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苇子沟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处境十分恶劣


【明慧网2001年6月2日】在长春苇子沟劳教所,大法弟子韩玉珠于今年正月初八被迫害致死后,由于狱卒心虚、畏罪,他们确实宁静了几日,但狱卒的恶毒的本性依然未改,现被关押的8名大法弟子的处境依然十分恶劣。下面只是大法弟子们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

冯立平,32岁,原新华社吉林分社采编。1999年7.22后因坚持炼功被单位开除。99年9月25日于长春大广拘留所被非法拘留25天;10月25日于长春八里堡看守所被非法拘留30天。于2000年10月13日被长春市公安局刑警重案组非法抓捕,复印机被收缴。晚上夜审恶警用电棍电了一个小时左右(同时还有女功友郭铁燕被罚坐在老虎凳上2小时),将冯立平电击击晕过去了。后被警察以“顽固”为名非法刑拘在铁北看守所37天,其间不许接见家属。后被非法劳教2年,转到奋进乡劳教所关押,不许接见,不许送东西包括卫生纸。每天坐板,不许和功友说话。一次,冯立平和其他功友共同抵制邪恶的“揭批会”,使其没开成;气急败坏的两个所长亲自下手毒打大法弟子,这场毒打异常邪恶,冯立平说自己死了多少次。大法弟子王先友在奋进乡劳教所被折磨死了。大法弟子们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集体绝食抗议非法虐待。邪恶之徒为了掩盖其罪行,继续迫害,将奋进乡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分流到长春其它劳教所,梁振兴、韩玉珠、孙士斌和另一位功友被分流到长春苇子沟劳教所(原长春苇子沟劳教所非法关押的30名左右大法弟子被转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继续迫害)。恶警把他们5人分开关押:冯立平被分到一大队,由多个管教“包夹”(就是24小时寸步不离地盯着,包括上厕所、睡觉)。然后,又有4个大法弟子从长春奋进乡劳教所分来。直到2001年4月30日,家人才见到了冯立平,他全身长满了疥疮。2001年5月2日家人得知因冯立平宣传大法而被关进小号了,并在他身上搜到新经文。为此,负责转化工作的赵科长气急败坏地把冯立平家属送的食物踩得稀巴烂,据说直至五月下旬冯立平还被关在小号里承受着非人的折磨,后因为冯立平的熟人说情,才将“被关在小号”改为加期一个月。

梁振兴,40岁左右,原长春市开发公司甲方代表,于1999年9月被非法劳教二年,理由是“不说不上访”,现已被非法超期关押7个月不放。长春市的男子劳教所他都呆遍了,吃了无数的苦,因炼功被禁闭、蹲小号(高1.6米,宽0.9米的铁笼子)被送到苇子沟劳教所后与韩玉珠一起抵制邪恶,以绝食抗议非人迫害被恶徒强行灌盐水,因梁振兴剧烈呕吐才使恶徒罢手。现梁振兴眼睛被打坏了,处境极其恶劣。(另有详细报导)

孙士斌,40岁左右,原东北师大附中教师,因坚持修炼被劳教一年,现已被非法超期关押7个月不放,现在视力下降,受尽非人折磨,但坚修大法心不动。(另有详细报导)

李伟民,40岁左右,原长春太平洋保险公司中层经理。于2000年2月被恶警从家中非法带走,被非法劳教一年。关在奋进乡劳教所严管班,他妻子过了整整半年才见到他一次。他连生活的必需品都没有。在奋进乡劳教所的一位女恶警竟取笑说:“他们炼功的不用卫生纸。”在转到苇子沟劳教所后分到一大队被“包夹”。在管教的纵容下,劳改犯还经常折磨他。因长期被关押,受尽折磨,伙食很差(发黑的发糕、没油没菜的汤水、常吃不饱,大法弟子从不与犯人抢食物),李伟民形容憔悴,令见者伤心,但他精神很好,他说:“放心吧,这辈子让我转化是别想了!”李伟民近期大量吐血,送医院检查说是胃出血,后又说不是胃出血,现不能吃东西,还在关押。

王明立,38岁左右,长春市建设街炼功点学员。因坚持修炼,现夫妻二人均被非法劳教(妻子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家里只有老人和孩子。王明立虽在劳教所饱受虐待,仍坚修大法心不动。

另外,在劳教所内狱卒不让大法弟子放风,无论任何季节都不让到外面活动。

我们大法弟子强烈呼吁国内外各界人士给予关注,并站出来伸张正义。在此也正告所有跟着“人权流氓”江泽民走的恶人:迫害法轮功者必遭恶报!

长春苇子沟劳教所电话:0431-4592051-831
一大队 0431-4592044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