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一名大法弟子的遭遇 【明慧网】

成都一名大法弟子的遭遇

【明慧网2001年5月7日】我叫何成英(化名)。修炼大法前,因为疾病缠身,又加上车祸后大脑受伤过重,久治不愈。1997年我喜得大法,就这样经过学法炼功,多年的疾病不药而愈,这也是我一生的梦想与愿望:到老了一定找一个好的归宿,坚修大法。

99年大法在国内遭到坏人的迫害,从那以后,我心如刀绞,坐立不安。总是想告诉政府部门: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李老师是在教我们做好人。终于,2000年7月,我决定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因为我从来没有去过北京,啥也找不到,只好问路到了天安门广场。刚到广场,便衣就把我抓上车,然后又被当地派出所的人认出。警官说,等了你6天你才到。就这样把我送回当地派出所。分管我的户籍民警乱骂我一通,随即叫别的人用警棍打我,他们见小号的警棍打我没什么反应,马上就换上大的警棍,还是没什么用处。这时所长来了,先骂我一顿,接着又打我的耳光,打头顶,另外的一个警察也照骂不误。事后他们命令家属拿钱缴纳罚款,没钱就用房屋去抵押,气出够了,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还要炼,他们当晚12点就把我带上手铐送去成都九如村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期满后又强令我们参加“学习班”,每人每天50元。说一直到写了保证才放我回家。他们又追着家属要罚款,因为我家情况特殊,丈夫吓坏了,东奔西跑,累了一身的汗,家人天天来哭,自己压力也特别大,再加上很多心没有放下,就被迫写下了保证书,谁知写了保证派出所也不放人,把我和另外一位功友关在楼梯下,身边就是一大桶粪便,又臭、又脏、又冷,我就这样被非法扣留6天,家人又写了保证才放我回家,每天还要去派出所签字,长达2个月。户籍告诉我说,你就在家呆着,不要到处走。

6月某日晚九点半,户籍和一位姓王的警官到我家,叫我爱人开门。见我在屋里炼功,就把我拖倒,一直拖下楼,就这样把我关入留置室。30日从北京回来了3位功友,她们和我一齐关在留置室,粪便一大桶,又臭、又脏,蚊子又多。这样我被关押了6天,睡的是水泥地,吃的是干锅盔,喝冷水(还是好心的人帮我们买的)。7月4日下了一场大雨,他们就叫我们去洗汽车,一共洗了6辆汽车和一辆木兰摩托。5日,我们又被关进九如村看守所,共30天。

今年2月的一天上午10点左右,我家人都不在家。刘道先警官开车到我家,说叫我到所里谈一点事情。因为我2000年6月受过骗,所以我就不开门。他用手机呼了3个人,把我家的铁门门锁扭开,强行把我带走。到派出所以后,所长抓着我的衣领一甩,从后面打我的耳光,用脚踢我的腰。所长走后,刘警官叫我去他的办公室,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要炼,他说你不炼就必须写保证并且每天去所上报到,否则就送你去拘留。我拒绝了他,就这样,我又被送到九如村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期满后我被带到派出所,一个姓曼的警官提讯我,开始我不回答他的话,后来我就给他弘法,告诉他大法如何好。他骂我说:“要不看你那么老了,老子非打你一顿”。然后他又叫我签字,我拒绝签字,又被他们送到莲花村拘留了一个月。

后来我被接回所上,他们逼我每天去派出所签字报到。我不会骑自行车,家又远,一次来回要2-3小时。不久我身上、脚、手到处长满脓包,手、脚红肿,就这样他们才叫我爱人每天下午去一次派出所,叫我后天一定要去所上报到。次日,我长时间发高烧,晚上烧得不省人事。家人吓坏了。第三天上午,爱人到所里说明情况,他们还以为他撒谎,就开车到我家里,见到我的情况后才放弃了。后来知道,他们想在第三天把我和几个功友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去转化。

4月某日,一主任到我家里接我,说叫我去楠木寺。他看见我的手还没有好,就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谈了一下去年的事,告诉他派出所把我关了6天,吃的喝的睡的是什么,还有一名功友是这么被迫害致死的。我还告诉他,谁也别想带我走,我哪儿也不去。他最后说,我们不谈了,以后再说。

师父在《道法》的经文中已经讲了,“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我悟到,我们就应该用自己修好的一面和师父下的法轮与各层空间的护法神一齐正法与窒息邪恶。师父在《忍无可忍》的经文中讲,“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除尽邪恶是为了正法”所以我们一定要让自己的正念强大起来并起主导作用,铲除邪恶是每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我们应该让世人知道邪恶是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也应该让邪恶之徒现世现报。

(大陆大法弟子 2001年4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