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学法轮功是非常愉快和荣幸的(译文)

【明慧网2001年4月12日】我的天性好奇,从小就对那些超自然现象着迷,例如:预测术、催眠术、分身术和自我疗法等等,我读了很多这方面的书,但这些书从未让我满意过,我从未找到有关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现象以及它们是怎么回事。

当我55岁的时候,我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我决定加强锻炼身体,并改善自己的精神状态,即:我的思想、我的情绪和我的意念。通过使用不同的方法,我学会了顺从我的直觉,学会了放松,学会了认识自己的错误。我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时常乱摸乱撞,不能走出围绕着我的迷雾。我想找的东西一直没有找到,我所得到的东西从未满足我的期望和追求。

两年前,当我66岁的时候,我有幸接触到了法轮功,同时开始学炼起来。我很快地被此功法吸引住了。因为法轮大法从未说过有求必应,她只是告诉我如果我能认真地炼功会出现什么情况,如果不能又会出现什么情况。我有一种安全感,因为法轮大法告诉我,随着我炼功学法的不断精进会遇到什么以及在我走向“真”和宇宙其它空间的过程当中将会怎样得到帮助。从那以后,我便全身心地学习法轮大法,我年轻时一直没有得到解答的问题都找到了答案。

由于注重心性的修炼,在忍耐心上下功夫,我现在更能接受别人,并且能正确地认识自己,就是说,我通过改变我做事的方法和对生活的态度来改变我自己。我逐步地意识到自己的一些毛病,当我最强烈的情绪之一“急躁"出现时,我也能较好地控制自己了。

我学会了尽量不着急,做事时也平静多了。我要告诉您,在过去的40年当中,我的工作是同时要做千百样的事情,以应付很多客人的需求。因为客人总是急急忙忙的,所以我总是希望能尽快地为他们服务。长期紧张的工作使我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很急躁,没有一点耐心,遇事总是急不可耐地要找出解决方法。我甚至到了这种程度,不能忍受马路上的红灯。现在跟别人一样我遇到红灯就停下来,不再着急了,我把这一时刻当成放松放松身体的机会。特别是当我准备好出门,而我的太太还需要较长时间打扮时,我也不再着急了。我能比较好地接受这些现象,不再觉得如此地不合我意了。现在面对类似的事情我做到了顺其自然。

我基本上每天都炼法轮功,有时一天做两次。除了在家炼外每个星期还去日内瓦三个炼功点炼功。我喜欢和大家一起炼并交流体会。我很情愿把我的空闲时间用在法轮功活动之中,我帮助新学员并向他们提供磁带、书和材料。

通过修炼,改变了我的本体,排除了有碍健康的多种障碍。我很高兴地感觉到,在不同时期我的身体被不断地净化。

首先是“感冒”,在五天内我的体重一下减了4公斤。我本来就不胖,再失去4公斤对我来说可是不少。我发着烧,但没有想睡觉的感觉。我觉得浑身没劲,很虚弱,但是我还是照常活动。因为我知道这是清理身体的一个过程。八天后我便感觉到完全恢复了健康。

随后我的背疼病又复发了。我背的下半部和颈部火辣辣疼痛,肌肉痉挛。尽管多年来我一直看医生,但这种痛苦一直折磨着我。令我吃惊的是,大约有两个星期的时间,每当我做法轮功第二节的时候,好象有一种外来的力量,抓住我的腰带使劲地抖动。我感觉到我的背象耍西班牙响板似的,随后那疼痛完全消失。

五个月后,我的背肋骨又开始疼痛,并扩展到右半部分。有一天,当我做第五套功前压腿时,我感到肋疼的部位剧烈地抽筋,我疼得倒在地上不能动。当时在场的功友们想帮助我,但是一个老学员说:“不要动他,如果你把他的疼痛解决了就会影响他消业。”就这样经过几分钟休息后,我就能毫无困难地做第五节功了。两天后,我感觉背部轻松柔软无疼痛,就象我又回到二十岁时一样。我不知道消去了什么,但这肯定是一大块业力。在此我衷心地向法轮功道一声谢谢。

不久,我的鼻窦炎又发作了,这是我小时候的病。在十天内,我的鼻窦刺骨地疼痛,鼻涕不停地流。这使人很烦,但我能接受它。如果业力就这样消去的话,我很乐意根据需要再给它几天时间。我想现在我肯定有了新的鼻窦。

我炼法轮功已有将近两年时间了,我曾有幸参加了纽约和法兰克福的法会。我被李老师的慈祥、学识和智慧所倾倒。他所传授的法轮大法使我能同化宇宙并使我成了一个新人。通过大法的法理和老师的法身,我能改变自己,升华自己。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不会轻易放过的。

最后,我要向你们透露一个秘密:十五年前,一个朋友曾对我预言:“你知道吗?我预知你将来会学一种东方的功法,现在人们还不知道她,但对你的将来会是十分重要的。”这话深深地扎在我的心中。我一直问自己这个了不起的功法究竟是什么,直到我开始学习法轮功时,我才明白这就是那种功法。

我衷心感谢李老师能够亲临现场,对我来说能学法轮功是非常愉快和荣幸的。

(瑞士法轮大法协会提供1998年7月28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