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化班是关,学好法、心怀正念是顺利闯关的关键

【明慧网2001年4月20日】 其实我也不想参加转化班。但是一天晚上,他们突然来我家,我不去,他们 强行把我抬走了,(有的抬我的胳膊,有的抬我的腿,我的哥哥也抬了我的一条腿。)到了那里,我冷静下来,既然难来了,就坦然面对吧。我对他们说,不用抬我了,我自己走。

进了转化班之后,我的脑瓜子开始好象是懵的,好像没有法了,空白了,就听她们(指已转化了的人)说。但很快我从头脑中往外打她们的话,心里抵触它,不要它,尽量不听。靠自己对大法的坚定,对师父的坚定,往外排斥它。当时我的脑袋非常大,胀得要命。她们口口声声以法为师,却都是断章取义大法、用邪悟让我不认人间的师父,可我认定了,大法的师父就一个。

开始她们找我谈话,我不说话,她们就找不到缺口,她们就不让我的耳朵、脑袋闲着,一拨儿人来了,说说没什么用,走了,又来一拨儿,从耳朵里往里灌她们的邪悟。我告诫自己不听不求。你一听着有道理,就完了。最后我开口对她们说:“你们想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吗?我告诉你们,你们越说我越坚定。”我这一念坚定后,到了第四天,就感到师父帮我排斥她们说的话,是呀,不能老让她们钻空子呀!这时,她们给我背道法,我意识到这是点化我,就不再容她们对我胡诌了,我开始针对她们的邪悟,反击她们,有时我不想说话,思想中什么都没有,她们也呆着不说话,不言语了。后来,她们说一进我的房间就头痛,找我谈的次数越来越少。最后,她们在我面前哭了起来,我的心还是不动,我感到她们真是太可笑了、真是一帮小丑。

转化班结束时,一个当官的跟我谈话。他很伪善,说我得法时间长,一时转化不了,慢慢来。当时我对他没有象对那些转化我的人一样态度坚定,斩钉截铁,心里想随便敷衍几句吧,我说:“容我回家好好想一想。”其实还是没放下情面。结果叫邪魔钻了空子。第一个转化班结束后,他们又叫我参加第二个转化班。真是的,对邪魔一点余地都不能留,不论是当官的还是转化你的人,一定要把话说到家,一点缝也不能留。

在第二个转化班,他们继续威胁我:“不转化,就送你去大兴。”第二天,我们住地的派出所来人了,我当时动心了:“我闺女怎么办呢?回去安置安置吧”。因为我走了,家里就剩下需要照顾的闺女了。可我马上一想,不对呀,这不就是情了吗?遇到考验时没有准备,根本的执著就出来了。我深深体会到人最难放下的是情,一切都来源于这个情,生死,名利都是这个情。因为我有这个根本执著,他们才这么吓唬我呀。我得赶紧找自己的根本执著,赶紧放下它。派出所的人说让我回家看看,安置安置,我说:“没有什么可安置的,我不用回家了。”我以为要送我去大兴。结果他们对我说,有两条路让我自己选择:一个是回转化班转化,一个是回家等着判劳教,于是他们把我放了。

回想起来,我感到自己之所以未被转化,平时学法实修是基础。回想得法以后,每一个关难来时,我都是照着师父说的真、善、忍去做的。我在心里就认为大法好,法在我心中有个根,谁也拔不走。如果平时没有真正实修,别人说什么可能就会随风倒,这个考验不就是看你到底怎么看待大法,看法在你心中到底占有什么位置,根本上还是考验对法的坚定。

我周围的一些学员怕参加转化班,怕被转化,我想也不用那么怕。应该把参加转化班这件事看淡,把它看作一个关,考验对大法是否坚定的一个关不要被带动。既然我身边发生的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对我提高有好处的,同时消我们自身不同的业,目的是让我们的心性得到提高,那么就应该坦然面对。我想躲呀,怕被转化呀,还是心里没底,对法还是有一点不坚定。

在转化班,我还深深感到时时向内找、修心性的重要。那些所谓被转化了的人骂师父,骂大法,总是激你的火,勾你的心,自己一动气,起了争斗心,跟她们争辩起来,它们就群起而攻之,更加猖狂。所以跟她们说话时,要保持祥和的心态,随时找自己这颗心,不能说说就来火了,要稳住,一个心不动,就制万动。而且,有时自己抑制了邪魔,很容易产生欢喜心,那也不行呀。

现在,我更深地体悟到师父为什么不厌其烦地告诉我们要多学法,多学法,法在头脑中装的越多越好,其实邪悟了的人说的问题师父在法中已讲的很明白了,如果平时没有好好学法,闯过这一关是很困难的。

大陆大法弟子口述 (大法弟子整理)
2001年4月9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