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回归自我的路(译文)


【明慧网2001年5月19日】我叫达吉雅娜,是从1998年1月开始修炼的。那时有朋友来到五山城,我当时以为他们是想从潮湿寒冷的圣彼得堡来我们这儿休息一下。

在来我们卡夫卡斯州的路上,他们中的一个好象“感冒了”,但是没有吃药打针,在欢迎他们的会餐上,酒也原封地没动。第二天,他们解释到,他们带来了一种修炼功法,在俄罗斯还是崭新的,但是在中国和西方已经非常流行了。就这样,我开始了自己返本归真,回到自我的路。

在这之前,我有过不同的精神方面的寻找,有宗教,有冥想。虽然我出生在信仰东正教的家庭里,而且从小就受到这方面的教育,但是我看到在宗教中很多东西非常肤浅,很多只是给别人看的,不是很多人真正的按照耶稣讲的去做。教堂不能够回答那些使我困惑的问题:究竟我从哪里来?我死后会如何?这个世界会如何?……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做过一个梦,我好象在爬着一个直通天顶的楼梯,周围响着优美的音乐。在我开始读李老师的《转法轮》这本书时一下就想起了这个不寻常却慢慢忘却了的梦。在开始时,我的修炼非常缓慢。我的观念、执著和情在干扰着我。我读李老师的书,炼动作,但脑子里却闪出各种念头,甚至还有流行歌曲。与其他同修和在法会上的交流帮助了我,使我能更深的领会大法。

我们所遇到的一些魔难就是在去掉自己的魔性。在我同父亲的关系中,我很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魔性。妈妈去世后他开始酗酒,开始把自己的退休金喝没了,后来把家和产业也喝光了。这一切非常令我难受,我开始对他发脾气。他喝的越多,我越对他发脾气。后来我开始找自己,找自己发脾气的根源:是因为钱吗?是因为我要养着他吗?是因为我的情?因为在亲戚和邻居面前不好意思吗?是因为我的骄傲?……

我试着与父亲交流,也许我的心还不是很纯净吧,他没有听我的。我怎么也过不去这一关。在又一次的争吵之后,父亲突然不行了,急救车的大夫建议立即送医院治疗。

在心里我一直修自己,努力的改变着对父亲的态度,我用善和忍照顾着他。很快他就能下地了。在自己内心里,我看到了自己的变化,看到了自己终于能够过去这一关了,总算在通天的阶梯上前进了一小步。

在9月25日明慧网上有这样一段话:“在正法过程中的修炼是同正法联系着的,也因此能在圆满后成为宇宙大法的一粒子”,“只有参与到正法过程中,才能真正的融于法中。”我们知道,在当前,作为弟子,我们应该挺身而出,帮助师父。我们五山城的大法弟子们一直在努力的向世人讲述法轮大法和在中国所发生的一切。

每天早上,我们在公园炼功、发宣传单、教功、发书、录音录像带。大多数人都是很亲切的回应我们,当然有时也能听到各种尖刻的嗓音。

不久前我们在中心图书馆给一个叫“和谐”的俱乐部的成员举办了法轮大法介绍班,这个俱乐部里都是些各种气功的爱好者。当我去与俱乐部的经理谈关于介绍班的事时,开始她说要与其他负责人商量一下。最后,我们被容许参加一个国际妇女节的会议,有20分钟的时间。我们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弘扬大法。

在学员们开始的介绍之后,是提问和回答问题。学员们表现的好象一起合作了很长时间了一样,都积极地参与,回答问题,介绍情况,展示资料,赠送书籍和宣传单。

让人们知道真相就是在救度世人,就是给他们一个摆放自己将来位置的机会。“这就是慈悲,这就是救度世人”,在那天,我们大家都真正感到了自己是大法中的一粒子,我们是一个整体。

还想说一点,在今年1月份之前,五山城的学员们还是松散的,每星期集体炼功一次。很多人没有明白什么是正法过程中的修炼。但是在圣彼得堡学员来我们这里以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他们又伸出了援助的手。现在我们的炼功点一星期活动4次,洪法护法工作我们都是在一起,我们努力地利用每个学员的个人条件向世人讲述大法的真实情况。

我们知道,在护法和洪法方面我们还可以做的更多,也希望其他学员的经验会给我们以帮助。

非常感谢组织了这次法会的学员们。感谢大家听我的发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