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未成年孩子的血泪控诉

河北保定满城县公安局、看守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真相

【明慧网2001年4月21日】 我父母大概是三年前开始学炼法轮功的,我父亲在没学大法以前学过气功,因为他当时患有胃癌,怎么炼也没摆脱病的折磨,对他来说就是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况下,经人介绍开始学炼法轮功,时间不长病情有了好转,他的性格也有了很大改变。没炼功以前,他最爱喝酒、打麻将,经常很晚才回家,有时天亮了还没回来。母亲经常数落他,这样他们俩就经常打架。在我的记忆中,我父亲从不服输。比如有一次浇地,他在地里等了7天后,才轮到他,可有一个人不让他浇,他把那人几下就打成重残。还有为了一只鸡的所有权的问题,别人把我的母亲打了,他把那人告到了法庭,而且胜诉,等等很多。但自从学了法轮功以后,他一滴酒也不喝了,而且和我母亲吵架的次数明显减少,和邻里之间的关系也融洽了,和他在一起的所有人都说他象变了一个人,他变得乐于助人,不把个人利益看在眼里了。这不都是大法的威力吗?

99年政府取缔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政府为什么取缔呢?我父亲百思不解,就进京上访,被抓回来后,在拘留所里他受尽了折磨,但他不觉苦,还主动帮助别的犯人,自己不吃馒头让给别人。几个月后被放回,又被工作单位开除。他无任何怨言,就做起了生意,看困难一点的,就把卖的东西送给别人,而且经常卖赔了。我们家种的豆角,他去卖时,从不讨价还价,别人给的钱数都不数。象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很多,别人可能理解不了,现在哪还有这种人?但我知道他做得对。

县公安局、政保科、6.10办公室为了进一步镇压法轮功,在党校办起了什么转化班。我父母同时被关进了转化班。在转化班上,他们让骂师父。我父亲说:“你们是个国家干部,怎么还叫骂人呢?”随后遭到了这个干部的毒打,并铐在暖气管上呆了一夜。我真不明白学习班是叫坏人变好,还是好人变坏呢?

我父母在2000年元旦期间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时,又被抓进了看守所,父亲在看守所里受尽了折磨,带大镣,至今还插着胃管......,现已被判刑。我母亲在看守所里绝食9天后,罚款4000元才被释放回来。可是只过4个月,县里又来了几个警察,说是为我父亲的事叫母亲到县里说一说,这样就把她带走了。我一个人在家里等了一天一夜,也不见把她带回来。我上县里一打听才知道她被拘留。后来,在不通知家里的情况下,被判刑两年,这就是中国的公开开庭么?在我母亲被保出来的四个月中,她和我一起到地里干活,要不就是回家做饭,我真不敢想象她触犯了什么法律,这就是中国的人权么?

现在我的父母都在监狱里,只剩下我孤苦伶仃的一个孩子,没有人给我做饭、洗衣服,家里的地也没人去种。我只能上访,可我们这儿,要有权、有钱就好办事,而我什么都没有,怎么办呢?


苦娃
2001年4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