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弟子:紧跟正法修炼的进程


【明慧网2001年6月15日】我今年42岁,个性随和不喜与人计较,但也爱玩,曾学过短期的瑜伽、XX舞。当时的目的是为了保持身材;今(2001)年1月到小叔家闲聊,小叔突然跟我提起「法轮功」,说此功法不错,可以叫哥哥去学,看能不能把多病的身体改善。也不知怎地,我竟很勤快地到处打电话询问「哪里可以学法轮功?」结果问到刚好有一处「九天班」,隔天就要开班了(1月11日),我即毫不犹豫地参加了「九天班」。

第一天学了第一套功法,回家后,看丈夫病得很难过(20年的气喘患者),中西医均无法看好他的病,脸色发黑,我即将初学炼的「佛展千手」教丈夫「抻」,谁知当时丈夫说:「奇怪,炼这功,怎么病痛稍有缓解。」我当时也没放心上,眼看着丈夫开始勤奋地学炼「五套功法」及阅读《转法轮》,而我「九天班」跷课了四天,跑去唱歌、打牌,谈不上什么感受,「看书」更甭提了。

过完农历年,丈夫急忙地找了一处晚间「九天班」,认真地上起课来,在家炼功更勤,有时上街购物,他就站在人行道上炼功,毫不理会路人异样的眼光,书更是看了6、7本。我好奇心大起,开始偷偷注意丈夫的变化。奇了,他的病一天天的好转,脸色一天天的淡化变白,我才感觉到这功非同小可,也开始陪着丈夫在家炼功,但也仅止于此,牌照打,歌照唱。直到二月底某日清早,我在睡觉中竟看见师父身着金衣,金灿灿地在炼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当时也没在意,翻身又睡,不久又看见师父炼起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心中开始有点忐忑不安,但也没起来,躺着、躺着,看到师父已经开始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了,这时心中突然想起丈夫参加「读书会」回家后,曾跟我提:『有一位同修,师父每天清晨5点会教他起床炼功。』这一惊非同小可,马上一翻身跳下床,冲到楼下开始听炼功带炼功(当时是早上7点),炼完功只有一个感觉,我要『重修』九天班,老师时时刻刻在看顾着我,我竟如此地执迷不悟!真巧,这次又是隔天就有「九天班」开课。

毫无犹豫地,一口气上完了第二次的「九天班」,心中只觉得师父太伟大、太慈悲,这大法真正好,此后不知不觉,我一有机会就跟人谈起大法的好,甚至不认识的路人,我也可以伫立街头侃侃而谈,花上一个小时,无其他目的,就想让那人能来得法。说来奇怪,当时《转法轮》连第一遍都没看完,我怎能讲出那么多大法的好?往后,我几乎是天天沉浸在弘法的热忱中,这是师父的慈悲,让我这一颗小粒子,亦能为大法尽一份心力。

我曾在九天班期间,在课堂门口向一位年轻人弘法,竟也能让他立即走进九天班听老师讲法,深深感受到大法洪大的威德;三月间,我拉着丈夫走出来,远赴半小时车程外的公园炼功点,跟大夥儿一块炼功。几次后,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我何不在住家附近,开设一个炼功点,让邻居们有缘者都来得法,让地处偏僻的一隅,亦能闻到伟大的佛法?乃毅然决然地,在九天班结束后三个礼拜,顶着一颗「憨胆」在住家附近开设了炼功点,到现在已有十几位功友了。看着每一位功友气色明显地改善,尤其一位「轻度智障」的小女孩,一天天地进步,已经会主动与人打招呼、帮忙打扫炼功场,内心激动不已,深深感受到师父赐给我力量。我决意瞒着丈夫,拜访他的主管与副主管(因这方面,丈夫始终突破不了心理障碍──怕碰钉子),向他们弘法,挤出我所悟到的一点点法理,说个不停(以往我说话常常结巴,词不达意,得法后这些毛病竟不翼而飞)。主管在听我洪法时,接过我送他的《转法轮》随手翻了翻,在我语气一顿时,竟说到:『你们夫妻俩,真有善心,这是功德,下礼拜就来办公室教功好吧!?』当时,是一种雀跃的心情,但返家后静下心来,心中涌起的是弟子对师父无以名状的感激,这是师父领着大法弟子一路给弟子建立自己威德的机会,这是师父让弟子赶快「跟上来」的无上慈悲,顿时泪如泉涌,不能自已;如此,得法一个半月后,我与丈夫开始为两个炼功点忙碌起来,除了教功外,还要忙着劝大夥儿「多看书」,说明「看书」的重要性,念书给不识字的老婆婆听等等,每天忙得很紧凑,但感到很充实,精神饱满。不像得法以前,忙着玩,玩完了内心一片空虚,花钱又精神萎靡,我简直变了一个人。有一天,我与同修的婆婆竟异口同声说:『现在都没时间花钱,也不晓得要如何花钱了。』

又过了一周,心中升起一丝念头,我的邻居、丈夫的同事,这么零零散散的『读法』,总不是学法,得让他们对大法有一个完整的学习。在老学员的鼓励下,我大胆地以得法两个月的『资历』,于今(2001)年5月1日在家里开设了「九天班」,在老学员的热忱支援下,也顺利办完,心中只有一个愿望,让这偏僻地方的有缘人能有个方便得法的场所;现在家里也固定每周举办一次读书会,一切进行得还算紧凑圆满。一阵子,心里正嘀咕我还应该为大法做些什么呢?未几,某天清早炼功时,那位「轻度智障的女孩」竟开心地冲着我问:「阿姨,我们是不是下礼拜要去堵南国小『表演』呀!」我说:『没有呀!哪有这回事?』结果,隔天是假日,看着社区小学生怎么穿着制服要上学呢?一问之下,方知堵南国小举办运动会,当时真是捶胸顿足,恨自己悟性太差,明明是老师透过「女孩」的口在点化我,我竟不悟,旋即火速找人带着我拜会国小校长,希望能安排『介绍法轮功』的时段,惟事出突然,无法安插节目。但校方将我乐捐的款项,用斗大的海报写道『法轮大法乐捐本校○○○○』,心中又是一震,这区区的小钱,怎值得校方以贴海报的方式来宣扬呢?才又悟到,大法的威德真不是我这一颗小粒子所能想像的!想想,已经排不上节目了,临时又调不到老学员驰援,老公又送儿子去台北补习了,我就一股脑儿冲回家,抱了近200份大法简介,一个人站在校门口发送。烈阳晒不走我的正信,待全部发完,看表方知站了2个钟头,但当时我是怀着『吹着口哨』的心情回家的。

回家后,说也奇怪,怎么也坐不住,好像有什么事没做?正纳闷,灵光一闪,我可以再去探查近期有哪些小学要举办大型活动呀!抓起电话,赖着里长一定要帮忙查问。没几分钟电话响了,振奋的消息:『五堵国小下礼拜六举办80年校庆』,连声谢谢后,开车冲到五堵国小,拉着来会合的里长,直奔校长室,开始向他洪法。原本校长直说:『节目排满,插不进来』,未料说着、说着,竟也答应让法轮功有20分钟的介绍时间,并且嘴里直说:『法轮功很好。』旋又开放时间让张理事长上贵宾席(唯一一位功法介绍人)介绍法轮大法;回家路上,心里直念:『谢谢老师!!谢谢老师!!』其他想不起来要说什么了……

五月二十六日五堵国小洪法当天,十足展现大法弟子的凝聚力,来了250位同修,顶着烈日,在师父的口令下整齐地演炼五套功法。我在司令台下看到好几位同修潸然泪下,含泪炼功,多么殊胜的场景,此情此景岂是人间有?从四岁的小妹妹到八十余岁的老奶奶,每个人庄严地洪扬着宇宙大法,内心突然深切的感受到师父对我们的称呼──未来的神呀!!感觉一股热流在胸中、在眼中、在脑中……耳边响起师父的声音:『跟上来……』

各位同修,不要妄自菲薄,我们是未来的神呀!不要辜负师尊的慈悲,勇猛再勇猛、精进再精进,师尊多么不愿意落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呀!不要叫师尊担心,不要叫大家担心,快跟上来,正法进程似乎越来越快,别忘了师尊『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排山捣海翻恶浪 坚修大法紧随师……』(《心自明》)的谆谆教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