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我这样绝处逢生的人怎能不爱法轮功?”

【明慧网2001年4月13日】 【编者注:这篇文章是我们大陆一位60多岁老大娘根据自己亲身经历所写的,她几乎没什么文化,这篇文章是她写了又写,改了又改,才成文的。文章并不华丽,也没有深刻的大道理,但却饱含一位大法修炼者对大法诚挚的心。】

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女,60多岁,96年得法,因我没有什么文化,当初修炼的动机只知道能治病。我混身都是病,最明显的就是中风偏瘫,生活根本不能自理,起居都是请人帮忙,整个人都以轮椅和拐杖为依靠,离开它们我就无法活动,生活和精神极度的痛苦,甚至想离开人间。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下,我在公园里看到很多的人在炼法轮功,当时我就问法轮功的人:法轮功是个什么功?人家说法轮功就是修炼,当时我想:象我这样满身是疾病的人,可能是前世做过许多坏事,看来这世要好好的修,以免下一世再受苦。于是我就问身边的炼功人,我能不能参加?当时有人说:“象你这样手脚都不怎么好的人,一般我们是不要的。”我问:“修炼还要看手脚吗?庙里修炼也没有这样要求呢!我就是想修炼,要不我就在你们的炼功场外边看你们炼,好吗?”这样我就在外边学他们打坐,就打坐而言我也坐不下去,得别人帮忙扶坐扶起。后来我又找炼功点上的学员要了一本书,这样就算参加了。

我患有胆结石病,医院多次要我动手术。当时我很绝望,心想象自己这样生活根本不能自理的人还动什么手术呢?早死早解脱。哪知炼功没多久,我的胆结石病全好了,因此也就认为这个功法不错。坚持炼了一段时间,又发现自己走路也稳了,食欲也增加了,精神慢慢好起来了!我每天早起到公园参加炼功,后来也能自己买菜做饭,这样我也看到生活的希望,再也不想死了,到98年老伴去世时已能独立生活了。我本是个无儿无女的人,要不是修炼了法轮功,恐怕我也随着老伴一起去了,大家想一想象我这样绝处逢生的人怎能不爱法轮功呢?这么好的功法我怎能不炼呢?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我从没花费国家一分钱的医药费,这对国家对个人都是多么好的一件事,为国家和个人都可以节约一笔不小的开支,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国家打压法轮功,我认为法轮功是冤枉的就站出来为法轮功喊冤,结果被多次抄家,并且受到多方的威胁。我想在当地不能讲理就去北京上访,于是我一个老太婆孤身上了北京。到北京后,不认识路,到处乱坐车,凑巧坐到了天安门广场,这样我就到天安门广场上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当时被便衣警察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后来派出所把我和许多大法弟子四处送,我被送到离北京很远的地方关起来了,我向关押我的人洪法,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有多好!后来被驻京办的警察认出,押回驻京办。而驻京办简直就是一个吃黑处,学员一进门就被强行搜身,所有的钱和物全部没收,连个白纸收条都没有,我进驻京办只10分钟的时间,身上仅有的500元钱就被警察收走了。再后来当地派出所派人来接我回去,而接我的人因为办私事耽误了上车的时间,于是在途中拼命赶路,他们认为我走得太慢而不得不架着我走,最后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跌倒在路上,这时派出所的人就不管死活把我就地拖着跑!结果把我手拖成骨折,脚也拖瘫了!回来后他们把我投进牢房,我不肯,他们就6、7个人抬着我,我感到自己全身已经麻木,没有一点力气挣扎。到了牢房里,强迫搜身,不许穿鞋,然后把我衣服全脱光,只给我一床旧薄被,因为当时天非常冷,又睡在水泥地上,我被冻得整夜睡不着觉。不仅如此,警察还常常对我拳打脚踢,根本不顾我是一个手脚已骨折多天的老人!对我这样一个已经被折磨得没有人样的人来说,真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大家想想对我这样的老人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其他学员的遭遇了!

虽然我经历了这许多的磨难,但我洪法,讲清真相的心却始终如一。在此,我本着劝善的心再次正告江泽民和他的帮凶们:和“真善忍”作对的人一定是遗臭万年的罪人!希望你们及早回头是岸!

大法弟子 2001年4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