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话换得迫害加身,好弟子坚定修炼不忘挽救世人

【明慧网2001年4月9日】 我是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县人。1998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多年的妇科病不治而愈。爱人也在我的影响下,走上修炼道路,改掉了多年抽烟喝酒等不良习惯。是法轮大法净化了我们夫妇的身心。但是,江泽民一夥却不顾群众的需要和心愿,从1999年7月22日在全国范围内铺天盖地诽谤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李洪志老师。我们夫妇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真心希望江泽民等早日改邪归正,还大法清白。

2000年3月,得知进京上访的功友被关押数月未能释放,我们鼓起勇气,向当地政府递交了两封内容为证实大法的清白,要求释放被无辜关押的大法弟子的信,表达我们的心声,期待政府的回复。但等来的却是派出所的民警。他们无证突击搜查了我的家,处罚我爱人治安拘留,强制我参加转化学习班,并无理收缴了我们的身份证。15天后,又强制我爱人参加所谓的学习班一个月。但这一切均未能改变我们坚修大法的心。

2000年6月29日凌晨1点,几位身着警服的“人民”警察在没有任何许可的情况下,翻墙进入我家,要强行带走我们夫妇两人。我们坚决不配合,他们打电话叫来了三辆警车,好几十个警察,再次无证搜查了我家,搜走了录音机、书籍和录音带、录像带。并非法将我们分别强行拘留30天(共两次,一次15天)。

为了向世人讲清真相,8月初,刚刚从拘留所出来的我们,踏上了进京上访的列车。可悲的是,国务院的信访局早已成了警察抓捕大法弟子的陷阱。我们夫妇被遣返回当地,在派出所被非法留置了两天两夜。警察要我们交1000元钱的路途费,我们坚决不交。

2001年1月22日,我们路过双流一功友开的药铺,正巧碰上东升镇派出所的警察搜查她的家,没有任何理由,就要抓我们走。爱人和警察争辩,反而遭到辱骂和拳脚。带到派出所后,我们不配合审讯。警察恼羞成怒,要我们跪下,我们不跪,他们连踢带打(我的眼睛被打得流了一个星期的眼泪),强迫我们下跪,恣意侮辱我们的人格。我们不说自己的姓名地址,他们就动用酷刑毒打我们(我爱人的右耳被打后近两个月还经常有失聪的情况)。当晚,警察将我关在铁笼子里,把我爱人用手铐背铐在派出所院中的一棵树旁,站不能站,坐不能坐。整整一个晚上至次日中午,要我们交待所谓的犯罪事实,我们坚决予以回绝。恼羞成怒的警察在没有任何罪名的情况下,非法将我们双双投入了双流看守所刑拘一个月。在看守所里,由于我们几个功友炼功,给我们戴上只有死囚才上的刑具。因为我和另外两个功友手可以从手铐中取出来,继续炼功,警察又给我加戴了手铐。最后,由于我们绝食抗议,警察终于妥协了。无计可施的指导员骂道:“我加入共产党几十年了,还没有你们才修了两三年的大法弟子坚定。”看守所的领导还默许、纵容、支使武警和同室的死囚、杀人犯等迫害我的爱人,不许他炼功,动辄就拳脚相加。

从看守所出来的第二天,派出所又来我家,强行要我们去派出所,我们被迫离家出走。在助师正法的进程中,我们真正体验到溶于法中的伟大意义。我们坚信,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关。我们也一定会“圆满随师还。”

同时,我们正告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们:停止你们那被魔控制的思想与行为吧!你们可否知道,你们迫害大法弟子时所干的一切都将在痛苦中偿还!近两年的镇压中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们所遭受的报应应该使你们清醒了。“谁给予大法支持,从正面宣扬了大法,他就是给自己未来开创了生命存在和未来得法奠定了基础。”相反,谁迫害大法,谁就是在迫害自己。

(大陆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