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好--巴西圣保罗的洪法故事

【明慧网2001年5月6日】圣保罗是巴西一个熙熙攘攘的大城市。里约热内卢的人们以美丽的海滩为生活中心,而圣保罗则不同,它是巴西所有商业活动的中心。如果不堵车的话(这种情况比较少见),从这里开车到海边需要一个半小时。因此圣保罗人选择在美丽的公园中锻练身体,以消除繁忙的城市节奏带来的压力。法轮大法修炼者正是在其中一个美丽的公园中与本地修炼者一起炼功并向所有感兴趣的人们传授这一功法的。

白色兰字的T恤乘缘而来

为这次拉丁美洲之行做准备时,美国的修炼者建议定做白色的法轮大法T恤衫,上写蓝色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的字母以便为拉美的修炼者提供方便。一些中国的修炼者不是非常喜欢白色,因为白色在中国具有负面意义,是葬礼使用的颜色。但是拉美的修炼者自信这些颜色将在南美非常受欢迎。后来,我们发现这些T恤似为这次聚会的因缘而定做的。

一到圣保罗的公园,我们开始寻找一个炼功和教功的好地方。我们注意到公园中有许多人都穿着白色T恤,这印证了我们认为我们选择的颜色将受到拉美朋友欢迎的想法。在珍奇鸟类栖息的美丽湖畔,我们注意到便道旁有一个水泥平台。那里空无一人,所以我们觉得这是一个炼功的好地方。我们放下垫子,打开炼功音乐开始炼功。在第一套功法结束时,有不少人在观摩我们炼功并询问问题。在第二套功法结束后,人越聚越多。等到第3套功法结束时,已经聚集许多人了。我睁开眼睛,注意到许多人都穿着印有蓝色字母的白T恤。开始我有些奇怪,等我走近观察才发现他们的T恤上印着另一个气功学校的名字。

当时人数已经很多,超过30多人。每个人都在问我们在炼什么功法,并想了解更多情况。我们散发传单并安排当天晚上在一个功友家中给感兴趣的人教功。我们向他们介绍大法并解释炼功一直是免费的。在与他们谈话后,我们发现他们是来练习他们的功法的,那种功法是为了健身并且也是免费的。他们当天也将在这个水泥台上炼功。我们因为不知道而在他们炼功开始前一小时“碰巧”占用了他们的场地。我们为我们的失误致歉,并准备离开,但是他们坚持让我们炼完第四套功法以便他们观摩。晚上,有几个人来学功,他们非常喜欢法轮功。还有一些人准备我们下次到公园时学习大法。因此,这次幸运的“巧遇”真是一次法缘安排的聚会。

能量场使一位修炼者的母亲热泪涟涟

当我们中的两人在炼法轮桩法时,一个当地修炼者的母亲坐在一个长凳上看我们炼功。在抱轮时,我们感到了异乎寻常的能量场。一个修炼者甚至觉得自己非常轻,直欲飞升而起。当我们炼完功睁开眼睛,我们注意到这位修炼者的母亲泪水顺着面颊涔涔而下。她不停地道歉并说她不知为何而哭。我们安慰她并告诉她其他人也有这种经历。她说她在感受到强烈的能量场之后开始流泪。在我们到达前,当地修炼者的父母对大法感到非常紧张,但是当他们和我们在一起一段时间并观看我们炼功后,他们感到法轮功非常纯净。

一位新学员为消业而兴奋

一位公园中的女子观看了我们炼功并来学习功法。她非常热心,学得也很快。本地的联系人与她谈了很长时间,并感到他应该给她解释一下消业的问题。当她离开公园开车回家时,她感到颈部剧烈疼痛,并使她非常恶心。因为疼痛,她将车驶到路边并开始呕吐。当她一到家,她想起那个功友告诉她的话,并意识到她可能正在消业。她刚一产生这个想法,疼痛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她非常兴奋,立刻打电话给当地功友,并兴奋地讲述她的经历。她当晚和第二天又来了。第三天她来到公园,和我们一起向公众展示功法。

“但是,大法是什么?”

在我们花了几个小时展示功法并教新学员炼功后,我们走回我们的汽车。两名受过良好教育的年长男子从我们身旁经过。其中一名男子,一位律师或教授,转过身大声读出我们T恤上的字,并说“法轮大法?”他用葡萄牙语问我们“法轮大法是什么?”一位修炼者的父亲开始用葡萄牙语向他解释佛法和法轮大法的法理。这位男子说,“我没有问你什么是法轮,我想知道什么是大法?”后来我们明白,他将“法轮”这个词理解为葡萄牙语和拉丁语中的一个类似词汇。动词"Falar"在葡萄牙语中意为“有话要说”。在葡萄牙语或拉丁语中“法轮”意味着引人注目的弘论。所以他刚才将T恤解释为“嗨!一个重要的论述:大法。”接着他又问我们“我想知道什么是重要的大法!”当我们理解他在问什么的时候,我们都笑了,并向他解释法轮大法的法理。在了解了一些后,他也为他对我们T恤的解释感到好笑。因为巴西人喜欢开文字玩笑,我们也发现师父帮助他了解大法的方式非常有趣。

“你们谁被打劫了!”

巴西人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是他们喜欢讲笑话并互相开小玩笑。下面是一个开在我们身上的小玩笑,这个玩笑帮助我们将大法介绍给每个人。

当我们走到公园门口并走过公园的警察局时,一个穿着制服的公园警察慢慢朝我们走来。他是一个年长男子,看上去表情很严肃。在警察局前还有几个小伙子,他们表情也很严肃。我们停下来,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是否发生了什么问题。警官威严地向我们走来。他口气严肃地说“你们谁被打劫了?!”我们被搞糊涂了,因为我们无人遭劫。所以我们问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他看起来仍然非常严肃,一言不发。突然他举起手,手中攥着一枚我们的明黄色的法轮大法徽章,上面用葡萄牙语写着“法轮大法好!”这一定是从一个修炼者的T恤上掉下来的。然后,灿烂的笑容浮现在他脸上,他办公室前面的小伙子们也开怀大笑,因为他们成功地和我们开了个玩笑。

我们也笑起来,并将这枚徽章送给他以使他记住我们。其他的小伙子们也想要徽章,所以我们给了他们每人一枚。每个人都骄傲地将徽章戴在他们的衬衫上,并想与我们合影。合影后,警官想把徽章还给我们。我们告诉他这是给他的礼物。他看起来为我们给他徽章感到吃惊。我们告诉他虽然他与我们开玩笑,我们却是认真的。我们希望他因此记住我们。他给了我们非常友好的一个笑容,收下了徽章。我们还给了他们些传单,他们说他们愿意学炼功法。

我们在这个公园中的美好体验非常之多。许多人追着我们要传单,并询问怎么学功法以及本地炼功的日程安排等。当地的修炼者很高兴我们来帮他们将法轮大法介绍给更多的人,并期待更多的圣保罗人能了解法轮大法好。

(到南美洪法的修炼者 2001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