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一幕:我被打倒在地,一口气怎么也上不来


【明慧网2001年6月29日】 2001年5月24日,农历四月初二星期四的中午,大约十二点半我们到食堂吃饭,当我们进食堂后,各门都关上了。这时我预感到邪恶之徒要对我们下手了,因为我们小号班有5名同修超期关押半年多还不放,她们为正法,已经绝食五天了,我们大家都在看护着她们。就在这个时间,几个男干警把我们同修拖出来,两个男的拖一个女的,一个接一个的拖到别的屋,进行灌食,灌食后又拖回来。当我走到院中间时,看见一名男干警正拖我们同修走,我想不能让邪恶拖走,就向前去抢,还没有抢到呢,另一名男干警把我拖出来,一拳打在我的左下巴上,我往后退了几步,撞到了一男干警身上又弹了回来。我的手碰到打我的男干警身上,他说我打他了,接着一掌打到我的前胸,我转身倒下去,还没等倒地,另一名男干警穿着皮鞋一脚踢到我的右肋。我倒在地上,一口气怎么也上不来,胸内剧烈的痛,憋了好半天,把尿都憋出来了,后来上来一口气,可我动不了,右手不会动,胸内痛得很。我想我是炼功人,就用右手摆动,想自己起来。这时过来两个男干警,一人拽我一只手,把我拖到屋里放到床前,我来回翻滚,一口一口地倒气。这时大夫来了,把我按倒检查,检查完了,大夫哈哈大笑说:“让男警察摸摸就好了。”多么下流啊!这时,他们却说我打他们一个嘴巴子,然后他们才打我的。当时我用尽力气大声说:“没有,我没打你们,是你们打我。”队长叫我写保证,我说:“不写,你们打我,还叫我写保证?”她说:“不写就别回去。”到了下午三点多钟,所长和队长让把我送到医院去,我不去,他们硬把我拖走了。到医院没有一个人来问我,其实把我放在医院里,就是怕我把他的丑行暴露出来,等于在那里把我隔离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