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和开始参加大法修炼的经历(译文)

【明慧网2001年4月15日】 我叫梅,是埃及人,但我在瑞士居住了25年多,并在这里接受教育、建立了家庭。从孩提时代起我就在想这样的问题:我们为什么存在?我们为什么要经历苦难?我所受到的宗教教育从没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我很幸运地在欧洲长大,特别是在瑞士,我学会了与来自不同种族、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们友善交往,这使我开阔了眼界也增加了我特别是在精神领域方面的好奇心。可是我所读的书与我的经历总不能使我感到满意。我也经常梦到我正在去参加我从未准备过的法学考试。在另外的梦里我要去找到修炼的含义,尽管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不停地做这些梦,我想重要的是要学习或寻求去发现法与修炼对我意味着什么。

可是多年过去了,我在这方面的研究毫无进展。在1997年4月的一个夜晚,我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彻底地改变了我的人生。那是我正准备出门旅行前,就像每次出门旅行前一样,我上床休息时突然感到非常的焦虑。我在这样的焦虑状态中入睡了。这时我梦见在我床上方的天花板打开了,出现了一个男人,事实上是一个中国男人,身着黑色西装(这样的细节令我惊讶),坐在一个宝座上,很严肃地看着我。在他的两侧也各站着一个人,可是只有他带着似乎是指责的神情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他的目光是那样的具有穿透力。当我醒来的时候,这目光还深深地渗透在我的脑海中。在梦中,一个安祥的声音告诉我,我不必再害怕,我是受到保护的。我为什么会有这个梦?为什么这个中国人会来保护一个埃及人?

两周后,一个中国朋友建议我参加法轮功学习班,我觉得我必须接受这个建议。在第一堂课上,我们看了一盘录像带,在这盘录像带上,使我无比震惊的是我发现了在我梦中出现的那个人——穿黑色西装的中国人。他有着同样的圆型脸庞,同样的严肃表情以及同样的外表。我被我所看到的惊呆了,意识到我来参加学习班绝非是偶然的,我接下来学习功法。我必须说,从一开始,那和谐的动作、宁静的音乐,就使我感到无比美妙。小时候,我一直对东方哲学与打禅感兴趣,尽管我自己从没有练习过。我最后终于有机会来学习这些动作了。

我要说的是,我那时患有顽固的过敏症,我必须天天服药。15年间,我被各种过敏症折磨着,从食物到花粉,灰尘到猫毛,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过敏症越来越多,不断有新的增加,我再也不能吃我想吃的一切,也不可以在没有服用强力抗过敏药的情况下呼吸春日新鲜的空气。这些过敏药又使我感到心慌以及极度的疲劳,使我不堪忍受。我拜访了各式各样的医生,可这却没能丝毫减轻我的问题,但让我十分惊讶的是,随着我炼法轮功,还有我亲爱的中国朋友的鼓励,我惊异地发现我的症状都迅速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全身心健康的感觉。我再也不用服药了。我终于可以坐在6月中旬的凉台上了,也可以尽情地吃我想吃的东西了。这一切简直是个奇迹。

1997年11月我得到了《转法轮》一书并开始阅读。一开始我就感到它是一本非同寻常的书,书中的每个句子都为我打开了长期封闭的大门。我读得越多越想读。最终我给我所有的问题找到了答案。我读过很多书,有历史、宗教、神秘教义的甚至是假精神的,但是它们中没有任何一本使我肯定我找到了真理。对抱怀疑态度的人们我应当指出,我并不是那种容易轻信所听到的一切事情的人,相反,我在欧洲所受的教育,先是经济后又是发展方面,使我持有一种很带批判性的态度。但是,我刚刚从《转法轮》一书中所读到的一切与迷信毫不相关,每个东西都有它的意义--人类的苦难、战争与世上所有的不公平都得到了解释。我也最终从这本书中理解到大法与修炼的意义。

大法与修炼是我自孩提时代起就在梦中不断出现的主题,却从来没能得到解答。有一天当我专注地看书时,看到书中的字在我眼前不断地闪光,像是每个字里面都有自己的灯一样,我被深深地感动了。我现在知道,这是世上最宝贵的书,它向人们传播了拯救人类的大法。每一次阅读我都会获得对生活新的理解,阅读与修炼使我感到了身体与精神方面的变化。我不得不说,我的身体是越来越好了。在精神方面,我越来越感到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我对人与事的看法也在不断改变,变得愈加清晰简单。从那时起,我感到自己在受到指引与保护。我的家庭生活与事业也整个改变了,一种新的和谐在我的家庭生活中出现了。至于工作,每件事情都很到位。

当然,我也没有被免除接受考验,在工作、生活中也都遇到了矛盾。工作中,我遇到了一位不付给我欠款的客户,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要摆平这个不公——这个人收到了货物就应当付钱。有人建议我去找律师来争回他欠我的款项,但我感到不舒服,既然我要按大法行事,我就决定不再去争去斗。对于我周围困惑不解的人来说,我过去更是一个争斗者。感谢《转法轮》一书,我明白了我不能干涉别人的生活,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命运,这并不是我们变得自私与漠不关心他人的不幸,但是,我们必须让有些事情发生而不去干涉,因为每件事情背后都有着我们不知晓的原因。

1998年1月,一位老学员建议组织一个一周的学习班,来看李老师讲法的录像带。我提到这件事是因为它是我所见到的人的令人惊奇的经历,以及它对所有参加者所带来的影响。我发现在学习班上见到的人是我以前见过的,尽管我不认识他们,他们看起来都很面熟,这一定也是有因缘关系的。正如李老师在他的书中所讲,我们在修炼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不同的事情,这一切都很快发生了。我在周五的晚班上正在压腿准备做第五套功法,我看到每位同修的身边都有一个小佛坐在莲花座上,他们是透明的、金黄色的、中等个头,我的眼睛睁得很大,这个景象只持续了几秒钟,但足够使我意识到他们的确在我们这间屋子里。我惊呆了,紧接着又感到一阵欣喜。我们周围有佛的保护与帮助这一想法,使我感到得安慰,就像一个小孩子知道他身旁总有人照看他一样。这一感觉也使我战胜了对乘飞机旅行的惧怕。在另一次炼功时,我的眼睛是闭着的却发现我的手充满着光亮,像两个手电管,当它们从我眼前经过时就照亮了我,真的是奇妙极了。所有的这些都是要说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帮助我消除疑惑,加强了我对大法的信心。大法在不断地教育我们,今天我对人与事更加的敏感,像是我的心最终对别人敞开了。

我有信心,也知道我们得到的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机会,我们应当心怀感激。我希望我们在座的都能继续修炼。我衷心地感谢大师给我们的不可估量的礼物。我希望我们能够体现出我们是值得这份礼物的。再次感谢大家。

(欧洲学员 May,1998年10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