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的神奇故事


【明慧网2001年5月10日】某山区一大法弟子得法已3年,在修炼中时时能看到另外空间的神奇景象,现在他为了证实大法,把自己修炼中的真实体悟和感受用朴实生动的语言整理出来,希望更多的人能明白真相。

一、《转法轮》宝书内涵深 使俺修炼有信心

我是98年2月得法的,到现在已3年多了,记得是2月的一天,我孩子他舅舅来我家说:“现在社会上流传着一种气功,说是李洪志老师传出的,又有书,是《转法轮》,我买了一本,上面说得挺神奇的,你要想看,我给你拿来。”过后五、六天,我终于得法了。我文化并不高,故事书看过不少本,但从没象《转法轮》这本书一样将我吸引住,特别是老师结合著现有的科学,把从古到今修炼界的一些现象,认为是秘中之秘的东西,师父用浅白的语言都阐述得一清二楚。我被师父那深深的法理所感动,我爱不释手。当第一遍还没看完,我发现了一些看别的书没有的神奇现象:一次看着看着书,纸全变成了粉红色的;一次晚上在电灯下正看着,上面出了个大约四公分方形的特别黄的东西,把书上的字都遮住了,从左边跳到右边;有时前边一个蓝圆圈,后边紧跟着个红圆圈,挨着向前滚动,一次正滚动着,眼看就到书的右边上了,我好奇地赶快又拿了一本大法书接住,那两个圆圈在这本大法书上走了一段不见了。当看第二遍时,出现的现象更多:特别是“转法轮”这三个字,横竖笔画的交接处,在深处有个小灯泡亮着,和手电灯泡大小差不多;有时看着看着这书上所有字的“横”笔画都变成长方块,里边涂上了黄色;有时字上面又清清楚楚地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字,和下面的一样大,成为双层字;有时见字上面盖了块厚玻璃,但字非常清楚。现象很多很多,我不一一说了。正如老师在《悉尼讲法》第10页:“如果你再看下去你就会爱不释手。在中国现在有的人已看上百遍了还在看,而且他完全放不下,里边的内涵太大,越看越多、越看越多。”35页:“你只要去修,你就能够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你只要去修,你就会体悟到常人体悟不到的东西。越来境界越高,越来越美妙,都在那本书里面。”同修们,师父说得太对了,难道说这不是一本“天书”吗?精进吧!

二、师父给俺下法轮 更是坚定俺信心 同时又把机制下 坚定实修不落下

98年3月的一天,我骑车带两筐黄瓜到本县A村去卖,那是我卖菜常去的地方。上了一个山岗,来到大渠边,再向前走,就是下坡路了,差不多每次到这我都要歇一会儿。因为上这个漫长的大坡,带一百多斤菜挺重的,感觉累了。这时刚坐下来,见眼前一套一套的象月光聚成的东西在空中走动,走的形式不一样,有的是向前走一下、倒一下(向前走的比倒的距离长),大多数是直接向前走,这东西看上去很轻。这天风特别大,最小五、六级,风再大,它走的速度照常一样,根本冲不散(因为在另外空间)。那时我还没开始炼功,《转法轮》一遍还没读完。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过后我才明白这是师父下的机制。开始就给我下了一套机制,数量很多。现在已是成千上万套了,可以说在我周围三、四十米以内都有。这些机制都是师父陆续下的。隔一段时间发现一套新的。最多的几套我可以给大家画下大概图象来,但里边的细节构造,咱们就说是螺丝吧(当然不是,大圆套小圆等),当时看得很清楚,因为过于精密,我见过电视机里的零件,比起那来,简直要精密一千倍、一万倍。世人别说造出来,是你想象都不敢想象的。得法一年内在屋内看不见,只能在外面看见(都是睁着眼看的),现在在屋内灯光下看得非常清楚,五颜六色的,真是妙不可言。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114页)中说:“我们这里要下法轮、气机,一切修炼的机制等许许多多,上万而不止,这些都得给你,象种子一样给你种上。把你的病去掉之后,把该做的都做了,该给的东西全部下给你,你才能在我们这一法门中真正地修炼出来。”《转法轮》276页:“我这个人有个习惯,我要有一丈,我说一尺,你说我吹都行。其实这只是说出一点,更高深大法由于层次太悬殊,我根本就不能给你讲一点。”关于“机制”问题,我村好几个学员也能看到。

以上我看到的难道常人能做得来吗?常人能给咱们下机制吗?老师一点都没吹,说到做到,法轮大法真是超常的科学。江泽民再给栽赃也栽不上。

说起法轮更是妙不可言,在我右眼前上方的这个法轮几乎时时看得见。老师讲过,法轮可以无限分体。确实是那样的,有时一个分出几个、几十个、几百个,大小也不等,最后又只剩下一个;有时摆成各种形状的:三角形、方形、圆形的…… 颜色更是变化多端:有时黄的,一会儿变成绿的,一会儿粉边绿芯,一会儿绿边粉芯…… 转速有时快,有时慢(里边的字符我看不太清)。更神奇的是有天晚上刚吃过晚饭,见屋子上空有个小法轮,我赶快叫孩儿她娘拉灭电灯(越黑越清楚),一瞬间那个法轮变成了一朵花,那朵花的好看劲儿,我用人的语言都说不出来,几秒钟又变了,再过几秒钟又变了……一直变了12种颜色,最后又变成了法轮。每变一次,我都用手指着变的地方让孩儿她娘看,她说看不见──因为她也得了法,我也盼望她能看见,或许能坚定她修炼的信心。同修们:一切都是真实的,让我们共同携起手来,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法正人间、普天同庆的那一天即将到来。

三、只要得法去修心 净化身体更神奇

得法前,我没得过特大病,但小毛病也是接连不断,最难治、最令人痛苦的就是我手掌上的皮肤病,医生起名“牛皮癣”,在常人中我们都知道牛皮癣根本无法根治。起初发现,不妨碍干活,后来面积一天天扩散,肉皮一层层地脱落,就是在炎热的潮湿天,那几个大乾裂也流血津津,大多时贴上胶布略好受一点,每年胶布用几卷,跑了好多家专治皮肤病的门诊部和几个有名望的土医生,花的钱也不少,好了吗?没有。反而面积越扩散越大。后来听朋友说有一种土名叫“臭脚丫”的药材──煮过的水趁烫去洗,洗几回就好了。因为本地有,我就照做了,洗时疼得那个劲儿就甭提了,洗了好几天,受了不少罪,一点效果都没有,后来索性不管它了。98年2月我得了法(一开始两月没炼功),看了《转法轮》这本宝书,神奇啊!真是一天一个样,长癣的面积天天在缩小,两遍没看完,也就是不到2个月的时间,基本上好了,不到3个月就恢复到和别处的肉皮一样了,看不出一点痕迹来。我过去还有腰痛、驼背、咳嗽、牙痛等,现在都净化好了,感到一身轻,不一一细说了。

朋友们,同修们,我万万、万万也没想到我的皮肤病能在这短短两、三个月内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时我还没有炼动作,难道能说这不是一本宝书吗?世人们、朋友们,赶快觉醒吧!

四、另外空间确实存在 别听电视欺骗人

在98年农历六月的一天晚上,也就是刚得法的那年夏天天气闷热。常言说:扇扇子不如自来风,农村老百姓都有上房乘凉的习惯(农村都是平房)。吃过晚饭,农村饭晚大约8点多吧,孩儿她娘和俺二闺女搂着凉席先上房了,走时嘱咐我上房时拿上枕头。我拉灭灯准备上房,就在这一瞬间,有一个奇景出现在眼前:屋子、墙一切都不存在了,我好像站在了另一个空间,向上看去大约有两丈多高吧,在空中吊着一个三根翅的大吊扇(这是我自己认为,究竟叫什么我不知道),每个翅有八、九尺长,在顺一圈逆一圈地转着,转的速度并不快,在转的同时每个翅向远处射出的金光有两丈多远,十分耀眼,特别奇怪的是正转一圈、倒转一圈,十分清楚。这个景象大约让我看了10分钟左右,不知不觉地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在特殊现象里,这是让我看见最长的一次。我关上门上房了,到房上二闺女说:爸,你怎么不快上来,没有枕头不能躺,等急了。我说了说看到的景象,她们都很高兴。那时我得法不到四个月,从那天起坚定了我学法的信心。

五、法轮和俺逗着玩 一上一下转圈圈

那时我得法不到一年,一次我骑自行车去B村卖货,刚过C村,再往前就是B村了。就在这时,我发现前面大约三、四米处,离地两米稍高点有两个法轮逗着我玩,大小和乒乓球差不多,一上一下的:上边的下去,下边的上来;下边的上去,上边的下来,美妙极了,和孩子们撩球儿一样。不管我骑车速度快与慢,始终保持着同样的距离,大概让我看够七、八分钟吧,法轮不见了。后来我通过学法,老师在法里讲过法轮“妙不可言”,我悟到法轮是高级生命体,变化多端,这样的现象一点也不奇怪。两年多过去了,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真有意思。

六、佛光普照度众生 炼功场上显光明

无论是常人还是炼功人,当你们走进我们的炼功场,到屋里仰头观望,你就会清楚地看到一簇簇佛光时隐时现,银色的光芒,清楚地展现在人间。这几年炼功场挪了好几个地方,挪到谁家谁家有。正如师尊在《洪吟》里所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共同精进,前程光明。”

关于佛光现象你们该相信吧,因为常人也能看得见,你随时来,我亲自带你去看,正如老师在“论语”第2页指出:“而在我们这个空间中摸不着看不到的,但客观上存在的,而又能反映到我们的这物质空间来的现象,实实在在的表现,却不敢去触及,视为不明现象。”这就是反映到我们物质空间的实实在在的现象。有一次看电视,正好中央台上让一个“所谓”高级科学家公开污蔑我们大法,说开天目的人都是在似睡非睡、进入催眠状态、神志不清时模糊看到的一些现象。真是一派胡言,你来看看我们炼功点的真实现象吧,一辈子你也给俺解释不清。

七、金圈飞进炼功场 师父给了真修人

听起来象神话,可这是真事,提起这事儿已有两年多了。两年前的一天晚上,可能是3月份吧,具体哪天我们记不清了,那时还公开集体炼功学法,每天晚上在辅导员家通读大法。记得那天晚上,学员到齐了,准备通读,忽有一学员(她天目从小封闭不严,在屋里经常看见墙外一夥一夥地过人,现在这个人早不炼了)大声说:我刚才看见一个穿黄色衣服的人,手拿一把耀眼的金圈从空中轻飘飘地向咱门口走来,在门口停下,将一把金圈向空中一撒,光彩夺目的金圈向屋内弟子的头上飞去,每人头上顶着一个,就是我的头上没有。按她说这人的长相肯定是老师的法身。

现在回忆起来,头顶金圈的弟子一个也没落下,反而看见的这人早不炼了,可能是她没这个缘份吧。

八、师父不断来点化 共同精进不落下

为使学员们坚定修炼信心,共同精进,我每受到老师的点化,都到炼功点上给学员们讲出来,互相切磋,学员们都知道。别的学员被点化,也都讲出来互相交流。

从走上修炼之路到现在给我印象最深、记得最清的是老师的2次点化:有的是动作启悟;有的是梦中指点:

1、得法不到一年,有一段时间,不知怎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思想,反正放松了学法炼功,不精进了。一天晚上躺在床上,还没入睡清楚得很,两只手在两边平放着,不知不觉地两个手慢慢地握紧了,我用力张开,但又慢慢握紧,一连五次,一生中从没有过这个状态。当时我就开始悟,忽然一下子明白了:常人中经常说的一句话叫“抓而不紧,等于不抓”。为什么一次次张开又叫我握紧呢?五次,“五”,贴音“悟”,是叫我悟的。至今后来没出现这个状态,悟对了──是老师在用动作来点化我,叫我抓紧实修,不要放松、勇猛精进。

2、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记得也是个晚上,我们村的大法弟子都在一个东西方向的屋子里,仿佛学生上课的教室,有讲台、课桌、板凳,一个人守一个桌子在凳子上坐下,有个人给我村每个弟子发了一张考卷,奇怪呀!是张白纸。那人说:今天的考题挺简单,是每人画一个圆,看谁画得最圆。同时还告诉我们从哪儿开始、画的方向、怎么画。我记得很清楚是这样的,一开始从下往上(可以说是圆的直径吧),然后向右拐,慢慢画成圆。时间性挺强,不一会到点了,见这个人从课桌上收了卷,收卷时我见有的画完了,挺圆;有的都没画完,更甭提圆。醒后,我悟这个梦:挺简单的一个圆说明了两个问题:(1)老师的功法一开始就是直线上升,说明得了这个法修得最快;(2)说明了一个修炼人慢慢圆满的过程,同时老师鼓励我们得抓紧时间、精进不止,这样都能走向圆满。

九、打坐炼功不可少 块块业力往下消

谈起修炼我认为修心性是第一位的,炼功也必不可少。师父在法中指出,炼功是加强机制、改变本体不可缺少的辅助手段,“修炼”二字,缺一不可,既要“修”、又要“炼”。我感受最深的是打坐,由于我的业力还很大,双盘时间最多才一小时,差不多都是四、五十分钟吧。起初时,我没有看见,最近一年多来我看得非常清楚。就是在难受时上来一块业力是黑色的,一晃一晃地渐渐地变成了白色物质,是“德”,一般都是小块多,各种形状的都有。如出现一块馒头大小的,那个难受劲儿简直无法坚持、心惊肉跳,确实有时真跳起来了。业力块不出现,腿立即轻松。正如老师《转法轮》129页最下:“往往打坐的人腿疼是阵痛,痛一阵,特别难受,过去之后又缓过来,不一会又开始痛,往往是这样的。”有时坐的时间长倒不受罪,有时坐的时间短倒挺受罪;吃的苦大消的业多;坐的时间短不一定比坐的时间长消的业少。

有一段时间,我认为打坐吃苦就能消业,多消一块少一块。我想:一天坐两回吧。结果老师看出了我的执著心,让我第一天第二次打坐坚持了半小时受的苦很大;第二天第二次打坐硬坚持了20分钟,吃的苦更大;第三天第二次打坐连5分钟都没坚持下来,那个受罪劲儿没法儿提,从此我一天再不坐第二回了。“一铁锹挖个井”不可能。老师讲的法句句是实,“业力”和“德”确确实实是物质存在的。人在常人中有灾、有病、遭难等就是在消去块块黑色物质。而修炼的人修心是第一位的,吃苦也是和心性提高合在一起的,不是让你单纯吃苦。

十、亲身经历并不神 炼功人摸过能量存

老师在《转法轮》第220页中讲:“因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发,你摸过的东西都会留下能量,都是闪闪发光的。”这是千真万确的。

我每年差不多至少一次去一个海滨城市看我孩子,回来时顺便捎点那里特产的海贝等所组成的工艺品之类如项链、手镯、戒指、耳环、发卡等小东西,到县城去卖。有一次把我吓了一跳:有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女学生,看中了我卖的那个项链,刚拿到手中,“啪”地一下扔出老远,同时喊道:“好大的电流呀。”把她电了一下。还有一次也是一个女学生,拿起一只手镯,刚到手,也是扔了老远,差点摔碎,说:“怎么你这上面有电呢?”这说明我们炼功人确实是有能量存在的。

我可能是半开着修的。炼出的功、功的多少、颜色、形态多少让我知道一些。这些超常现象不仅仅是坚定我们修炼中的信心,更主要的是让我们来讲清真相、证实大法的。当江泽民污蔑诽谤大法时,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被蒙蔽的世人面临被销毁的境地,我决不能坐视不管,写出这些亲身经历让世人看看,证实大法是科学的,是真实存在的,揭穿江泽民的邪恶谎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