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粒子:让我们神的一面放射光芒!


【明慧网2001年6月30日】您好,李老师和诸位同修们。我叫毛森,是五年前在北京得法的。

我刚开始修炼大法时,完全是个人修炼。我学法,炼功,并努力以一个大法修炼者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然而,从镇压法轮功开始以来,很多事情都改变了,我们大法弟子也有了新的任务和责任。我们必须要护卫这个给予我们这么多的大法。我们怎么在做到这的同时达到一个炼功人的标准呢?我们应该怎么护卫大法呢?我们都在凭着自己的悟来回答这些问题。渐渐地,我们开始明白我们需要做的是什么,我也发现我被摆在以前从未有过的位置上。我需要做我以前没有经验做的事情。我有越来越多的大法工作要做,我甚至都觉得没法对付。有这么多的事,这么多不同的情况,我觉得心身俱疲,觉得我都不能好好想,身体也越来越累。这时,我明白了我需要增大自己的容器大小,也就是说,我需要超越自己,超越那个感觉被束缚的层次。是我的人的一面在限制我,告诉我我睡得不够,太难做了,或者我不可能做得完。当我平静下来,舍弃这些人的观念,我发现这些也并不是那么难做。只要我用在修炼大法中积累的智慧,没有什么不能做的事,我也感觉我能做越来越多的工作。我可以想更多的问题,而我的头脑十分清醒。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时候都那么容易,也有无数的执著心冒出来,但这就是修炼。我知道我需要不停的增大我的容器,不停去掉执著心,我才能做更多更好的大法工作。虽然有时候觉得很紧张,痛苦,回头看看却没有什么,只是我的执著心在作怪。

最近,我也越来越意识到要用理智和善心对人,不只是向常人介绍大法时,还有和其他炼功人合作时。以前,当我协调一个弘法活动时,我常常以为大家都理解我为什么能这么做。我就认为大家应该帮我,而没有多想什么。然而,由于我没有清晰地理智地和大家说明我为什么这么悟的,我为什么觉得这项活动重要,一些学员不太愿意帮我。在“清醒”中,老师说: “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别人心里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从,那么看不见时还会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其实,是我自己没有负起责任。责任不只是愿意做事做到底,而是正确地使用在大法中得到的理智和智慧。我认识到的真正负责任是帮助每一个人在正法中做好他们应做的部分。不只是个人要做一点事的愿望,而是帮助创造一个大家都能共同进步,共同贡献的环境。

有时候我在一个人作大法的工作的时候,也觉得有些失望,因为没有人帮我。有可能这就是我需要做的,我需要放下所有的执著来做这件事。也有可能我没有完全向别人解释我对这件事的理解,没有创造一个让大家都能讨论,进步的环境,而只是希望别人帮助。别人可能没有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我没有好好解释。在这种情况,就是我造成的问题。

每个修炼人在大法中悟得都不一样,深浅也不同。我发现在正法中修炼不只是多做一些事情,而是真正的从大法的角度,理性上认识为什么需要这么做。这就引发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做大法的事,但却不明白为什么要做。如果一个学员只告诉另一个学员要做什么,而这第二个学员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结果就可能不太好,而且这个学员的认识也没有得到提高。组织这件事的学员应该负起责任,解释给大家为什么他们悟到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帮忙的学员也应该把它看成是自己的修炼,意识到它的重要性。《转法轮》中说: “其实我们不管是谁什么样,只有一个法,只有遵照这个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标准。”我理解这句话包含着这个意思,不管谁告诉我们要做什么,我们都需要从大法的角度理解它、做好它。在《警言》中,老师说: “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

我们都看到正法每天都有不断的变化。我想大法弟子不应该只是消极地等待着圆满,而应真正地主动地走出来,老师在带我们成为真的神啊!如果我们要真的成为最伟大的觉者,我们不应该能够解决自己的问题,并能保护宇宙中一切好的东西吗?老师说了法身会一直保护我们,直至我们可以自己保护自己……在最近加拿大法会上,老师教我们要清除自己不好的观念和业力,以及三界内一切邪恶。这不是正在向能保护自己的觉者迈出的一大步吗?老师已经为我们消去了很多业,并给予我们能向高层次修炼所需要的一切,现在我理解是需要我们学习怎么运用我们修到的,来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的时候了。如同一个儿童的成长,起初时父母提供,满足他们所有的需要,总是在照顾他看护他。然后他会去上学,遇到很多问题,然而到了晚上他们总能回到父母的保护伞下。到了一定年龄,这个孩子就需要自己照顾自己了,而父母只是在远远的看着,有时鼓励性的说几句话,直到孩子能够完全成熟,能用自己的知识和经验照顾好自己,成为社会负责任的一员。

当一个人圆满后,他还会一有问题就求老师帮助吗?在我看来,老师不但是在教我们怎么自己照顾自己,更是教我们怎么保护好这个宇宙。而且,当我们圆满后,我们不只是一般的神,我们是修炼宇宙大法而成的神。

在《转法轮》中老师说:“过去老太太是裹小脚的,两米多高的墙,跑过去一翻就过去了。家里人一看她疯了,老往外跑,就给锁在屋里。等家人走以后,一指那个锁头就开了,出去了。那就用铁链子锁上吧,等家人走了以后,一抖搂铁链子就开了。管也管不住她”在明慧网上,我们看到很多大法弟子在被邪恶迫害时可以翻墙,开手铐,开监狱门和别的锁等等,突破那些邪恶妄想阻止我们修炼者参加正法而制造的障碍。本着对法的清醒理解,这些修炼者轻易地就获得了自由,人根本就不可能控制他们。在中国以外,虽然我们不需要翻墙或者开锁,邪恶一样为我们设置了很多障碍。而很多时候,我们可能看不出来这些障碍是邪恶势力造成的。邪恶会发现我们的执著,因而制造这些障碍来钻我们的空子。因为我们有执著,不能看到是邪恶在阻止我们正法,我们可能使用人的观念来认识这个问题,而被我们的执著限制住自己。当我们能认清是邪恶利用自己的执著时,我们常可以轻易的打开这个锁,使它不能限制我们。

例如有一次,我们将要开始集体炼功,却发现要下雨了,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好,如果下雨,即使我们出去炼功,也不会有人去看,我们也没有办法弘法。”然后我又想:“这是邪恶想要阻止我们炼功和弘法。他们知道下雨以后有些学员就不想出来炼功了,同时下雨时常人也不会到公园来,这样他们就没法看到我们的正的修炼方法。”我更加清醒地认识到这个问题,考虑解决的方法。“老师不是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吗?我们都是有功能的吗?”这么想以后,我知道我需要用我的功能去阻止这场要阻碍我们活动的雨。不一会,雨就停了,阳光明媚,我们也有一个很好的洪法和炼功的下午。

通过这件事,我更加清醒地意识到我们周围发生的一切,都和我们在正法中的修炼有关。即使是像下雨这样的所谓自然现象。在《道法》中,老师说: “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所以,你们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如果宇宙的法都在被正过来,地球上的法不也是吗?在这个正法过程中,不是没有什么偶然的吗?不都是和正法有联系的吗?即使是一些看来不受我们控制的东西,它不是也在正法之中,因此受我们控制吗?如果我们能认识到每件事情背后的真正因素,我们不就能知道是什么部分偏离了法吗?一旦我们认清了情况,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不是应该去掉消极悲观的态度,把事情正过来,更推动正法前进一步吗?

这也使我想到我们怎样用正念去对待邪恶。如果每次我们遇到一个困难的情况,我们只是在那儿待着说:“我就要发正念去解决这个问题。”那我们并不是真正的在这个问题上提高了,我们也没有阻止邪恶利用我们的不足,我们只想从外部解决这个问题,而没有对情况好好理解。而从另一个角度,如果我们遇到困难,只是检讨自己,消极忍耐,忘记了邪恶干扰的因素,没有主动去清除它们,我们就没有做到一个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应该做到的。老师教我们要除恶,也告诉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如果我们对法有深刻的理解,可以看清楚邪恶为什么邪恶,大法为什么好,当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怎么样对待邪恶,我们就不但是正的,而且是在这个伟大的大法中觉悟的神。

在发正念、用功能的过程中,我觉得考验不是甚么时候和怎么用,而是一个基本的问题;“它会管用吗?我真有功能吗?” 我觉得这是一个对大法信不信的根本问题。我们都知道大法好,希望大家都看到真相,但我们真的能走出人的思想,把自己当作神吗?我们能不能认识到,我们是舍弃了一切到这个堕落的地方助师正法的大法粒子,我们应该用这个宇宙大法充满自己呢?我们和这宇宙间的一切生命都不同,因为我们和大法有紧密的联系。既然我们都是和法相连的,我们就拥有大法允许我们使用的一切。换句话说,我们是和从宇宙中从更高到更低层次的一切相连的。如果宇宙大法中的一粒子用真念念动“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的正法口诀,不仅一切所需的功能会自动去实现这件事情,还有护法神和更高的神也会前来帮助。可是如果我们自己心存怀疑,不就等于在说‘我不相信我是大法粒子’吗?如果你都不把自己当作一个大法粒子,谁还会呢?如果你的心不纯正,甚么都不算。老师给了我们一切宇宙生命中最伟大的机会,但如果我们没有抓紧这个机会,负起这个责任,那我说我们就不配被称作大法粒子。如果我心能够产生这个转变,我能够超越人的思想,真正负担起这个宇宙间最光辉的责任,那我的生命不就真的有价值,配得上一个大法粒子的称号吗?

《转法轮》中说, “根基非常好往往是带有使命来的,是从高层次上来的。” 在最近加拿大法会上讲法,老师说:“那么作为大法弟子,赋予了你们伟大的历史的使命”《转法轮》中还说, “因为她吃苦吃得太厉害,来得也太猛,她会把欠下的不好的东西很快地还掉了。最多超不过三年,一般一、两年就过去了,那苦吃得是相当大的。过去之后马上明白过来了,因为她这就算已经修炼完了,所以马上就开了功了,各种神通都会出来。” 我理解这段和我们现在的情况也有关系。在过去这两年中,大家都吃了很多苦,而在最近加拿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老师说,“ 大周天连通是这一层次的表现,但是学员早已走过这一层,只是被锁着而已。在以后的修炼中,我们的学员将陆陆续续地出现各种状态” 这不就是让我们打开这些锁,让我们的神通显现的时候吗?老师已经谈到了使用每个人都有的功能。老师在明慧网上的照片也教给我们用功能的手印,并教给我们两句正法口诀。现在就等我们用正念打破常人的思想,让我们神的一面放射光芒。

我从心底感谢您,李老师,也感谢你们,大法粒子们。

(2001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