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见证的人间黑暗


【明慧网2001年5月18日】我叫李瑞(化名),修炼法轮功3年多。自1999年7月江泽民等犯罪分子迫害法轮功以来,我目睹并亲历了邪恶势力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

我于2000年4月18日依法进京上访,向世人讲清真相。到达后已是晚上9点多。第二天在天安门广场,那里的警察、便衣和警车来回穿梭,大肆抓捕法轮功和平上访群众。我正走着,一辆警车开过来,车窗里一个警察探出头问:“是法轮功上访的吗?”我没理他,想继续走,不料车突然停住,那警察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拽上车。我真不明白,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有权依法上访,但我刚到天安门广场什么都没说,正常行走就被抓上警车?真不知这警察执行的是哪家的法律。车上已有两名大法弟子,我们互相打了招呼。一个20多岁的警察开口就骂,骂了很多脏话。一位50多岁的女弟子劝善说:“不要骂人。”那个年轻警察骂得更脏,还说:“等一会儿到了天安门派出所我打死你!”到达天安门派出所下车登记,警察问:“你们是上访,还是护法?”我说:“上访护法、讲清真相!”接着又问了我们的地址。

当天,本地公安局派车把我押回来,一路上,带着背铐,一动也不能动,我要求松一下铐,他们说:“法轮功不是能忍吗?忍着吧!”到了公安局,他们就开始逼问,我不言声,不配合他们的非法审讯。他们就拳打脚踢,踩住头发前后推拉,胳膊抡圆了打嘴巴、打额头,用手背打眼睛、打后脑勺,用脚狠劲踢腿。打嘴巴时,我嘴里的肉被扯裂一寸多长,满口是血,我不得已把血吐在地上,一个长得黑瘦的警察不让我吐,逼我把血咽下去。他们怕走廊的人看见,慌忙用脚和卫生纸擦掉地上的血,还威胁我不准说出去。同时把我的衣服扣解开,搜身,抢走了340多元钱,我让他们打收据。他们说:“打XX的什么收据。”与此同时,在对过房间里,他们用同样的方式折磨着一位女同修。

晚上1点多,他们非法把我押入本市的看守所拘留。这里有些犯人刑期短,有的和所里或公安局的人沾亲带故,所以他们被称为“二管教”或“二劳改犯”。一个所谓的“二管教”在我身上搜了一遍。我说:“我的钱早被镇派出所的人抢过一遍了。”他们见没有油水可捞,就把我送进号里。号里的号长、副号长又开始搜身,又把我藏在袜子里的350元搜走,接着重刑号又把我的手表夺去,副号长见我的上衣挺好,也抢走了,并且还说:“你看见了不?这上衣是我的,你记住!”当时我心里很平静,想:“钱乃身外之物,这些人真可怜,在害自己都不知道。”接着副号长又指使犯人打了我一顿,罚我站了一夜。从那天起,每天让我捡小火辣子,一直捡到中午吃饭,饭后又捡到黑夜,天天如此。

所里黑暗,无法无天。但也有善心犹存的人。我到号内第二天,一名犯人对我说:“你呆不长就走了。”我问:“为什么?”他说:“你又没有犯法,家里拿来钱就送你回去了。”他还说:“他们就认钱。你要是有钱,杀人放火都行。这算什么世道?!那些个当官的,从上到下哪个不贪?有什么资格去管好人?”过了几天,另一犯人对我说:“前几天咱们县一个50多岁炼法轮功的老党员刚从这个号里走,问他还炼不炼功,他说炼,警察们一个抱腰,一个拽腿,另一个用木棒打,硬是把他的腿打得肿起来。”另一个犯人说:“我看那腿肿得只要用指甲一划,就崩开一道缝。号长往上反映,指导员说,让他炼功吧。他是一位老党员,在村里表现很好。从此他就开始在号里炼功,不到四、五天时间腿就好了。你们这功这么厉害,出去后我一定找你学去。”还有的说:“你们法轮功太好了,太正了,太评直理了,明知去北京说实话回来就被抓,你们还敢去,太了不起了!当官的要都像你们这样,国家早就富强了,人民就能过太平日子了……”听了他们的话后我真为他们能分清正邪而高兴。

后家人经托关系交了3000元押金(不给收据),我才被放了出来。当我走出号门去拿皮带和提包时,“二管教”说:“提包没有了。”当时我说:“你们这些人跟土匪有什么两样?”他们麻木地笑了笑,没吱声,装模做样地带着我去找,当然没找着……

以上就是我在依法上访的过程中所见证的人间黑暗。我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只想说句真话,却遭到了从北京到当地,从派出所到看守所,从警察到犯人,从毒打、拘留到非法罚款这一系列的迫害。但我相信公道、正义自在人心!请所有善良的人明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