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摧残逼“转化” 手段恶毒甲天下

揭露吉林市劳教所邪恶的“转化”手段

【明慧网2001年5月30日】4月9日起,吉林市劳教所对150多名法轮功学员又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所里撤销了原来由刑事犯组成的一大队,增设一个法轮功二大队,和原有的法轮功一大队一样,分为两个中队,每个中队有一个入所班和一个转化班,其中二中队又称严管中队。前一时期公安部对外公开宣传的所谓严打、整顿社会治安,实质上是加紧迫害法轮功,吉林市劳教所编制调整既是明证,既然严打,为什么刑事犯大队反而撤销了呢?

从体罚入手加紧转化。每天早晨5:30起床,两个班30分钟洗漱方便,然后“上坐”,除了早、午、晚三次吃饭、上厕所,一直要在板上坐到晚上8:30就寝。所谓“上坐”就是先分开两腿伸直放在前一个人身体两侧,前者后背贴着后者前胸,然后把两腿从前一个人头上搬起强行单盘坐下,这样一个紧挨一个,挤着,想动一下腿都不可能,还要挺直腰,抬头向前看,两手放在膝盖上。每天这样一动不动地坐十来个小时,看似平常,其实是相当痛苦的折磨。有的学员臀部有伤,伤口流脓水,加上人多,室内闷热,床板不平,要一口气坐两三个小时很难。更恶毒的是,狱卒派刑事犯看着,身子稍微动一下,头低一下,偏一下,立即一顿拳脚和辱骂。一个功友因身体不适,一个小时之内被毒打三次;有的被用铺床用的板子打,板子都打碎了;一功友因臀下有伤,坐不住,硬被拉下地,脱下裤子,刑事犯用脚狠踢其伤处。闭眼了,瞌睡了,都难免毒打和辱骂。

体罚之二是不让睡觉。本来就不宽的通铺,每人只能占50厘米宽,为了达到“从身体上摧残”的目的,他们把两个班并为一个班,原来一个人的位置要睡两个人。睡觉时头必须朝外,只能侧身,身体成一直线,不能翻身。有不少人身上有疥的表现,奇痒无比,难以入睡。第二天上板能不困吗?瞌睡了等待你的就是毒打谩骂和更长时间的上板。

体罚的目的是逼迫转化。管教以“减刑”作诱饵唆使刑事犯迫害法轮功学员,可以随意延长坐板时间,随意打骂。刑事犯充当了打人凶手,还说:“这是上边的意思,你们别怨我们,我们也没办法。”甚至公开说:“现在对你们就是来狠的。韩队长说了:‘只要不死就行’,出了事他负责。现在这还是松的,以后越来越严。”

从精神上折磨,逼迫决裂,手段极为卑鄙。强迫学练广播体操。你不是想炼功吗,偏不让你炼;你们不是不讲体育锻炼嘛,偏让你做广播体操,一做就是6-9遍。看着不顺眼的就是一顿毒打。强行唱歌。唱的跑调不行,不会不行,声小了不行,否则罚你延长时间唱,或是延长坐板时间,不让休息。

强迫念行为规范。他们明知我们都是好人,我们的行为比规范的还要好得多,却拿来天天让大家念,目的是洗脑,不让我们背“经文”、想大法。

不许亲人接见。吉林市劳教所里有来自市区和外五县的法轮功学员,远的离家数百里,在生产紧张、交通不便、经费短缺的情况下,家里人来一次很不容易,可是他们不管这些,不决裂就不让接见。也不让我们给家里写信。究竟是谁不顾亲人和家庭?究竟是谁不让我们有平静和乐的家庭幸福?

“和风细雨谈转化”是劳教所墙上的宣传标语,可是,看了以上实事后,谁都知道那不过是骗人的遮羞布,狼吃人先装扮成外婆的形象,比赤裸裸的凶残更加卑鄙。然而,天理昭昭,毫厘不爽。谎言蛊惑不了人心,吉林市劳教所尚且如此,作为邪恶典型的马三家劳教所的恶毒程度可想而知。

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快请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要被邪恶的谎言和欺骗手段所蒙蔽。我们也呼吁国际组织和新闻媒体冲破江泽民犯罪集团的阻力,象当年爱德加·斯诺深入苏区一样,到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的地方、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来调查,而不是“参观”;与真正的法轮功学员,而不是那些所谓的“被转化者”交谈;你们将会比当年斯诺更强烈地感到:我真正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他们的信仰究竟是什么。

大陆大法弟子 2001/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