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县不法警察对我的野蛮折磨


【明慧网2001年6月12日】2001年1月11日承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3名便衣警察以买煤为借口把我从家中骗走,将我非法关押了三个月。邪恶之徒为了追查大法真相资料的来源,采用各种野蛮的手段对我侮辱拷打。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严峻的考验面前我以对大法的坚定信念闯过了一关又一关。我要用自己的生命与巨大的精神和肉体承受唤醒世人,让邪恶之徒的犯罪行为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那天警察把我带到看守所让我辨认几名大法弟子,我说不认识,他们就把我带回公安局,在我身上搜出15份大法资料后,立即上来几名警察一拥而上,不由分说劈头盖脸拳打脚踢,嘴里不断地喷着脏话,边打边问资料是从哪里来的,野蛮的毒打使我遍体鳞伤,直到几名警察累得精疲力尽也没问出结果,就骂骂咧咧地把我送进看守所,咬牙切齿地向值班的陈所长交代:他是法轮功,好好收拾收拾。我被关进了8号监室,徐所长站在窗口对犯人说:这个法轮功骨头还挺硬,不要手软,好好帮助帮助他。当即过来两个犯人把我的衣服强行脱光说到厕所洗个澡,后那个犯人突然举起木棍狠命地砸了我一下,我立即晕迷过去,他们把我弄醒后,强迫我站在厕所里抬起头数数,另一个犯人用脸盆一盆接一盆地从我的头上往下浇凉水,寒冬腊月,刺骨的凉水浇下来,我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大约浇了四十多盆,用木棍打我的那个犯人说别浇了,听说法轮功都是好人,我还真佩服他们法轮功。那个徐所长又连续几次指使犯人说:“收拾收拾他。”可是常人心中的邪恶已经被我消灭了,犯人没有继续折磨我,修炼者的善和对大法坚定的信念真的能融化一切,邪恶号里这一关我闯过来了。犯人还提议叫我给他们背论语和洪吟,让我讲炼法轮功的体会,炼一遍功法,这些都是我愿做的。犯人主动和我交谈,一起背洪吟,还表示出去后一定找本《转法轮》,也修大法。

邪恶的警察为了达到目的,妄图从我身上打破缺口,连续五次突击审讯,我想我宁死不能把资料来源说出来,更不能牵连别的学员。两名国保大队干警完全失去了人性,在威胁诱骗没有任何收获的情况下,气急败坏地采取最下流的流氓手段。每次提审,先扒掉我的衣服,强制我趴在桌子上,两人疯一样地抡起橡皮棍照我的后背,屁股狠命地毒打,直到他们打累了,兽性般地叫喊着“我就不信靠不过你”,手里的电棍火苗滋滋地响着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在我的后背捅来捅去,在前胸、腋窝拧来拧去。是的,一个修炼者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难以忍受的。我咬着牙就是不开口,什么念头也没有,只是一遍遍地默诵师父的洪吟,奇迹出现了,他们怎么用电棍施威,我都不觉得疼,他们又在地上泼上凉水,让我光脚站在水里,两个警察用电棍往我脚上电,那时我没有想自己,只有一个念头,我是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给大法抹黑,不能给师父丢脸,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势力一定是害怕的,有师父,有大法,邪恶势力并不可怕。暴徒们开始让我踩在冰冷的水里,浑身冻得打颤,电棍击打痛彻骨髓,不一会儿浑身巨痛减轻了,电流打在水里,水也热呼呼的,全身升腾起一股暖流反倒有些舒适的感觉。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着我。瞬间,我真正感受到只要你对大法有一颗坚定的心,那真是另番景象,象师父所说的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邪恶之徒累得气喘嘘嘘,狼狈不堪,电棍没电了,他们四处充电,可怎么充都充不上。他们招术使完了,对我无可奈何,他们最后让我骂师父。这永远做不到,他们就跳起来打我的耳光,踢我的小腹。

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这是一笔永远偿还不尽的罪恶之债,在此警告邪恶的帮凶,天理昭彰报应不爽,破坏大法天理不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