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法轮大法(译文)


【明慧网2001年6月30日】我的名字叫当娜.维尔,我来自华盛顿,是一名已经修炼一年半的弟子。就在上次纽约法会的前一个星期,我想我也应该写一份心得交流的文章,特别是在我成为一名修炼者之前的经历。然而,就在我开始着手写文章的时候,我又开始怀疑所要写的是否适合于心得交流会,毕竟这些经历都是在我修炼以前的事。随着犹豫的加深,我发现突如其来的许多事情使我无法下笔,直到法会的召开,我也没有完成我的文章。但我甚至有种释重感因为没有强迫自己写文章,因为我只需前往并参加法会就行了。

然而就在法会召开的那天早上,我醒来后觉得浑身都堵得慌,并伴随着剧烈的咳嗽。我和其他弟子坐一辆面包车去参加法会,从DC到纽约,我咳嗽了一路,整个法会我也在咳嗽。还不是那种轻微的,礼貌式的咳嗽,而是声音非常大,非常严重的那种。听起来象是某种重要器官出了问题。我知道我打扰了所有的人,另外, 我开始注意别人会怎么看我以及我的咳嗽。

直到在回来的路上我才悟到是什么原因。在回来的路上,一位新学员问我是如何得法的。我告诉她,那天不仅仅是我发现了法轮大法,而是我的精神之旅引导我找到了法轮大法。(而在这以前看上去好象全无联系似的)我完全没有那种她会怎么看我的顾虑,而是敞开心扉的向她讲述了我的经历。当我讲完我的故事,我感觉一股热流冲遍我的全身,从手指到我的整个身体,我的咳嗽也轻多了。我突然意识到当我讲述完我的经历后,我的咳嗽就完全的好了。我立刻明白了,我咳嗽的原因是我没有完成我的心得,李老师用了一种特殊的方式让我的声音在法会上发出来,不管我自己想不想听,我没有念文章,其他弟子还是听到了我的声音,并且用这种方式,让我找到了埋藏在我内心深深的执著,这种执著让我不能完成我的心得,我总是担心:别人会怎么看你?现在我谈谈我的一些经历。

一天晚上,我下了公共汽车,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离家只剩一个路口的时候,一个男人袭击了我,我当时还是一个在校的学生,背个书包,我记得我想用我的书包去阻挡他。但在整个过程当中,我并没有觉得我的身体受到任何袭击,我只是觉得被推的转了一圈,我还瞥见他手里有一个金属物体,但没有看到也没有感觉到他用。整个袭击过程非常的快,我最后摔到了地上,但摔倒的过程特别的慢,好象慢动作一样,好象永远也触不到地上似的。那一刻,没有车没有行人经过。我当时一直在想:为什么他如此地恨我?这个问题在我脑海中非常强烈,以至我自己都非常的奇怪为什么这个问题是我当时脑中唯一的想法。那时我还不很了解业力。说起来很奇怪,当时我只觉得他对我的仇恨是一种有生命的东西,表现得如此强烈,用眼睛是看不到的,但它是存在的,已经是一种物质,就象一堵厚墙一样坚固,我甚至可以触摸到它。当袭击结束后我跑回了家,从那以后我彻底地变了。在我的心里有一扇门打开了,为我打开了我很少听到也从看不到的世界。那段经历让我明白在这个我看得到的世界以外还有东西。当李老师谈到思想也是物质存在的,我知道他讲的是真理,当时我并不完全理解其可能性,但读了《转法轮》以后我清楚的理解了这个概念。

还有其他一些事我当时并不完全明白,但随着不断地阅读《转法轮》,我也越明白是怎么回事。经常性的,我有工作但我并不喜欢,所以压力也很大,我是非常想辞职,但我又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又能去哪里。有一天,一位很久以前的一位大学朋友给我打电话,她给我介绍了一份新的工作,奇怪的是当我们谈话时我可以感觉到她强烈的暗示,希望我能接受工作,我当时没有答应她。但第二天她又打电话来询问我,我听到我自己说:“好吧。”但从我的身体里(大约在小腹部位)我听到一个声音在喊:“不!”这是我从未经历的奇怪事,我迅速地看了看周围有没有其他人也听到了,还好,周围没人。当一部份的我正在努力的想尝试知道声音是从哪里来的,而另一部份的我接受了工作,但在后一年的时间里我都在后悔我的这个决定。

由于我并不满意我的新工作,我开始在网络上寻找新的工作机会。我浏览了有关“人文和精神学”的学习计划,当晚在阅读这项学习计划的具体内容时,我又一次感觉到有什么在我的体内(还是在小腹)提升向着计算机屏幕,又一次听到了在我体内的声音,这一次这个声音说:“是!” 我又一次被这个经历惊呆了。这两次的经历让我明白了李老师讲的元神移位的现象。我的亲身经历说明李老师讲的都是真理。

在我得法以前对于疾病,受伤的人(如看到鲜血)等都会让我的胃非常难受,甚至有时会不停地喘气并昏倒过去。关于这种情况,我有一段奇妙的经历。我有一次和我的一位并不很熟悉的同事聊天,她谈到她刚被诊断得了一种非常可怕的疾病,现在开始治疗。我很为她难过,但她所谈论的东西也开始使我的胃非常的难受,我担心如果她再继续说下去我又会昏倒在地上。她还是在说她的病,我试图告诉自己什么也没有发生,然后赶快喝了点水,希望水能让我好过一点。我真的不想晕倒,因为我想那多么可怕而且她已经说了那么多,她也并不希望我晕倒。可是我知道我坚持不了多久了,我觉得太恐怖了,我拼命地控制在我体内的这种恐怖感觉,但还是很快的就失去了控制,我一下子失去了知觉并从我的身体里出来了。我站在我自己的旁边,看着我自己在聆听同事一直在谈论的病。当我离开身体的那一瞬间非常快,我并没有恐惧的感觉,我的身体也没有昏倒,我好象一下子解脱了不再象刚才那样。我所有的感觉就是感谢离开了身体。我甚至没有去想离开身体后是什么留在世上,我也没有去想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因为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当我的同事讲述完她的故事,这回该轮到我了,我就和离开身体一样又非常快而又非常容易的回到了身体里。所以当我读《转法轮》里面谈到的元神在人体内,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这是真的,我知道我站在了我身体的一旁,但那不是我,那只是一个壳。

最后我想谈论的经历是有关思想的。几年前的一段经历让我知道有时思想是不属于我的。这些在李老师的书中已经解释的非常全面了。有一年夏天我的压力特别的大:来自经济上、婚姻、工作以及学校的压力。我住在市内,所以经常要乘坐地铁从家到工作地点。有一天我下了地铁象往常一样的往家走,当我通过出站口的十字转门时,我突然有了种思想,这种思想让我有些急躁和愤怒,我感到非常地不愉快,随着离家越近这种感觉越强烈,等到了家我是一点也不开心了。第二天让我惊讶的是当我通过同样的十字转门时,同样的思想进入到了我的脑海,我意识到其实在这之前这个思想就在那个特殊点存在,当我回家时这个思想模型就找到了我,而且当我离家越近越强烈,我知道这些念头不属于我,他们虽然包含着我生活的内容,但却不是从我这里产生的。事实上它们好象在我回家的路上的一个特定地点在等着我,我当时并不十分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直到后来我读了《转法轮》。

我向大家讲述这些经历是因为当我读了《转法轮》里的《论语》,我知道很多人他们不愿接受他们眼睛看不到的事物。而我已经发现这些事是确实存在的。《转法轮》给了我一个实实在在的解释,关于它们如何存在以及存在的原因。我只把这些告诉了几个人,因为我怕没人能理解,更确切地说,是我害怕别人如何想我的执著障碍着。我知道在我所能看到和理解的之外,还有好多好多,我所经历的只是一点点而已。想让我反过来不相信这些是不可能了。

谢谢大家。

(2001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