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沧州市青县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实


【明慧网2001年5月22日】1。被抓的时候,北京警察露真言

1999年7月20日,河北省青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关押当地的法轮功辅导员马玉芹、李岩松、姚伟、李维民。青县其他大法弟子去北京依法上访,善意要求放人并期待公正解决。到那才知,全国各地都是如此,大批大法弟子被迫进京,北京早已是如临大敌,到处抓捕法轮功学员,被抓的时候,北京的警察说:“等了你们三个多月了。”一句话泄露了一个政治大阴谋──从99年4.257.20不正好是三个月吗?我们被非法强行遣送至保定,当地的公安局“受命”把人带回地方处理。

2。 为保乌纱,强扣罪名,非法超期关押

1999年9月10日,青县公安局怕我们去北京合法上访,说上级有令:去一个,县长得到市里作检查;去两个,到省里作检查;去三个,县长就地免职。为保乌纱给我们扣上一个“非法聚集”的罪名,共抓了二十五人,强行“治安拘留”10天,结果到40天才勉强放人。继而,又以“不放心,怕我们上访”为由,非法软禁我们一个月。

3。 狱中正气洪扬大法,犯人得法

在青县看守所里,大家为证实修“真善忍”无罪,恶劣环境下仍坚持集体炼功。狱卒违犯“严禁体罚”的狱规,用皮管凶狠地抽打着,罚我们走正步、站墙根。有一天晚上十一点,我们炼功被警察发现,给我们带上手铐,逼我们顶墙,还不解气,强迫我们跑步,整跑了一宿(长达12小时),不准休息。好几个功友腿都肿了,脚起了泡。就是这样,大法弟子仍一身正气,第二天仍然坚持集体炼功。所长被正念之场制约,不敢再管了。那个看管我们的狱头却因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遭到报应──嘴巴肿起老高。我们就趁机向犯人们洪法,告诉他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讲述大法的神奇,大法威力感召着犯人。有的犯人看到大法这么正,也想学,有的还向我们要书看。还有一个犯人说:“早先有人给我介绍法轮功,我没有学,如果那时学了,我也不会犯罪了。”

4。 看守所执法犯法,剥夺大法弟子与人大代表的见面、申述权

大法弟子魏庆梅,2000年6月30日去北京合法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在青县看守所里。她想写申述书,向各级领导讲明真相,要求无罪释放。看守所所长却有意刁难,不给纸、笔:有一次省人大代表要到看守所检查,她想向人大代表当面申述,结果所长怕种种违法罪行败露,做贼心虚地提前把她转移,非法剥夺了她与人大代表见面与申述的权利。大法弟子魏庆梅后来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到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据今年五一消息,劳教所已打乱编制,目前被关在哪里尚不清楚)。

青县的国家执法人员就是这样知法犯法,无视法律,践踏人权的。

河北省沧州市青县公安局电话:0317─4022281 河北省沧州市青县看守所电话:0317─4022220河北省沧州市青县县长办公室电话:0317─4026073

(注:这段文字是从一位流离失所的功友处发现后,加以整理的。从纸张上看,已辗转了很久,不知成文时间,但有大法弟子的真实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