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去年我進京护法,后来违心的写了「保证书」。正法修炼是万载难逢的机缘,所以我很感到愧疚。学习师父最近发表的经文后,自己在加倍弥补的同时也清醒的认识到邪恶势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经到了令人忍无可忍的时候,邪恶的生命也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师父在〈建议〉经文再次讲了「这场旧势力所安排的邪恶考验,我是根本就不承认的」(《精進要旨(二)》),师父都不承认邪恶势力的所作所为,那么这场邪恶考验已经失去了必然存在的因素。真正在法理上明白了,在遇到邪恶考验中就能冲过难关。下面就说一件最近我经历的事。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这里都有证实大法的传单、标语出现,邪恶之徒明跟暗盯都无线索,几乎疯狂的失去理智。四月二十五日早上,把我们全乡炼法轮功的「重点人物」统统抓到乡政府关起来。我也在其中。

有师在、有法在,维护大法没有为私为己的因素,也就没有了怕心。因此当时自己一点都不感到畏惧,并当面指出他们这种无凭无据乱抓人是违法的,还撕掉挂在关押我的房间内的邪恶标语。他们接着又放诬蔑大法的录象,我就乘机向乡镇的头头们讲真相,揭露邪恶,并明确告诉他们:「我去年写的保证是在高压下写的,是不情愿的。我要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就印证了师父讲的「恶人没有那些邪恶的因素的操纵就没有精神支柱了。」(《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他们没有象过去那么色厉内荏了。当我進一步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时他们更是都保持了沉默。正如师父说的:「揭露邪恶的同时是清除民众头脑中被邪恶的造谣与假相的毒害,是在挽救人。」(《精進要旨(二))〈致词〉)

这时他们以我干扰看录象没达到「效果」为由,又把我关到另一间屋子,当然里面的黑标语又被我清理了。他们就认为我是第二次「犯法」,当天上午就送我到派出所留置。镇派出所只有一间留置室,里面有个男的。他们本想把我铐起来,偏偏手铐又用光了。公安就问我,「和那个男的关一起行不行?」因为他们抓我时我就意识到「决不认可邪恶迫害」,这时也就没有听任摆布的消极观念,而是说,「本着你们的良心办!」话一出口情况就变了,一男一女两公安领我到另一办公室。刚一会儿,我丈夫也闻讯赶来了。这当然不是偶然的。丈夫是常人,一来就大声斥责他们随便无故抓人的违法行为。邪恶之徒本来就是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只能搪塞一阵劝走了事。这时我又抓住机会向两个公安洪法。一会儿,女公安借机溜了,过了一会儿,男公安也走了。我也就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

在回家的路上,联想起师父〈警言〉经文中讲的「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我的认识又有了升华。

回家后,丈夫和婆婆都说,他们还想找派出所质问警察执法犯法的事。并要他们对我今后的人身安全和人身自由负责。

由此我想到,如果我们树立了坚不可摧的正念,家人就会首先觉醒,对邪恶势力的铲除是不是就更快更彻底呢?当然前提是,我们自己要走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