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走好每一步――回顾在北京护法的日子


【明慧网2001年5月9日】2000年12月下旬,我们一行六个大法弟子从南方某个大城市赴京正法。在进火车站时被拦下一个大法弟子。火车开后,便衣以查车票和身份证为由不断盘查我们。我坦然地拿出车票、身份证。便衣以其他两位大法弟子无身份证、另一位大法弟子有身份证但无行李为由,带走了她们(都是老年人)。后他们又不放心我,又来盘查我。我严正地拒绝,并指出他们毫无道理,他们只得讪讪走开。就这样,我们两位大法弟子到了北京(后来得知被拦下的4位大法弟子都被当地刑拘,其中一位大法弟子被判了一年的劳教)。

12月23日上午10时许,我们一身正气走进了天安门广场,这时的广场上,不时有大法弟子打出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便衣四处奔忙抓捕同修,警车在呼啸,车上不时传出同修们呼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我急忙快步走到广场中央,顾不上便衣的虎视眈眈,从衣袖里抽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举起,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我的声音是那样高亢、尖脆,直冲云霄,我仿佛融入了宇宙。等到几个便衣如狼似虎地扑来,将我打倒在地,我才回到眼前,奇怪,一点也不痛?我从地上站起来,威严地说:“不准动手,我自己走!”便衣举在半空的拳头放下了,推着我上警车。不一会儿,车上挤满了大法弟子,我们一路高喊着“法轮大法好”的口号来到了天安门公安分局。

在大门口,只见围满了观看的群众,中间两排警察隔出了一条甬道。我们来到后院时,里面早已挤满了同修们,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甚至有怀抱着的婴儿。每进来一车人,同修们就互相鼓掌。在那里,不时有人领颂《论语》、《洪吟》,有的大法弟子打出未被抢走的横幅,有的忙着往墙上贴着大法标语。当恶警打人时,我们一起涌上前,高呼窒息邪恶!当有人摄像时,我们背转身不配合,不时有一车车大法弟子被押出去,我在那里一小时功夫,就有400左右大法弟子(一天至少有1千大法弟子被抓)。一辆辆大客车把我们拉向各处,我坐的这一车拉到了前门派出所,在那里,我们被搜走了东西,一个个审问。可我们什么也不说,只是洪法。其中有一对母女,妈妈76岁,女儿四十多岁。干警花言巧语地哄骗老人说出地址,老人就是不说,据她女儿告诉我,她姐妹俩把妈妈带到北京(因为当地太邪恶,无法住了),在北京郊区租了房子,和同修们四处发传单,有时忙得只啃一个馒头。这次她们仨一起上天安门被抓,她虽来自农村,没有文化,但能背很多经文、《洪吟》。这使有文化的我太惭愧了,赶紧跟她一起背。

还有2个小伙子,已多次来京护法了。我们就在几平米地小小留置室里交流切磋。后警察要我们照相按手印,我说我无罪坚决不配合,他们恨得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可他们对另几个不配合的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我严正地向他们指出:你们高挂着文明先进单位的牌子,却干着不文明的勾当。因我们坚决不说地址,第二天中午他们把我们押进了北京崇文区拘留所。

在拘留所门口,我看到从里面出来一些大法弟子被押进大客车拉走。有干警在笑:“一边出,一边进,这成了法轮功收容所了。”(后来从网上得知,在12月24日前不说地址的大法弟子被拉到外地关押,腾出地方关后来的大法弟子)。前门派出所连76岁的老人也拉来拘留,后查出她血压偏高,怕出危险担责任,拘留所放了她。

一进监室,三个牢头恶狠狠地要我们脱光衣服,一一检查有否现金,然后勒令我们做清洁。十来平方米的监室,一大木板统铺占了大半,留有一米左右的走道,最里面有2平方米的小厕所,外面有一水池可漱洗。头一晚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没铺盖,和衣而睡,冷醒了就背《洪吟》。第二晚,其他监室的大法弟子匀了被子给我们。第三天,一下子又进来了十个大法弟子,小小监室,拥挤不堪,睡时只能侧着身子挤,无法翻身。连地下冰冷的走道也睡了4个人。我们高兴地切磋、交流,大法弟子走到哪里心里装的都是大法和修炼

在拘留所里,大约7点左右起床,8点进餐,大多数大法弟子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每天上下午各有点名、听广播(反复播拘留所监规),三个牢头的任务就是动员我们吃饭,监视我们,不让炼功。到了晚上“帮”我们一个个“洗澡”,寒冷的严冬,牢头将一盆盆彻骨的冷水泼向我们,甚至连来了例假的不但不能幸免,反而要给多泼几盆水冲洗。关进来的大法弟子要一一被照像,按手印,一一审问。审问我的可能是个“官”,还算“和气”,我向他洪法,讲真相,讲各地公安、以至北京公安怎么样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实在上访无门,无处讲理才上天安门的。我要求他将我们的要求意见带给上级,他答应了。因大法弟子太多了,白天审不完,晚上还在审,有时半夜醒来,还听到警察的吼叫:“说不说?”不知他们又在怎样折磨同修了。

我绝食到第五天,一阵阵恶心,扯着领口喘气,下午,管教将6个认为有病的大法弟子铐上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我尿不好,赶快要喝水,我断然拒绝。第二天傍晚,他们放了我。就这样,我又经受了回来的新考验。

回顾这次赴京正法的日子,我深深体会到老师说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在那段日子里,我心里只有大法和正念:(1)在火车上,便衣盯上我,两次盘查,我用正念不配合而过关。(上一次赴京时在火车站,因不肯骂大法而被拘留、罚款,这次我发愿一定要走进天安门打出横幅!)(2)在医院检查身体时心很正。――“大法弟子没有病!要有什么就是老师通过这种形式要我出去的。”后来果然如此。

修炼是严肃的,我们要用正念走好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