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曾枯萎的人生欣欣向荣


【明慧网2001年4月5日】 我任教于国立台湾大学,身为知识份子,我之所以接受并坚信法轮大法,乃是经过理性思辩后,所做的抉择。而在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我的身心出现重大的转变,足见大法的威力。

心性的提升

学炼大法之后,我的工作态度转变了。过去我一直都怕麻烦的事情,例如与人事有关的工作。单位上若要我负责该方面的工作,我不仅尽量推辞,还时常以自己认真做研究,对系里也有贡献的想法,合理化自己的行为。修了大法之后,我逐渐学习到要秉持着一切顺其自然而行,都以善念为出发点的态度。此种工作态度的转变乃是受到大法所主张之「首先要做好常人的工作」所感召。 但凡法轮大法弟子工作态度都是如此。

学炼大法之后能舍且能忍,精神因而变得轻松自在。一般人可能会觉得凡事不与人争执的态度太消极、懦弱,是在纵容坏人,可是当我们心平气和下来时,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往往就变得和谐,事情也才能圆满地解决。如果我们凡事都抱着你搞我,我也搞你;你有人,我也有人;你治我,我也治你的心态,那么两边的矛盾就会越来越扩大,就会过着永无宁日的生活。此种坦然而忍以及与人为善的心已逐渐扎根我心,它缔造了我与周遭的人更加良好的互动关系,也使我的家庭生活变得更加和谐。过去受到先生指责时,心中经常感到不平,起初会以理相论,之后总是演变成争吵,接着不欢收场。自从修炼大法后,整个过程完全改观了。无论大小矛盾出现时,我们已经很少再有争吵出现。大法修炼使我的家庭变得更加和谐了。由于修炼人会逐渐放下情,所以有些人可能以为修炼会使人变得无情无义,连自己的亲朋好友都不要了。其实,师父教导我们修炼人处处事事都为别人,对待自己的亲人也一样,所以怎么会变得无情无义呢?

真、善、忍的修炼,使我的心灵得到高度的解脱,生活因而变得轻松、自在、祥和。

百病的消失

法轮大法是修炼的法门,不是祛病健身的普及气功。但修炼者若能把求治病的心放下,不断地提高心性,身体就会出现神奇的转变。大法的治病奇效也在我身上体现了。在学大法以前,我患有头痛、胃痛、便秘、失眠、小便失禁、腰酸背痛、黏粘、糖尿病等等毛病。学大法之后,各种病痛未再出现。

这些病痛中,以头痛、黏粘、糖尿病最为困扰我。头痛的毛病从十几岁开始,有二、三十年的历史。病况越来越严重,十多年前开始每隔二、三周就痛一次,每次的疼痛都会持续好几天。在这几天之内,每隔五、六小时就吃一次止痛药。同一种止痛药吃多了就会失效,所以多年来尝遍了许多种止痛药,而且随时随地都可能突然痛起来,因而就必须随身携带止痛药。

1988年因妇女病而开刀,之后每隔一、二个月,肚子与胃就会剧痛一次。痛的时候全身大冒汗,各种姿势都无法稍减疼痛,痛完之后,总是有种从死中活过来的感觉。曾为此就医,医生说那是黏粘,是手术的后遗症,很难医好。1989年夏天又发现患有糖尿病。起初,血糖值在150左右(正常人在100左右),1996年以后,血糖值升到250以上,糖化血色素的指数也常高达10左右。由于病情急速恶化,连带地整个身体状况也变得很差,从1996年9月开始每天早晚必须注射两次胰岛素。

记得有位中医师曾一直为我衰弱的身体状况忧心,总是建议我休长假养病或告诫我要多休息,让我觉得好像随时都会死亡似的。因为担心无法将女儿抚育成年,唯恐来不及引导她选择正确的人生道路,为了知道是否要及早作些准备,当时还曾经问医生自己能否再活10年,直到女儿20岁。

直到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整个生活才完全改观。现在病痛未再出现;饮食正常,各种东西,包括甜食都吃;睡眠时间减少,每天只睡5--6个钟头,但精神体力却很充沛;身体变得很轻,有种似乎没有重量,要飞起来的感觉;不怕冷,即使在10几度的天气下,也只需一件短袖的薄衫,但却未曾感冒过;过去总是感觉身体冰冷,晚上睡觉时手脚特别僵冷,冬天时总是卷曲着身体睡觉,现在变得全身有暖流,在过去的两个冬天都只盖被单,不须要棉被。 有许多人看到我修炼大法之后病痛消除了,很为我高兴,恭喜我从死亡的路途逃出来。

结语

大法使我下滑的生命转而向上走,使枯萎的人生转而欣欣向荣。我常说人到了四、五十岁时,生命就开始向下走,会感觉身体、精神越来越不如从前。我也曾经历这样的状态,修了法轮大法之后,下滑的生命才又转而向上走。 我坚定修炼大法,因为他的法理说服了我,他是正法,他的创始人李老师无比慈悲伟大的精神感召了我,他使我的身心在短期内发生了重大的转变。

2001年4月改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