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我的丈夫徐帆


【明慧网2001年6月27日】我的丈夫徐帆,29岁,北京师范大学硕士毕业,曾经在墨西哥留学三年。因为2000年底因为携带大法资料,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现在被关押在北京大兴县团河劳教所第二大队。

我是荷兰的留学生,于98年7月得法。于是我把大法介绍给我当时的男朋友徐帆(他当时在墨西哥留学)。后来又把《转法轮》寄给他。他看了书,觉得很好。在99年7月,我邀请他来到巴黎参加欧洲法会。他听了一天半的修炼体会,下定决心修炼法轮大法

我们俩都很重感情,不愿意再分开。我建议他放弃在墨西哥的学业,回中国办理结婚手续,这样可以申请签证来荷兰。就这样,我们在中国政府中的那个政治流氓集团取缔法轮功的几天后回了中国。当时电视、报纸上充斥着对法轮功的批判和声讨,我们觉得很可笑,这些谎言一点也没有动摇我们修炼大法的决心。

后来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逐步升级,越来越多的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我在荷兰,他在中国,我们每天关注着明慧网。99年11月的一天,他告诉我他也准备去上访。我们俩都知道出去上访的后果,那意味着他可能将来出不了国。后来他去了,当时被关了24小时。然后被送到陕西驻京办事处拘留了几天。直到他的父亲去北京把他接回陕西。回到家,他并没有得到安宁,他被迫在一个月里每天参加“学习班”。那段时间,他顶住压力,没有写“不炼功”的保证。

他的母亲为了这件事非常伤心,她为此迁怒于我(因为是我把法轮功介绍给徐帆)。2000年初,徐帆来荷兰的签证办成了。别人告诉他的母亲,因为徐帆曾经上访过,他如果出国,将再也回不了中国了。他的母亲害怕再也见不到他,不同意他出国。于是他决定留在中国,去了广州工作。2000年6月,他参加了广州大法弟子的大型集体炼功活动。大部分弟子被逮捕,他的同事被拘留15天。他在被拘留两天后被放出来了。因为那次行动,他和同事一同被单位开除。单位并不愿意开除他们,是被公安逼的。

他很坦然地面对这一切魔难。他曾对我说,修炼法轮功、返本归真是人最基本的权利,他决不会放弃。

2000年11月起,他留在北京为考博士复习。2000年12月31日,他和郁司夏先生(中科院博士后,曾留学奥地利)因为携带大法资料在路上被抓了。2001年1月,有同修告诉我,确定他被抓了。随后我们在很长的时间里失去了联系。

4月底我的父母收到他从团河劳教所寄出来的信,我们终于知道了他的下落。他说他已被转化。团河劳教所的酷刑我早有耳闻,我不知道他在什么压力下被转化的。过去的四个月里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我无从知道。他真正的遭遇不可能被传出来。可既然被转化了,为什么还不放人?是不是担心“被转化者”重新修炼大法?是不是担心劳教所里的黑幕被曝光?

我认识徐帆已有六年多了,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修炼法轮功以后,他变得更好了,处处为他人着想。我不明白手无寸铁的他怎会扰乱社会治安。“洗脑班”要把好人转化到哪里去?

我刚听到他的消息时非常震惊。我甚至和导师请假,希望能去劳教所看他,因为我知道,一个修炼者接受邪恶的洗脑,他未来面临的处境是可怕的。导师劝我理智一点。我回中国可能被抓,也被送进劳教所、转化班。即使不抓我,他们也不可能让我见徐帆。即便能见到他,也不可能和他自由交流。

因为江泽民政府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使我的家庭不能团聚。我的丈夫在团河劳教所,我为他的生命安全担心。我也为被关在劳教所、监狱的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的生命安全担心。我呼吁善良的人们,请伸出您的援助之手,帮助和平解决中国的法轮功问题,制止这场残酷的镇压。同时,我也呼吁中国政府:

1,取消对李洪志先生的通缉令;
2,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3,恢复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功的名誉;
4,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合法炼功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