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教养院根本没有男犯人?”

致联合早报周锐鹏的一点疑问


【明慧网2001年5月26日】关于联合早报23日周锐鹏的“法轮功组织的攻击不确实――马三家教养院开放给外国媒体参观”一文,我有一点疑问,希望周锐鹏给予澄清。

周在文章中称马三家教养院“根本没有男犯人”,以此为据指称法轮功对马三家“女学员被扒光了衣服投到男性牢房”的攻击不确实。

我想问一下周锐鹏:何以断言马三家教养院根本没有男犯人?

周在文章中说“马三家教养院是东北最大的教养院,占地2000公顷,内有一个专门收容法轮功女信徒的‘女二所’”。

周的文章又说“教养院决定打开1999年10月设立的女二所铁门迎访客”,于是有了22日的向新加坡联合早报、美联社、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澳洲广播公司和日本的NHK开放女二所的参观。

周的文章中还说“教养院院长不肯透露院内一共有多少所,只说全院收容了各类劳教人员3000余人。而涉及法轮功问题的就全在这个“女二所”,前有483名。教养院院长称‘马三家没有法轮功男信徒’”。

也就是说周锐鹏所称马三家教养院“根本没有男犯人”的论断,是在参观了关押女学员的“女二所”后,且未有任何关于马三家教养院其他看守所的信息的情况下得出的。女所中未关押男犯,当然在情理之中,可是试问周锐鹏,2000公顷大的马三家教养院里,你如何确认女二所之外那众多的看守所是清一色的女子看守所,如何确认那关押的3000余名人员中没有一位男性关押犯呢?

院长所透露的信息也许给我们一点暗示∶教养院院长所说“马三家没有法轮功男信徒”,是否意味着马三家关押着非法轮功信徒的男犯呢?如是,普通男犯的性质难道不从侧面告诉了我们法轮功信徒所诉“女学员被扒光衣服投入男性牢房”后所出现的我们不愿想象的可怖场面吗?不过多谢周锐鹏的报道,从文章中我们至少可以了解到这样的一个事实: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设于1999年10月,专为用来收容转化法轮功女信徒。江泽民全面镇压法轮功之举始于1999年7月,完全是将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独裁表现。其后,为使其打击合法化,江动用起人民代表大会这个橡皮图章,迫使人大会临时制定出“邪教法”,于1999年10月30日通过。也就是说,马三家女二所这座“洗脑集中营”设置在先,人大临时制法在后。

试问周锐鹏先生,有否质疑过马三家女二所设置的合法性?作为一个民主法制国家的撰稿人,如何理解“转化”法轮功信徒的马三家女二所的存在意义?

马三家教养院开放女二所供国外媒体参观的这一场戏,在我看来就好象是狼为了吃羊,把羊群抓进了狼窝。狼吃了羊后请来鹦鹉参观其窝,陈列所剩的被牢牢看守着的羊只,说:“瞧,这里没有死掉的羊”。于是昏了头的鹦鹉忘了质问狼抓羊的罪恶,迫不及待地向众人学舌说:“狼窝里没有死了的羊”。

周文章中说“中国的教养院,规模、人数均属机密”。此次中国当局不遗余力地向海外媒体露其私、泄其密的大度之举,不禁使我们有望在不久的将来看到中国当局邀请海外媒体公开采访因拍摄关押在戒毒中心的法轮功信徒照片而被以“泄漏国家机密罪”重判三年的法轮功信徒滕春燕女士。

我们翘首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