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干眼泪 笑迎朝阳


【明慧网2001年5月18日】5月13日即是母亲节,又是普天同庆的殊胜节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明姐的孩子6岁生日。但是作为母亲,明姐却不能象往年一样为孩子的生日和全家老少坐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而只能通过电话向孩子祝贺,因为江泽民犯罪集团已经逼得明姐有家不能回了。电话那边,即有慈祥老母的呼唤:“小明呀,妈想你呀!偷偷回家来看看吧!”又有孩子稚嫩的声音:“妈妈我想你,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明姐虽然也想家人,但如果为了亲情在这个敏感的日子贸然回家,一旦被警察抓走,亲人们只会更伤心。即是母亲又是女儿的明姐不免落下了热泪。

其实,明姐什么罪也没犯。作为大法弟子她要讲真话;作为党员她坚持实事求是;作为中国公民她要兑现宪法规定的义务,向政府反映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法轮功是给国家人民带来灾难的大错误。因此她四上天安门和平请愿,但第四次回来后,单位却发给她一张除名通知,上面写了她四次去天安门请愿的事实,然后写道:问及本人的态度,明姐表示:“过去炼,现在炼,将来还炼!”所以明姐被从工作单位和党内除名。就这样,一位优秀的国家公务员变成了档案放在街道的失业人员,靠每月仅300元的失业保险金生活。但当宇宙中开始销毁使人间的邪恶生命敢于逞凶的最后一层屏障时,明姐却被提前通知要被送进转化班,她被迫离家出走。于是就有了上面的一幕。

但是明姐啊,你不必落泪,有你这样经历遭遇的弟子何止你一人。我也因为讲真话失去了党籍和工作,而且身体还被迫害成这样。圣诞节本是个温馨而又神圣的节日,七年不曾谋面的兄长从遥远的国度回来探亲,却主要是为了看望被害成重伤的妹妹。当我听到兄长进门的声音,吃力地从床上趴起来,还没走到门口他就已经找到了我的房间,推门进来,抱住我,第一句话就说:“妹妹受苦了,哥再也不让别人伤害小妹了!”我当时热泪盈眶,七年啊,本应该是欢聚,却是在这样的境况下相见,哥哥眼中那个漂亮活泼的小妹已经被摧残成这样!同时我也为兄长能摆放好自己未来的位置而高兴。

那些迫害大法弟子家庭幸福的邪恶生命虽然反咬一口,但无论如何也无法抵赖他们所干下的一切。宇宙的法理平衡着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已经开始、并终将以形神全灭的痛苦偿还一切罪恶!

因此明姐我们真的不该流泪。想想吧,还有什么人比我们更幸福?我们能有幸在大法洪传时投生人身;我们能有幸生在中国,从小学习神给人留下的最好的文化;我们能有幸在七十亿人海中得到大法;我们能有机会在最前线直面邪恶势力;我们能有条件去救度那些被谎言蒙蔽得最深的人……

明姐我们真的不该流泪。我们血泪付出的一切都是多么的值得。我们能遇上开天辟地以来唯一的正法机会并跟上了正法。我们是在为大法与我们每个大法粒子的未来树立威德。我们心怀着助师世间行的洪愿,背负着死难同修的未竟的誓言,我们还有艰巨的任务要完成。

黑夜将尽,曙光已现。让我们擦干眼泪,用慈悲的笑容救助更多的生命;用坦然的笑容面对邪恶、铲除邪恶;用灿烂的笑容迎接新宇宙的朝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