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护法经历

【明慧网2001年4月21日】 我于2001年元月1日进京护法,决定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6点左右,我到了广场,那里已停满了警车,不时的盘问升国旗的游人。我7点打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一群便衣如狼似虎般把我摁倒在地,扭起胳膊推上警车。车上的功友们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不许打人”“窒息邪恶”“还师父清白”,恶警挥舞着电棒哇哇乱叫,在正义面前显的很渺小,一位功友被打的头破血流,把衣服都染红了一大片,由于都不说地址,把我们分批装车拉进了一个离市很远的大监狱,可能那里的大法弟子太多,只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把我们送往怀柔第二看守所。

在这个邪恶的魔窟,他们强行每个人脱下衣服搜光钱财,写个编号放在监室,不让搜就脱光衣服在外面冻着,还有一位女功友被一伙男犯强行扒下裤子露出臀部打了一针,气得同修大喊“流氓”。我们30位功友住在一个小号,连走路都困难,冰冷的水泥铺板离地面很近。我们一直没有被子,夜里我们紧挨着一块取暖,这样还不算,恶警还打开冷风机和窗子往屋子里吹冷风。有时路过时还打开门泼进一盆冷水,把我们的衣服都弄湿了。我们就背师父经文,和“洪吟”,心里很明白,这是邪恶在瓦解我们内心对大法的坚定意志。我们是金刚不破的伟大的神,不给邪恶留下一点空子,大家都坚定坦然地面对邪恶,决定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

晚上,隔壁传来同修被打的叫喊声,我们齐声喊“不许打人”“窒息邪恶”,恶警领着一伙男犯对我们发疯似的拳打脚踢,打累了之后便往地上泼水,让功友脱下鞋踩上水在外面冻着,弓着腰面对墙,一位功友不配合,恶警大打出手。我说:“不许打人”。他们又来打我,同时叫来一伙男犯喊着把他们几个拉出去练练。我们三个被带到另外一个地方,衣服被打烂,头昏昏的眼前一片黑雨点般的拳头落下来,脸肿起很高,火辣辣的没觉的痛,反而觉的他们很可怜,被人指使着干坏事。我说:“我们是好人,你们家谁没有父母姐妹?!”打我的犯人一下停住手,低下头走了。

第六天开始让犯人强行给我们灌食,食物里放了药和大量的食盐,功友们被灌后都觉得口渴难忍,如不配合就用皮鞋猛踢。每个弟子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它们为让我们说出姓名和地址,让我们光着脚站在雪地里,有个瘦小的功友两手两脚同时被埋在雪里冻,还扬言:打死白打,顶多冒股白烟没了,谁知你们去哪了。这场景让我想起电影里的地狱。当时我想我们是大法弟子,邪恶对我们肉体的折磨根本不起作用。我们不应该配合邪恶,一定要离开这里,不应该让它们无限度的迫害下去,我就说了一个假地址,结果它们第九天一早把我带出去说是放人。我被带到大门外,恶警原形毕露,大声吼叫拳打脚踢问我说不说真实地址,我坚定的摇摇头,它看实在无计可施,只好放了我。


河北大法弟子:李军(化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