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轮大法使我站起来了


【明慧网2001年6月2日】这篇报告是回忆我修炼法轮大法六个月中改变我人生之点滴。

先谈谈我个人的背景和得法以前的状况。出生于贫穷之家又带着满身病患,我以为生活仅此而已。在十岁时,晕倒和偏头痛的毛病被说是有羊癫疯小发作所致,服用镇静剂成了长期处于药物影响下的开始。学习障碍、自闭症的倾向以及抑郁病的早期发作却都没有找到原因。在三十多岁前,不能正确嚼物的毛病也没被发现,直到两颊严重发痛时,才被强迫进行两次校正手术。

最近我又开始尝受童年就有的另一个长期折磨-在睡眠中不能顺畅呼吸以及白天无法用鼻呼吸。事后诊断是中等至严重的间断性睡眠呼吸暂停症和鼻腔内隔偏离。手术校正了偏离的毛病,晚上靠呼吸助理器帮助呼吸。除此之外,我每天还得面对限制我行动范围脚伤的挑战。藉着医疗系统的帮助,药物和营养补充品成了我的生活。八年中,我磨垮了很多和我有接触的人士,也没有一个全职的工作。感觉孤独而又脆弱,我发现我生活在一个非常不健康的环境当中。回顾起来,那个医疗制度和系统虽有助于我,却也是我的障碍。我生活中这么多解答不了的问题,真是不堪其扰。能不痛的用双脚站立似乎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此时我住处的情况比我的病况还糟。过去一年中三次和再前四年多次的淹水,迫使我有放弃这廉价住所、另寻较好居处之虑。受了医生们和朋友们的不断支持,我终于决定迈出另觅新居、寻找改变的第一步。

在一份周刊上寻找新居时,我看到一个免费传授气功的广告。由此引导我联络上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此后连续两天,我到一炼功点去学五套功法。第三天就有机会参加了法轮大法九天学习班。我所寻找的改变来了,是巨大的改变来了!

早期接触大法的日子中,使我相信我和法轮大法是有缘分的。就像李老师在《转法轮》英文版第二页所说“…当然我们讲缘分…”。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一直要找我回宇宙家之路。身在世间却并不属于此的感觉充满了我的生活。当我读到《转法轮》第五页:“…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我知道我面临的是崭新而伟大的东西。

头几个星期的炼功,是处在满身病患和抑郁之中坚持下来的。虽然我行走困难,但我知道我正向修炼之路前进。当我读到《转法轮》英文版第一百四十六页:“…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我明白我是在还业债。修炼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外观,同时也引导我身心健康的成长。当我决定自己不是残瘴,而仅仅是在偿还我的业债以后的三个月,每天早晨四点半,我不需要闹钟就起床前往十哩外的炼功点。有了和其他功友们相处的机会帮助了我炼功。我发现和他们一起在户外炼功点上,我比较能做完五套功法。我不再寻找任何能使我痊愈的人,能使我修炼成功的改变和调整已经开始了。我了解到要自己理解大法和提高心性才能提高自己的层次。

经过三个月炼功和学法之后,我走进新油漆的、铺新地毯的老住宅里,眼中只见大张发光的法轮画像。得法以前的生活残渣几乎全无。我生活的通道已不再被过去多门乱修所堵塞。之后不久,我开始注意到有更多的人注视着我、想和我接触。

在医疗上支助我的人对我的改变都很吃惊但也觉得好。有一位看护着我多时的医生下断言说,是法轮大法促使我站起来的。那时去作身体检查,一位医务人员和我都对我的进度感动得落泪。

在过去一两个月里,我看到了我难得的好运。修炼大法六个月,我站立和独立都大有进步,我相信通过对大法理解的增加,我已踏上真修之路。在继续修炼之中,我提醒自己:此后都是光明大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