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护法传奇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来到了天安门广场,亲眼目睹了天安门广场的警察是如何残暴的对待大法弟子。广场那便衣密密麻麻,警车来回穿梭,路口、过道都有人把守。许多同修千里迢迢刚到广场就被抓走,我觉的很可惜,并发誓要和同修们一道护法,证实大法的威德。

于是我当天回到住处,买了一段红绸子,加工成一面旗帜,印上「法轮大法,金刚不破,永世长存」几个金黄色醒目的大字,同时又做了一副挂在身上的绶带,上写「法轮常转,佛法无边」。一切准备就绪后,当天晚上我就向房东及邻居讲法轮功真相,揭露「人权恶棍」江××及其帮凶的暴行,并拿出旗帜向他们宣布:「明天我要让这面旗帜在天安门广场飘扬。」

他们一听吓呆了,非常为我担心,并劝我别这样做。我说:「不要怕,我就是为证实法而来的,邪魔看到我的决心不惜生命证实法,它们会吓破胆,赶快给我让路的,我要轰轰烈烈证实法,平平安安回家。」这番话又把他们说笑了,我想起了师父的话:「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七月二十二日,这个大法遭到江××政治流氓集团诽谤和迫害的日子,我带上了旗帜和绶带,拿着一根竹竿来到广场。这天,天安门广场更加恐怖,四辆大军车载满了士兵停在纪念堂旁边,各省来抓学员的大客车也停在广场旁,巡逻的警察五个一排,每排间距十米左右,象梳子一样在广场中心梳来梳去,警车在广场横冲直撞。

我看到这种情况,想了想,就来到天安门东侧的公交车站,迅速上了一辆有空位的公交车,车一开动我就将旗帜迅速穿在竹竿上,把绶带披在身上。一進广场(我知道所有车辆進入广场都不准停车),我双手举着大旗伸出窗外,醒目的大旗迎风飘展,哗啦啦飘过了整个广场,不知多少目光都被大旗吸引过来,我心旷神怡。只见警察乱作一团,跟在公交车后面拼命追赶。车过了广场停下了,车上所有的乘客都愣愣的看着我。我从容的将旗帜收進包里,下了车。

走了不远,几个警察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冷静的回答:「我是来北京证实大法的。」

他们说:「你的证件?」

我从包里拿出旗子展开说:「这就是我的证件。」

一个警察说:「你这个新花样还没见过,全国是独一无二的。」

他们把我带到天安门广场旁边的一个岗亭,那里有一大群警察。我一到他们就给我照像,并要我拿着旗子照了一张全身照。后来他们把旗子抢去,你传来他传去研究了半天。

有一个警察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我是学大法的,就叫我大法弟子吧。」

「那你是哪里人?」

「我是法轮功的人。」

他们问不出什么,相互使一个眼色,一个便衣走过来,突然挥拳打来,我一侧身,他一拳重重的打在我身后的警车上,疼的直甩手。我立即高声呵斥:「警察为什么打人?!」这时很多游人止步观望,那便衣就不敢打了。我对他说:「你会打人,我也会,可我不打人,而你们却好坏不分,正邪不识,给坏人当打手,值得吗?这是人民警察的行为吗?!」他们无言以对,束手无策。这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就又把我带到金水桥旁的一辆警车上,车内已有几个女同修,就我一个男的。

一个警察跟车上的警察交待了我的情况,那警察立即用对讲机向他的上级汇报。只听对讲机里讲,「把他带过来。」看样子他们把我当成重点了。不一会儿,开过来一辆警车,车门对车门停下,他们叫我们上那辆车,这时我发出一念:「我是来证实法的,不是来被拘留的,决不配合邪恶,我要回去,同修们还等着我呢。」三个警察把守车门,几个女同修上了那辆车,我下车一转身,从一个警察面前走过去,我看那警察瞪眼看着我,好象被定住了,也不吱声。我迅速随着人流進了天安门门洞,在里面转了一圈,喝了点水,买了一顶旅游帽戴上,出来一看,那警车已经走了。我就又在天安门前转了约两个小时,心情非常舒畅。

回到住处,我向房东和邻居讲了我证实法的故事,他们都替我高兴。

回到家乡,正好收到师父的经文〈理性〉和〈去掉最后的执著〉。我在法理上又明白了很多,更知道了现在分分秒秒都是慈悲的师父延长的,给弟子、给世人机会,我们要更加珍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