,经常只睡三、四个小时的觉,但却精力充沛,学习轻松,同学们都说我“太火了”,我还提前半年毕了业,拿到了硕士学位。而这一切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是根本办不到的。更主要的是法轮大法使我没有想不开的事,没有过不去的关,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心中有法,困难都不在话下,同学们不解地问:我们刚到国外时满脸“旧社会”,为什么你整天无忧无虑乐呵呵?我说你们看看《转法轮》就有答案了。就这样我的宿舍同时成了学法小组。现在同学们虽然早已各奔东西,但不管江泽民政府无论如何给法轮功造谣,他们都知道法轮功好,都不会上当受骗。7、20以后,我还没来得及和我的同学讲什么,就收到了他们的电子邮件:“我不相信中国政府的话,因为从你身上看到法轮功不是象他们所说的那样。”

修炼以后,使我明白了“失与得”的关系,遇到问题向内找。在工作中我经历了很多次心性的考验,不能想象如果不修炼法轮大法,遇到这样的关,会给我的心灵上造成很大的阴影,我可能会自暴自弃或用同样的方法去报复别人。可我现在是个修炼人,努力按照师父教导我的法理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做个总是以善心对待别人的好人,同时自己的性格也变得乐观开朗起来。

原来我所在部门,由于员工不足,我就得一个人承担两个人的工作,经常忙得中午饭吃不上,还要加班加点,却从没要过任何加班费,部门经理并不因此而承认我的工作业绩,反而特别挑剔,总是这里不满意,那里不满意,而且时时以各种各样的处罚相威胁。周围的同事也为我鸣不平。开始有好几次我都想一走了之,反正换一份工作对我也不是难事,但就是下不了决心,一想到自己是修炼人,得为别人着想,不能就这样把工作搁下就不管了,要对人家负责任。后来我按大法所要求的“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来对照自己,提高在法理上的认识,没有了对经理的怨恨,想到他也是因为工作压力大,才爱发脾气,从而对他生出了怜悯之心,从中我也浅尝到了什么是善。于是,我主动找经理讨论我工作中的不足,并表示了永远以“真善忍”作为自己生活、工作准则的决心,由衷的感谢经理给予我的帮助。与此同时我比以前更努力地工作了,不再在乎经理的态度。不知不觉中,经理的态度变得和缓了,多日阴沉的脸也时不时地露出了阳光,并且还与我讨论起了“真,善,忍”、法轮大法,并承认无论谁都应该认同“真善忍”。

法轮大法给我、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好处真是几天几夜说不完,江泽民一伙恶毒诽谤法轮大法,实际是在毁灭自己,在迫害人类。善良的人们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分清正邪,千万不要做江泽民一伙的牺牲品。如果谁想进一步了解法轮大法可与我用过电子邮件联系:weiyang20012001@yahoo.com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