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巴彦县狱中大法弟子给妻子的信

【明慧网2001年6月12日】妻:

见字如面。转眼间分手已经一年多了,虽然这期间有两次在劳教所短暂的会面,但没有细说我离家后的情况,今天我略说几句。

我2000年5月9日到县广场炼功被警察非法强行抓到巴彦县第一看守所后,被送到“劳动号”,一进劳动号,那里的犯人得知是炼法轮功的,就象是事先做了什么部署,让我坐在铺上,问我炼不炼,我说炼,他们就开始了毒打,他们怕用手打疼,就用鞋底,用脚打。把我的面部、头部打肿了,把肋骨打骨折了,身子都翻不过来。10日上午,另一名大法弟子被带到我住的号内,我吓了一跳,他比我还惨,面部被打变形了,两眼充血,走路都很难,脚上还带着铁链。我仔细看,他背部衣服上还有一个大洞,原来是被长距离拖而造成的。我问他因为什么进来的,他说,公安局长派人到他家去说:局长找他谈话,到局里后说是因为他写了上访信,中央来调查他所写的是否是事实,已到他的单位调查完了,局里怕他再上访,就把他送进了看守所,并遭到看守所管教及一些犯人的毒打。后来我知道,他被打折了三根肋骨,小便失禁,每天在号内我俩翻身、起床都互相帮忙。就是这样有时还会遭到犯人的大骂。我一次被法治科提审,他们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后被送回劳动号,一个刑警队的公安人员把我号里一个犯人叫出去,半个小时后,那犯人回来对我更凶,并说,“政府”说了,对他们这样顽固的,留口气就行了,我听后,才明白他们所以这样逞凶的原因,是因为背后有公安的指挥和怂恿。我更加坚定了正念,生死对我来说早就无所谓了,这样,我用我的生命坚持着自己的信仰。

3个多月后,我被非法强行教养,被送到了一面坡劳教所。教养所里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很野蛮,强迫参与一些超越我体力的劳动,我以前从来没干过体力活,你是知道的。我把心一横忍了过来。在一面坡集中营,我多次因为拒绝转化而遭到干部和集训队班长的打骂和折磨。12月5日被转送到绥化劳教所,这里没有了强制劳动。但对不转化的,实行更野蛮的迫害,两个普教日夜看管。白天面壁反思。一坐就是十多个小时。4个多月,就这样走过来了,现在我一年的劳教期已过,5月8日,我已满期,可是坏人说:因为我不转化,我还要被加期一年。司法部的文件是加期不得超过劳教期的一半,可是到了我们法轮功学员身上,就变成了一倍。所以,这一切是无处说理的。

以上就是我一年多来的简单经历。今后的路还很长,我会用生命去谱写那生命壮丽的篇章,所以希望你不要再为我的事劳心,好好照顾好孩子。走好自己的路,祝你如意。

另外,请你注意,对到家打着我的名义的人,要多加小心,不要给他们任何机会。因为这里发生了解教的普教到大法弟子家中诈骗的事。

向家中的亲人、朋友、及关心我的人问好,请放心我们一切都好,做好你该做的一切。

朴真(化名)
2001年6月10日

犯罪分子录:
巴彦县第一看守所所长:黄臣
巴彦县第一看守所副所长:任德尊
巴彦县第一看守所看守所电话:(0451)7521097
巴彦县公安总机:(0451)7521069;(0451)7522805
巴彦县原公安局局长:曹学贵
巴彦县现公安局局长:李庆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