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正法的力量充实和振奋着—在北京西城拘留所的十天


【明慧网2001年5月10日】2000年12月5日我们一行九人为讲清真相来到北京天安门和平请愿。我打开条幅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李老师清白!”警察强行把我推到车上,我看到广场上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们陆陆续续走出来,有的炼功,有的打开横幅,真是壮观。警察顾此失彼,抓了这个又打那个拼命往车上塞。据说那一天就抓了数千名大法弟子。我们先被拉到广场派出所,那里已经关满了大法弟子,于是又被拉到北京西城拘留所。路上我们把没来得及打开的条幅挂在了警车的玻璃窗上,引来路上的行人微笑着驻足观看。那一趟是五辆警车,一路响着警笛,使更多的人看到了大法的威力。我们在车里大声背《洪吟》,警察对我们无可奈何。

到了西城拘留所,年岁大的大法弟子又两人一组被分派到各派出所。我和一名同修被拉到厂桥派出所。那里的所长和民警伪善地与我们拉家常,想以此套出我们的姓名地址。呆了三天两夜没效果又把我们送回了西城拘留所。到了那里先是让犯人强行把我们衣服扒光,进行搜身,警察一边检查一边骂骂咧咧,之后我被推到205房间,那里已坐满了二十名大法弟子。有四个女犯人被专调来看管我们。在号里又第二次被搜身。拘留所一片杂乱的骂声、惨叫声,乱糟糟的。开始我的心有些慌乱,心想:我一生遵纪守法,修大法后做好人行善事,怎么竟被非法弄到这儿来了?屋里的同修见来了新人,就问是修大法的吗?我说是,她们立刻围拢过来交流切磋,我的心马上平静下来了,被正法的力量充实和振奋着。

老师在《心自明》中说“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我在这里深刻体会到放下生死经受考验不是嘴上说的事了。每天每时都有人被非法提审挨打:棒打、电棍电、脚踢、打脸,成了常事。每次提审谁,我们都企盼她快点平安回来。有一次我被提审时间很长,功友们以为我在挨打,正准备抗议制止警察的犯罪行为,我回来了她们才放心。大法弟子的心时刻连在一起。有一个小弟子每次提审都挨打,而且被提审的次数最多。我们在一起共同切磋帮助她提高,认为先找自己有什么心没放下。她悟到了:既然不配合警察的非法行为不报姓名,那么连年龄也不该报,而且自己本来18岁了,为了不挨打报了15岁,这是怕心。认识到了自己的执著后她很后悔,大夥说悟到了,去掉这颗不好的心就行了。从此提审她少了,也不打她了。正象师父说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

大法修炼者做事处处先想到别人,脏活抢着干,有方便让与别人,那四个犯人渐渐对我们不凶了,还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素质高,我们也趁机向她们洪法,有的说出去我也炼法轮功,我们炼功时她们还给放哨。我们背经文、背《洪吟》,互相鼓励,大夥提高很快,怕心很快消去,坚定了正念。

第三次提审我是半夜12点,刚到提审室,警察装出一副笑脸说:“大娘多大岁数了?这么冷的天,多受罪呀,把你的姓名地址说出来,只让家里来人接你走就行了,我谁也不告诉。”我不说,他就立刻翻了脸,马上把空调冷气打开,吊扇打开,用冷风吹我。他看我脸不变色,不怕。又骂骂咧咧地拿出老师法像,说你不说就毁你们老师像。我看到老师那慈祥神圣的面容,心中生出无限的敬仰亲切,心想我一定要保护老师法像,要不他得造多大的罪业呀。他手拿打火机要点,我立即制止他说:“你这是在干大坏事,这样做是在害你自己,我师父是主佛,你不要以为烧的仅仅是一张照片,亵渎佛、亵渎法的罪是要在永无终尽的痛苦中偿还的!”他心虚了,叫我起来,说:“算了,我也不再审你了,你这老太太迷得太深了。”这次冷风吹了我1个多小时,我却丝毫没觉得冷,我心里明白这是老师在保护我。第二天晚上还是他提审我,他又打喷嚏又流鼻涕,说:“为了你们我都感冒了。”我趁机跟他说:“你看我就没事,为什么呢?善恶有报,你要善待大法弟子就不会有这些灾了。”他心里似乎有些明白,但不愿承认,笑着嘴上说:“你这老太太真拧。”他拿着我的体检表让我看,上面医生写着高血压、心脏病,我说我没有病。他们毫不理会,以此为借口放我。他们把我送到西客站,让我自己回家。我知道这是在证实大法中修出的正信之力使邪恶势力自退。我心想我还有助师正法的事情要做呢,就赶紧打票回了家。

以前我总认为在天安门站出来证实大法并能抵制邪恶势力平安回来,就算做得好了,但通过学法交流我认识到这已经不够了。因为“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理性》)我悟到现在还有很多可救度之人被邪恶的谎言蒙蔽得很苦,应该把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过程、自己抵制邪恶势力的经历写出来,更大范围地揭露邪恶势力、唤醒世人、鼓励同修,这样可以更好地助师正法。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现有已做到的,应扩大范围,深入地做好讲清真相的工作,慈悲一切可救度之人。于是我写下此文,希望更多与我有缘的人看了能为自己生命的永远做出明智的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