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严密的骗局还是有漏洞 终究躲不过群众雪亮的眼睛

【明慧网2001年5月5日】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过去一年多来,由于受中国电视报刊等宣传媒体的蒙骗,我对修炼法轮功的几个好朋友不理解,曾常问他们:"你们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做这些自残自杀的举动呢?"结果得到的是他们同样的回答:"那些都是某些人有目的地栽赃、胡编出来的。真正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是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情的。"如今,我不得不相信这些朋友了,因为从"天安门自焚事件"报道中我看到了虚假。

首先,在《人民日报》(2001年1月31日)第二版"救救我!---一名12岁儿童的悲惨遭遇" 的"采访"报道中写道:"1月27日中午,……记者实在不忍向她问话,就请护士问了几个问题。思影想说话,因气管切开装了插管,显得费力,但发声仍然清晰。……稚嫩的童音从纱布下传出……"思影"回答"了十来个问题,接着还"唱"完了一首儿歌《看龙船》,记者连歌词都听到并记了下来。记者不忍向思影问话,这是应该的,因为对一个特重烧伤(儿童TBSA.〉25%)伴气道严重吸入性损伤及气管切开插管与头面部植皮术后尚未脱离生命危险的12岁儿童,这种"采访"是不人道、不合情理及病情所不允许的。对烧伤病人来说,感染是最大的危险,而预防烧伤感染所采取的护理措施当中就有一条是"必要时对病人进行保护性隔离,限制探视",象思影这种病情还不算"必要"吗?护士代记者提问并允许思影唱歌,难道护士不知道气管切开插管术后的病人是有"语言交流障碍"的吗?而对此项"语言交流障碍"所采取的一系列护理措施,要求达到的预期目标是"病人学会使用其它交流方式"。显而易见,这些报道是编出来的。

其次,在前面"救救我!"这篇报道的左上角,有一张新华社记者晓宇拍摄的图片,题
为"医务人员在为刘思影治疗"。上面有一名医生与护士分别站在刘思影头身水平的床两侧,正在进行操作治疗,两人都既不戴口罩,也不戴手套。在另一张同一日期的《羊城晚报》A8版上有一张图片,上面写着"陈果19岁,好好练琴",图片下方题注:陈果吃力地吐出"后悔"两字(后悔落到阴谋家手里?)。图片上有一名护士侧着身,弯着腰,低着头,面对着躺在床上的陈果的裸露焦黑的头面部,距离20厘米左右,似乎在交谈或做治疗,而同样是不戴口罩,且一头长发竟外露披搭在肩背上。医务人员都知道,感染是烧伤病人最大的危险,所以预防感染至关重要,凡进入烧伤病房的人员必须换上隔离衣,戴上口罩、帽子,接触病人时还要戴无菌手套;作为正在上班的一名护士,无论是在什么病房的,都绝对不允许头发外露搭肩,必须把长发盘起固定于头上,更不用说是在无菌观念极强的烧伤科病房。难道这些最简单最基本的要求连作为北京治疗烧伤最好的积水潭医院烧伤科的医务人员都不知道吗?另外,烧伤病人的伤口是难以目睹的,身上臭味难闻,从心理上讲,接近的人都想戴上口罩(甚至不止一个口罩),把头发盘好,以免污染。

从以上分析可以得到的结论只能是如下几点:一、医务人员是假的。二、烧伤病人是假的。三、医务人员与烧伤病人都是假的。

善良的人们啊!请觉醒吧!我们不能再这样屡受蒙骗了。让我们勇敢地站出来,共同揭穿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