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我得走”

【明慧网2001年4月2日】 我是一名得法五年的大法弟子,很遗憾的是:我这个人过去很不精进。

几天前,分局到我家来抓我妹妹(她是一位被迫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有一个8个月的婴儿,现放在我这抚养),一进门就看到我家新买的电脑,又看到同修给我的经文。他们认定我是咱们地区的上网人,把我带上手铐,带到了公安局。

他们追问资料的来源,又让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说:“资料的来源我不能告诉你,‘保证’书我更不能写——本来我做的就不好,也没上访,也没向世人讲清真相。这个‘保证’书我可不能写。”

他们看我问不出来,就不管我。我心想:我不能在这里,师父,我得走!刚想完,我发现我的手能从手铐中抽出来了。这时过来一个警察,我又把手放了进去。

中午,他们吃盒饭,我说:“你们都吃饭了,我还饿着呢。”过来一个警察说:“行,给你打开手铐,也给你一盒吃。”吃完饭,其它警察出去开会去了,只剩下两个人,一个躺着看报纸,一个坐着。

我想:看报纸的,你得睡觉,你不睡觉我走不了。不到两分钟,他便把报纸蒙到头上打起呼噜来。我想:坐着的警察,你得出去,你不出去,我走不了。刚想完,他便起身要出去。

我想:你不能关门,你一关门,我就走不了了。果然,他出去时,把门留了一个大缝子。我看着他走到对面的办公室,心想:你得把那个门关上,你不关上那个门,我还是走不了。你说奇不奇,他真把那个门给关上了!

我从门缝里挤了出来,一看走廊上没人就从楼梯跑下楼。下面一堆警察在那里聊天,我想:没事,你们看不见我。就这样,我堂堂正正从他们面前走了出去,打了个车就走了。


(大陆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