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失


【明慧网2001年6月5日】还是每日忙碌着,忙碌得甚至很少有时间去反省一下这段自己刚走过的路。但总归有机会的,创造机会的是自己越来越重的疲劳。

是的,自己的确想圆满,想得到好的归宿。修炼人想圆满这不算执著,但不要形成执著。但能不能圆满是自己说了算的。师尊安排的我们的修炼之路自己能否走到头,也就是说想不想走,再确切说信与不信,坚不坚定,关键的这些是自己的事。

我们的失去的过程,包括失去本身其实就是我们修炼的过程。也是我们走向圆满的即近之路。过程充满着痛苦、无望、彷徨、迷茫、幽怨、留恋……,每一步走得都不容易,但这是既定之路。这些就像是路上的石子,不踏上去,我们也不会到达目的地。

我们的得,就是得到自己真正的解脱,大自在。但我个人体会这种解脱、大自在,绝对是神圣的,是无私的,是舍尽一切之后的必然,而不是有为可求能得到的;这种解脱是无比高尚的,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慈悲众生,是与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的完全同化,是自然而然,而不带丝毫牵强生硬。

我们为什么能不受所谓“万有引力”的制约是因为我们的内在与地球有关的环境中的粒子断绝了关系。是我们在修炼造成的,而不是求得的,是无求而得。师尊保留我们人的一面是为了将来能跟我们先天最高处连接而为。就是这样的。所以在未达到先天最高处之前(既整体修炼未结束之前,法正人间之前),我们想得的(留恋的、自以为好的)或自以为已经得到的某些东西,反过来却恰恰是我们往上突破、连通的阻碍。

话虽如此,但这就是修炼:在执著中破着执著,在困苦中再尝困苦,但““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 关键在于我们能否真正认识、真正做到真正彻底放弃。留恋于自己先天之下哪一层都是危险的,修炼的路是由不得你回顾的,只能往前。回顾是留给将来的你的,但那时你已是伟大、庄严的大觉者了。

未来的伟大是基于我们现在的平凡;未来的美好是基于现在的困苦;未来的壮观基于现在的平淡,所以未来的圆满要基于我们现在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就是这么严肃,就是这么严格。因为这些将为将来各界众生所参照,不能不严格。

我们在逆境中,弟子之间懂得互相关照、相互协调、无私无我,但在顺境中有时却反而不能做好,受到魔的干扰和利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而自私、自我膨胀、自我保护的念都不是正念,动念时,其实已经在难(过关)中了,其实就像师尊在《转法轮》第六讲“心一定要正”中讲那个炼功人找人算卦一样,是人为的在增加难。

刚刚看了《山山看到的另外空间七》,邪恶的破坏已经是无孔不入、登峰造极,这就促使我们要更加团结一致、万众一心,绝不给邪恶一丝可趁之机,一丝喘息之机,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正法。正法修炼根本不存在个人修炼和个人圆满问题,一切都是绝对无私的,高尚的,一切的一切完全同化于大法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真正得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无脉无穴,无懈可击。这也许就是师尊一等再等的原因吧!在这过程中,我们失去的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修炼的小框框,失去的是我们千百年沉积来的人的理、人的观念、人的一切东西。得到的却是大法圆融之下的真正的本性对法的理性的认识。这就是正念。所以不管现在我们周围的情况如何复杂,如何紧张(所谓的不安全),我们都应把握好自己,持久正念,这点虽然很难达到,但越难才越显出我们的伟大与慈悲。做到了是真正的伟大,放弃时的那种剜心透骨的感觉在未来成就的是来之不易的威德。

我们是被救度者,我们现在之所以被师尊称之为伟大,是因为我们真正能跟上正法进程,真正能坚定在法上,体现出的是大法的伟大,个人的伟大随之自然。这不是求能得的,也不是刻意留的住的。伟大的永远是大法与大法成就的真正伟大的生命,而伟大在人间的体现却恰恰是平凡、谦虚、无为、慈悲、善良、宽容……,当然,这些在现阶段唯有溶于大法才是真正的伟大。

师尊现在让我们单手立掌,默念师尊常用的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铲除三界内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再读《洪吟》中的〈大觉〉:“历尽万般苦,两脚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横空立巨佛。”时,不禁感到师尊对我们的期望与无量慈悲,随之升起的是我们殊胜、庄严、无坚不摧、无往不胜的金刚不动的决心!是的,我们被师尊称为伟大,我们就一定要,也一定能达到!

让我们“荡尽妄念”;“荡尽一切污垢与愚见”,紧随师尊发出最强大、最纯正的正念,铲除三界内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共迎“天清体透乾坤正”的朗朗新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