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的大家庭(译文)


【明慧网2001年6月17日】

您好,李老师:

李老师,不管你确实在那里,我总是感到您就在我附近。

大家好 -由于法轮大法,我们大家成了真正的家人。最近,我遇见了更多的大法家庭在世界各地的成员。不管我碰巧在什么国家,他们总是让我感到在自己家里。

在去年12月的台湾会议上,尽管我在我出生地的另一半地球上,但是我并不感到我到了地球的另一边。我闭上眼睛,和几千个同修随着老师的口令和音乐炼功,我觉得我有回家的感觉。大多数脸对我来说是陌生的,但是他们的微笑欢迎着我,他们的心问候着我。当我们一起读老师的经文,一起炼功时,我们成了大法中的一个大家庭。尽管我并不熟悉以前我只在画里见过的周围的风景和大楼,而且台湾的游行是我曾经参加过的最长的一次游行,烛光守夜活动中,台湾的蜡烛又闪烁着令人惊讶的光芒,但我们仍然在法中,我们的心在宇宙中闪烁,我们是法轮大法的大家庭。

在顺便拜访香港期间,香港所有的同修穿着黄色的大法T恤欢迎我们,我们只要跟随黄T恤到某个街角去炼功。第二天,我们访问了大屿山和李老师在《转法轮》中提到的大佛像。我们没有说很多话,而且我也仅仅知道有限的几个汉语单词,但我们向对方快乐地欢笑着。同修领我们看了师尊也访问过的一个特殊的地方,我们一起在那里炼了功。

与全世界各地的功友一起炼功的那种感觉是令人惊讶的。在每个机场,修炼者通过炼功把大法介绍给所有路过的人。在飞机上,坐在我旁边的一个人说他非常高兴在机场看到我们炼功,并且他非常激动因为他知道了如何在网上查阅法轮大法的资料。那一刻,我有点悲伤,因为我不能坐在每个人的旁边向他们洪法。

法会是这样宝贵并且特殊。那不仅仅是一次旅行,与你遇见每个人一起分享修炼的体会,那也是和我们大法弟子间的一次交流机会-虽然我们是如此相知,同时因为我们生活在各个不同的环境,我们又是如此特别,但尽管这样,我们的心始终是相通的,因为我们每天读着同一本书《转法轮》,并且在世界各地每个角落每天在炼同样的功法,老师的声音和和谐的音乐把我们联在了一起。我想我们在另外的空间一定都在一起,没有任何地域或时空的界限能把我们隔开。

每次我在炼完功以后睁开眼睛我都感觉好像我得到了再生。不管接下来我可能面临什么,我感觉到崭新的人生和一个新的开始。我看着每个同修也同样睁开双眼,迎接他们的新的世界,我们会心地彼此微笑。

今年1月,在参加美国佛罗里达奥兰多法会时,一个出租汽车司机告诉我这是他们经历过的最冷的一个冬季。但法轮大法带来了灿烂的阳光,大会在有天鹅游来游去的碧波荡漾的湖畔举行。黄色的T恤衫与金色蒲公英在山腰射出耀眼的光芒,它注入我的心扉,愈合了我所有的孤独感。如此多的西人修炼者分享着他们对大法的热爱,我知道我的奉献和快乐并不孤独。

在2月的洛杉矶法会上,我在台下帮助翻译。一位台湾同修的发言稿说的是在参加香港法会时被香港海关拒绝入境,学员表示绝不允许邪魔干扰此事,学员提出警察这样做是犯法,最后一个高级警司出场道歉并且答应不会象中国大陆那样对待法轮大法。

在日内瓦,北京派来500人旨在破坏我们的会议,有人说他们中的一些人将引爆自己同时炸死我们,但我们的意志坚如磐石,我们要为真善忍付出一切的自己。大法使我们保持平静,我们始终保持善念,制止了一些事件的发生。大法在同修们感人的发言中得到洪传,我们甚至冒雨在联合国前面的草坪上炼功。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被代表如此多的不同的国家和文化的近千名和平的修炼者的真诚和勇敢所打动,于是整个世界都知道在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对修炼者人权的践踏。

回到多伦多不久,我又一次前往瑞士日内瓦。几乎每天都有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但不停地读《转法轮》和炼功就能使周围的环境象我们一样平静。尽管我们再次在联合国前的集会受到了18个合法的限制,我们都予以合作,并且在日内瓦创造了任何人都佩服的鼓舞人心的行为。这次有大约600个大法修炼者参加,穿着普通的衣服,象世人展示各种宣传板,包括中国江泽民一伙如何残酷迫害法轮大法,以及由身穿白衣的女弟子们手持的被虐致死的同修们的照片。整个场景具有极强的视觉感并提醒所有人清楚地了解真相。我们站成一个圆圈,一圈圈向外延展:凶恶和哀伤的对照,所有同修的脸上都坚不可摧地写着“停止在中国杀人”,“停止在中国对人权的践踏”。每个人都知道,那么多的大法弟子在那里就是要全世界看到听到这个事实。我们静默了3个小时。我们的力量是可见的;我们的沉默是金;我们的思想体现着大法;我们的美德放射到地球的所有角落和十方世界。每个看见它的人都被改变。

国际红十字会同意我们用联合国对面山丘进行烛光守夜活动。越过面向联合国湖面的另一座山丘上,闪烁的黄T恤衫连续2天不断地播送大法炼功音乐。瑞士的首都伯恩被感动了,他们同意我们进行另一次游行。我认为那天一天未停的雨丝是来自天堂的快乐的眼泪。

尽管仅仅只有14国家没被中国的势力吓倒而投票谴责中国对人权的践踏,几乎从所有的国家来的官员和许多新闻记者都表示了他们对法轮大法的支持,他们拿了作为证据的中国(江泽民)政府散发的污蔑大法的材料,表示要用他们的自己的经验告诉他们祖国的人民并戳穿这些无稽的谎言。

我从所有的这些集会中学到的是:不管有多少谣言、限制或诡计,法轮大法的法理能使我们在各种情况下提高自己,没有东西能阻止我们修炼和弘扬法轮大法。

以前,阻碍我更好理解大法的是我观念中的“忍”,过去对我来说忍就是对周围所发生的一切采取认同的态度,在各种磨难中保持自己愉快的心境。

当中国开始镇压法轮功时,我觉得那是一个叫全世界知道大法的机会——在现在这样的时代,居然还有如此的邪恶——而同时和平的大法修炼者将向众人展现他们的美德。师尊在《忍无可忍》中写到:“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李老师这一席话,大大震撼和改变了我原有的观念。

通过我家的后院,老师点化纠正了我对忍的理解。在我住的地方,我的责任是园艺。在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种上了七彩的好看的花,并且除掉那些扰乱花儿生长的野草。当我开始修大法后,我意识到杂草也是生命,因此我让杂草自由生长,也享受它们的生活。去年接二连三的杂草丛生,终于使杂草接管了整个花园。它们藤蔓交织,并且试着窒息别的植物以期生存;巨大的叶状野草到处长,遮住了其它植物生长所需的阳光;木质的多刺的杂草压碎了其它植物;一遍又一遍地分枝,抑制了其它植物的生长,也同时抑制了它们自己。我的花园变成了一个凌乱的战场,荆棘满园,各自相斗以求生存。那些花儿试着伸展它们的枝叶,但是它们不断地被那些巨大的杂草所压碎,杂草成为“花园里唯一的国王”。不时的“战斗”吸干了食物供应、水、阳光和空间,使那些花瓣不能播撒他们来年的种子,蜜蜂和蝴蝶都不能接受这样的混乱,蜂鸟和其它种类的鸟根本就不来拜访。明显的,一些东西是错误的。

师父的话启悟了我。我认识到了我必须面对事实。允许杂草破坏并且它们用邪恶杀死其它植物是不应该被容忍的。今年我清除了杂草,园子里七彩的花儿将重新绽放,每朵花都生长地幸福、自由,以它自己的根的结构成长而不人侵别人空间,同时恭贺大自然真实的美好,它们将从此能够繁荣生长。

我现在也认识到,帮助在中国的同修获得自由,就象帮助花儿从那些毫无羁绊的野草中重新获得自由那样,拔掉和扼杀那些邪恶的杂草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最大的善就是要停止他们伤害别人。我认为人都不应在这种状态,去杀害他的同类。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于是我起草了一份呼唤正义请愿书,用我真实的本性呼唤公正的想法和举动,以阻止在中国的那些恶人,不要伤害任何人,让他们能够感觉到他们自己的邪恶意图和举动并知道这纯粹是自作自受,因为他们危害了法轮大法教导的宇宙之法。我也用我由真实的本性而来的正念和举动,唤醒所有人善良的本性以认识到法,并且知道师尊在世这是多么的伟大和殊胜。

另外一个宣布-来自一个传奇的城市,那就是加拿大的“远东”:纽芬兰的省会圣.约翰市。我和多伦多的另一个学员应市长之邀来到市议会,法轮大法在此被授予法轮大法周的荣誉。当市长看到中国残暴镇压法轮功的图片,并听说甚至有加拿大人在中国被非法关押,毒打,以及世界各地的政府,包括加拿大都被强迫去憎恨或怀疑法轮功,他非常感动地把原定的“法轮大法日”改成了整一周的“法轮大法周”。一个议员站起来,打心眼里称赞东西方文化在加拿大纽芬兰圣.约翰市的良好结合。无论我们走到那里,这个城市的人们总是微笑者面对我们,并高兴地收下我们散发的大法真相材料。一位妇女说她愿意当联络人,另一位先生说他希望我们尽快回去办九天班,因为他知道有很多人愿意炼法轮功。在纽芬兰遇到这样善良的人群真让我们兴奋。

法轮大法无可置疑地使我们的生活更有意义,当然我知道因为法轮大法使我的生活更丰富多采。在炼法轮功之前,我总是感到疲倦,每天要睡很长时间,但现在我做着一些我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比如,我以前很讨厌旅行,因为一旅行我就会生病,但现在我到各个地方去,却从不再病倒;我自打16岁时就发誓再也不再公众场合演讲,但现在却截然相反。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在不断变化着,所发生的这些事和师父在《转法轮》中所描述的一模一样。仅仅每天读书炼功就能使我精力充沛、头脑清醒并有活力。

法轮大法不是宗教,我们也不搞宗教崇拜,但是我们对于李老师在书中所阐述的法理的信念以及我们自己对法理的理解,使我们的身体和头脑不断得到净化,这是我们以前从来不敢想象的。法轮大法不计名利,不计报酬。他使我们人类潜藏的自然本能开发出来并真正的返本归真,使我们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我总认为,被启迪与资讯科技无关,而是因为我们与世界大家庭宇宙众生的沟通。法轮大法不是政治,当真正明白在中国究竟发生着什么时,政治家能受到启发并更好地进行他们的工作。法轮大法不是一个组织,我们都是真正地自发想要和别人分享我们修炼的益处。我们走到一起,我们互相配合,自发地组织各种庄严的法会,游行和其他活动。

上星期,我协助主持了一整天的室外活动。那是一个多元文化日,我们在多伦多庆祝真善忍日。真是一个好天,5月13日,是李老师开始洪传大法的日子。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在庆贺这一殊胜的日子。那天也是母亲节,我的儿子与我一起主持此次活动,他把它作为母亲节的礼物。所有的母亲都希望真善忍成为他们的孩子的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参加这次活动是很有意义的。天气很温暖,汽球的颜色丰富,“真善忍”的旗帜在空中飘扬,每个人都面带微笑。

登台表演的舞蹈是令人惊讶的,服装是这样的美丽,歌声是这样的感人,音乐是这样的活泼和谐,个个展台是这样的充满各种趣事和引发思维的材料,人们不停地聚在一起并且享受美景和音乐。法轮大法的五套功法特别感人,音乐从未这样新鲜的浮现於脑中。随着时间的流逝,整个过程这样顺利,很多人来参加。甚至连金灿灿的太阳的周围也被一层紫色的云所环绕,在它的外面是一个巨大的、令人难以相信的七彩光环。我们告诉路人那是法轮大法的金色的法轮。这个金色的法轮悬在我们欢庆的上空超过5个小时。我们都感觉到无比的吉祥、无比的高兴。当喜气洋洋的游行结束后,许多人都祝贺我们成功地举办这一活动,但是我知道我们还是少了什么东西。我意识到我忘了向所有为此次庆祝活动成功不知疲倦地奉献出他们很多时间和精力的同修说声“谢谢”,但是我总觉得还是少了些什么。

第二天,在打坐中我知道我错过了多么大的一件事。我忘了向李老师说“生日快乐”。如果没有李老师,我不可能做到我那天所做的一切;如果没有李老师,也不可能有这样一个欢庆的日子;如果没有李老师,地球上就不可能有法轮大法;如果没有李老师,你们就不可能知道我,我也不可能认识你们;如果没有李老师,这世界中就会失落了真善忍,这个世界将会充满了邪恶的杂草,而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将死亡。

我希望我最后的一个执著就是这两个字——“谢谢”。

李老师,请接受我对您迟到的生日祝福。

谢谢在这里与我一起分享我的心的每个人。(用中文)再见。

(2001年5月加拿大渥太华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