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威力大:天安门护法历程


【明慧网2001年6月17日】我是1994年修炼法轮功的,今年66岁。五月中旬,我要去北京,家人劝阻我,我说:第二天我就回来了。到了天安门广场,游人太少了,心想:人多了拉横幅影响面大些。我坐了会儿,就随便走走,遇上两个警察让我出示证件。我说:出来玩的,没带证件。没想到警察竟要搜我包。我说搜游人的包是违法的。他说:我们是警察。这时,警车开过来了,抢走了我的包,于是我大喊:“法轮大法好!”。警察随便搜游人的包,难道就是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XX所说的“中国人权的最好时期”吗?

我被推上车,遭到拳打、脚踢、打嘴巴子,车内七八个暴徒都动手打人,口里骂着不可启齿的下流话。我不断地喊着清除邪恶,我背《论语》,暴徒就踢我胸部、腰部、打耳光,顷刻,我被打得鼻青脸肿、口出血。

车开到距广场最近的办事处(不知地址),问姓名、地址,不说就打,拳、脚、胶皮棍、墩布把、杀虫剂、酸、揪头发抡圈多种刑具都用了。把我的脚手铐在椅子上,进行拷打,打得我头、脸、手臂、大腿都青肿了,再往脸上喷杀虫剂,用塑料管往鼻孔灌酸。暴徒说:没有人能顶得住这的。我心想: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我很平静,不配合邪恶,两个人就用脚踩住我的头和脖子往里灌,还是灌不进去,就用纸球蘸酸往鼻孔里塞,几次我都拧出来了,费了好大劲,只塞住了一个鼻孔,又往嘴唇上塞了好多酸。刹那,我的鼻、嘴、口腔的皮都烂了,血流着。打开铐锁,揪住头发抡着转圈几次,头发揪掉了好几绺。我不断地说:清除邪恶。邪恶之徒说:你说什么?我就是邪恶的化身,你是佛,行吗?

打够了,用哄骗小孩的方法,让我说姓名,地址。我的回答是:大法弟子,宇宙中来的。这时,我浑身块块青肿,口鼻血肉模糊了。

“……他们已经看到了失败的下场,越加疯狂地垂死挣扎……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师父的话总在我的脑海里出现,我没有丝毫的怕心,所以被打后几乎没有痛感,在那里坐了几个小时,除嘴里有血腥味外,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我想:这都是师父在保护啊!还有一念:这些暴徒都是魔,我是神,不能在这里呆,外面揭露邪恶、说明真相需要我。果然,晚上12点多,让我走了。第二天上午,回到家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