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邪恶,回到正法的洪流中

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内情纪实

【明慧网2001年4月6日】 我叫党兰凤,今年54岁,化肥厂退休工人。95年5月有缘得法。得法后,我的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法要求修炼人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从此我努力改变自己过去为私为我的思想,不拿公家的一针一线,处处为别人着想。心性得到了提高,身体得到了净化,常年不舒服、病态的感觉,短时间内全部消失。我认准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家修炼大法。

在99年4.25以后我曾几次依法进京上访,可是江泽民不让我们说话,动用公安系统把我们抓起来,硬说我们是扰乱社会治安。我99年10月份再次进京上访,刚走到天安门就被公安抓起来了经过一关一关的审讯,于1999年11月3日被非法劳教三年,关在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尚长明劳教所)。在劳教所里,队长们对我们残暴至极,使用各种手段残害大法弟子。现在我把劳教所里的情况告诉世人,这都是我的亲身经历。

一、拦路伸冤受酷刑

每天工作时间超出正常人几倍,尚长明叫嚣:“劳动教养,劳动就是教养!”——

劳教所就象人间地狱,每天工作时间超出正常人的几倍,从早6点多到晚上12点左右,甚至到晚上1、2点。工作量也超出正常人几倍,队长还在面前监督着,让快、快,慢一点都不行。大队长尚长明(男,40多岁)公然叫嚣:“劳动教养,劳动就是教养!”用恶毒的手段逼你干活,根本不考虑人的死活。大法弟子看着不公,就开始向劳教所所部王政委(王秉芳)反映,许多天过去了,都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队长在劳教所所做一切恶毒行径都不敢让外面知道,我们往劳教所所部写信反映真实情况,队长就安排人看着信箱,不让投信。 有一次我写了两封信,需要给所部,由于我没有自由,不让出门,就托付赵红岩(化名,得法的劳教犯)送给另一大法弟子。投信时被队长发现,队长王焕芳把信抢走了。上级来人调查,队长们就干脆把我们关起来,不准见面说话,而是安排劳教犯人,让按照队长教的说,不按队长说的就严教惩罚(罚多做8小时工作)。

3月份我们在外边炼功背经文,很多队长带着劳教犯人打大法弟子的脸,用脚踢.队长耿行军还有女队长,找带头的叫到办公室打,上绳;监控犯人段淑英、牛瑞芹、唐维兰、牛俊芹打人最重。犯人高彦芳用残忍手段虐待大法弟子,白莉莉把高彦芳打人的事向尚长明反映,尚的回答竟是:“该打!”

正定大法弟子王新彩也早就写过信反映关于劳动时间问题。在3月初,王政委来四大队,王新彩见到了,拦住问王政委:“我给你的信收到没有?”队长很生气,怕王新彩反映他们的问题,就把王新彩支走了。王政委走后,队长李振平气急败坏:“王新彩站墙根去!”还不准王新彩说话。管生产的支队长穷凶极恶地把王新彩拖到教室里,这时很多队长正在开会,耿行军(男队长)上去就毒打王新彩,其他队长也都蜂拥而上,拳脚相加。打脸还不解气,又上绳(刑罚),王新彩被打得几天走不了路,几天后才好转。这一切大队长尚长明当面看着都不管。

二、拒绝站墙根遭暴打

集体罢工,尚长明发狠令:“不干活就让她们站墙根,想干也不让她们干!”——

劳教所的工作都是不能公开的,大法弟子被抓到劳教所,就是遭受非法迫害。2000年3月,大法弟子开始拒绝强制劳动,集体罢工。尚长明大队长竟狠毒地下令:“不干活就让她们站墙根,想干也不让她们干!”逼我们每天站墙根,从早6点多起床,一直站到晚上12点,劳教人员收工,有时到1、2 点。恶警耿行军每天监视着大法弟子,让大家必须站得直直的,动一动就大骂或狠打一顿。有一次中午天太热了,班长刘风菊(劳教犯人)让我们到阴凉里站着;二中队(大王队长,王焕芳)看见了,把班长恶狠狠地臭骂了一顿,二中队一班小王队长王贵芬下令:“中午吃完饭马上让她们站墙根,不能让她们休息!晚一会都不行,就严教你(班长)!”大法弟子王新彩、乔云霞等人脸上晒得掉了皮、流着黄水。

在站墙根时,我们认为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不能配合他们。王新彩就坐地休息,王焕芳(队长)看见后就叫王新彩站起来,被王新彩拒绝,她冲上去猛打王新彩的脸,打个不停;一旁的大法弟子见状就手挽手开始高声背经文,最后王焕芳灰溜溜地走开了。这时大法弟子们悟到不该配合他们的无理惩罚了,于是大家都不站了。

王焕芳(队长)气急败坏,怒气冲冲地找来大队长尚长明及几个男队长,这帮恶鬼面目狰狞地围着王新彩:“说!怎么回事?!”王新彩傲骨铮铮,不为所动,拒绝回答他们的一切提问。他们就发疯般地抓住王新彩的头发按到墙上,把电棍使劲杵在耳朵上恶声恶气地威胁她(有个男队长叫陈立任,市郊党家庄村人)……

站墙根没有整垮我们,大队长尚长明震怒,下令不但站墙根还逼大法弟子做操练队。走正步的动作要求标准极高,哪个动作不到位,就罚大家都举着胳膊,抬着腿几分钟(大法弟子小的20多岁,老的50、60岁);还强迫练跳跃运动,必须达到苛刻的标准。上午四个小时,只让休息10分钟。我的腿肿得不能走路,恶警耿行军竟还强行逼迫走队。

三、拒不报数遭魔暴

大法弟子傲骨不屈,尚长明再发狂:下令毒打大法弟子——

四大队用尽了各种邪恶手段,千方百计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大法弟子仍从容面对,对大法始终坚定不移。看治不垮我们,尚长明气急败坏地下令:打!于是每天在练队时,恶警耿行军为邀功请赏,便轮流把大法弟子叫到办公室疯狂毒打。大法弟子大多都是被耿行军、陈建国、刘队长还有一个司机(个不高,大眼睛)打的,还有一些女队长也跟着打,其中耿行军和司机打得最凶。上绳、打耳光、揪头发、上电棍、用脚踢、打警棍、抽鞋底等,丧心病狂地用尽各种残酷恶毒的手段凌虐。唐山大法弟子郭丽芸被打昏过去,缓过来后又遭更凶狠的毒打;保定大法弟子董春玲被连续上绳两次;北京大法弟子白莉莉一连被打晕三次,每次三记耳光;王大领、易增燕、王金梅每人都被暴打三十多棍,皮开肉绽,根本动弹不得,是犯人们把她们抬出来的。

当时大法弟子的心都明白:今天活着就不知能不能活到明天。就在这种极端白色恐怖的高压之下,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是清白的、师父是清白的,都甘愿置生死于度外。

有一次晚上报数,邯郸的王金梅认为,我是大法弟子,为什么和劳教犯人一样,坚决不报数。恶警耿行军喝了酒,魔性大发,凶神恶煞般揪住王金梅的头发一把摔到屋外栏杆旁边。王金梅正义凛然地高喊:“耿队长打人啦!”耿行军气急败坏,恶狠狠地把金梅拖到办公室,将门锁上,很多大法弟子拍门都不开。只听见里边传出暴打声、惨叫声、耿豺狼般的怒吼声:“老子宁可不穿这张皮(警服),也得修理你王金梅!”……王金梅被打得脸色苍白,眼下还出现一大片青紫。后来几个大法弟子去找耿行军讲打人是不对的,不能执法犯法,耿行军不敢承认打人,竟然无耻抵赖说:“我没打王金梅。”

四、恶警利欲熏心,疯狂搜抢大法资料

二中队管内勤的次队长(女,中等个)心狠手辣,偷大法资料最多。每次她值班时都在窗户外边仔细查看,哪一个大法弟子在学法,马上进屋就抓、就抢,有时还把床铺下边都搜查个底朝天。她曾从承德大法弟子郭鑫床上发现大法资料马上就抢走,从石家庄大法弟子李改珍身上搜走了《洪吟》,四班郭丽芸正在看的手抄本也被夺走……这些大法的资料都是比我们生命还宝贵的啊!次队长一心升官发财,根本不考虑这些,经常以阴险面孔出现,像恶犬一样到处刺探哪有大法书、哪有大法资料。每次,次队长搜走了我们辛辛苦苦自己写的大法材料后,大法弟子们心里都很难过;大法是指导我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这些恶警为一己私利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撕抢大法资料,竟公开与“真善忍”为敌,甘心充当江泽民的殉葬品、替罪羊,却不知日后被层层灭尽的痛苦是永无终尽的啊!

由于在我的床铺下边搜走了一份网上材料,我被叫到办公室严厉审讯。他们恶狠狠问这网上材料哪来的。我不告诉她,王焕芳(女队长)就逼着我说,队长叫骂着说了很多肮脏的话,郝彦平队长(女)也在旁边一会小声问一会大声喊,特别恶毒;后来又把石家庄大法弟子卢冉叫来,不准我和卢冉见面,两名队长(王焕芳、郝彦平)对她编造谎言,说什么党兰凤已交代网上材料是你给的,卢冉根本不信这些谎言,非常坚定地说:我不想告诉你们。“一正压百邪”,队长威逼利诱也没有追出材料哪来的。


五、血泪铸就新天地,纯善换得三春晖

在每天的严刑拷打下,大法弟子坚贞不屈地卫护着大法,同时仍无怨无恨、用纯善之心感化着身边的劳教犯与劳教所工作人员,处处体谅、关心别人。人心开始觉醒。有的工作人员开始对大法弟子问寒问暖,许多监控犯人在大法弟子炼功学法时主动为大法弟子“放哨”,甚至有的开始修炼法轮功。劳教犯人赵红岩(化名),接触大法弟子后,看到大法弟子处处为别人着想,从不打人不骂人,受到不公的待遇时还找自己,深受感动。在大法弟子的帮助下,赵红岩走上了修炼的路。赵红岩家是农村的,糖尿病四个加号,吃药的钱都拿不起,由于修炼法轮功,心性得到提高,身体得到净化,在短短的几个月她的糖尿病由四个加号变成了一个加号。医生知道她不吃药了,就很严厉地问她:“你讲实话,是不是也跟她们炼法轮功了?”她说“是”。医生不相信法轮功,就又让她化验尿,经化验没有加号了,医生还不相信是真的,认为她尿里加了水,就亲自取尿连化验三遍,结果都没有加号。这神奇的事就在医生面前出现了,可那医生却威胁赵红岩:不许说是炼法轮功炼的!

赵红岩认为自己是大法弟子,应该讲实话证实大法,所以后来讲给了副大队长,结果马上被弄去搞厕所、上机台,干最累最脏的活儿。但她仍继续修炼,曾为了保护大法书,被二中队一班小王队长王贵芬打耳光,还要严教。后来见赵红岩不屈不挠,她们很害怕,为掩盖事实,把赵红岩弄到别的劳教所去了。


六、迷途知返,揭露邪恶,溶入洪流

当度过了最艰难时期,我慢慢地淡泊了护法的正念,根子基点模糊了。9月份从邯郸转来一个女流氓,用卑鄙手段做转化工作。我迷失了方向,写了一些违背大法的材料,起到了破坏法的作用。于2000年11月被释放后,通过交流,我认识到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深深痛悔,对不起和我们生死与共的大法弟子,对不起千辛万苦为我们极大付出的师父!

现在我声明,我写的违背大法的材料和言论与行为一律通通作废!我要坚定实修,加倍弥补,跟上正法的进程!!

大法弟子:党兰凤
2001年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