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的感觉真好


【明慧网2001年5月21日】我学法轮大法的体会简单地说就是令人振奋。开始修炼以来我的感觉比过去所能想象的都要好。另一方面,生活方式的转折以及从常人到修炼人的转变有时也是相当费力的。

我过去有一些健康方面的小问题,这使我接触了各类的医师,从整形师到针灸师。可他们中间没人能弄清使我不适的根本原因,他们只能让我的疼痛缓解几天而已。最后通过一系列不起眼的事我遇到了法轮大法并终于成为一名修炼者。

开始炼功后的第一夜,一阵冲击能量迫使我在午夜时分疾步行走了一个小时,这是在我经历了一个既长又忙的整天之后。一个小时之后我才回到家里,因为我感觉夜晚那个钟点再多走不安全,或许只是我那么想的。这件事使我第一次对法轮大法惊人的力量产生了信念。

吸烟是我与之斗争了六年的习惯。开始炼功后第三天我就戒了烟,因为我简单地失去了吸烟的欲望。

我还有过各种其他类似的经历。有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正在非常轻快地行走,以至于想到自己的头可能碰到天花板上。有一次在黑暗中做完第二套功法后,我觉得很热就脱下一件衬衣,当时我看见实实在在的火花迸射出来。有时我感到伤口部位有尖锐、刺骨的疼痛,炼功的时候我也常常感到这个部位发热,好像被从里面加热似的。这好像是在告诉我那里面正在发生着什么非常严肃的事情。

我开始能看见东西--从视觉上,而且都是我记忆中过去没见过的。这种现象才刚刚开始,因而我还不能更仔细地描述。

更重要的是,我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和善,对周围人越来越包容。客气多了,烦恼少了。别人做了我过去认为无法原谅的事我也不计较。我认识到:即便不是所有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人们都及时地在每个特定时刻尽了最大的努力和理解。我总是微笑着,我的幽默感象指数函数那样上升。我经常在笑,并把笑声传播到周围的人中间。对此我自己仍然感到惊讶。

这一切好像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是一个因伤而无法演奏乐器的音乐家,一个不想写任何东西的抒情诗人。三个半月前,我会把这些看作不幸的悲剧,而现在我把它们当成一种调剂。过去我唱的歌常常都是关于自己的痛苦,现在我再也不用这种方式痛苦了。如果最终能回到这个行当上,我知道自己的动机会非常非常的不同,我的音乐从这个意义上讲甚至将不属于我自己,听上去它将是全新的。

法轮大法已经把我领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我知道大法还会指引我,而且那将是振奋人心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