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法弟子征签感悟


【明慧网2001年6月30日】是德国市民需要征签

那天在纽伦堡圣诞市场征签已经五点多了,真有点想走了,因为人们近处路过都听见我的开场白了,那么多人路过都不签,我想是不是天黑了,不会有人签了,我可以走了,可就在这时一个人从远处跑来要签字,说:"我签,我一定签。"给他报纸他也很郑重地说:"我回去一定看。"我还强调一遍,"你可是为支持法轮功而签字啊"。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说:“我签!我知道!我都知道。”我马上知道这是师父在用常人的嘴点我,还会再有人来签的,别错过有缘人,再等等。

这两个月好几次都是这样,几乎每当想要回家时就有人又来签字,这好象真是师父在借常人点化自己,再等等,再等等,每当这样顺其自然地等下去,经常是忘记了时间,忘了疲劳,忘了吃饭,心里总是再想:师父还在等,能救一个是一个。每当要回家时就突然来很多人,而且在我解释真象后他们拒绝的很少。真有一次是不知不觉到了20点,不知不觉签了65页。那感觉就是师父让我等等,再等等,那天真是拒绝的人很少,听着我不停地征签呼唤,匆忙走过去10米远的人还有掉转头回来的。我如果不走出来,师父法身怎么能带着有缘人来敲我家门。师父要度的人,师父不可能在人间一个一个亲自敲门去度,就是通过我们这些粒子发挥这个作用。

我感到,修炼状态真的是一步一步进入了第八章《转法轮》开示的状态:“……传完后师父又告诉他:你有许多执著心要去,你出去云游吧。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种利益的诱惑下不动心,……"

其实四周前我一直在公园里坚持做完四套动功,在第五套音乐伴随下征签一小时,做而无求。音乐一完就回家,网上洪法说明真象一点也不耽误。我坚持这样做是因为从“理性”那篇经文开始,师父已经称我们学员是“救度世人”了。尤其是师父那气势磅礴的旧金山讲法,四次提到我们走出去说明真象是“度人”“挽救人”甚至把如果我们不去扭转不知真相人的思想的严重性都告诉了我们,师父说:“如果那个人的思想不扭转过来,大家想一想,那就完了”度人救人意义师父反复强调。

师父还说:“作为一个学员,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想从慈悲这个角度出发也应该做这样的事情。把真相讲给人,告诉他,也是在挽救人。”

我不知别人读这些话是怎样的感受,我是真的觉得走出去,管他签不签,只要不影响学法,有时间就出去签一小时。这样决定后,我发现自己的学法炼功和利用网络洪法什么也不耽误,我对自己说不要赶一个什么活动,不要为了什么目的,就是只要我们走出去,师父法身就会把有缘人领来的。我自己在这个空间能做什么,全是师父在做。所以我出去征签只是做而无求,我不观望任何人。

我们面对面的向世人说明真象做得还很不够,没有普及开,没有遍地开花,很多城市没有大法学员。那么这个时候出现国际性征签活动,肯定不是偶然的,也许是师父看我们智慧老是没往这方面想,所以就点化大法弟子发起的吧。试想,再也没有别的活动能这么广泛这么深入的调动每个学员去发挥粒子的作用了。而且不用申请审批,不用多人聚集。任何借口自己也找不到,只要有向世人说明真象的心,只要有扭转世人原来看法的心,只要有挽救仍在迷中的世人的心,任何人拿一张纸都可以在街上征签,再找借口也没有了。是非常适合我们地区的实际情况。现在回想起来,除了征签,我觉得还没有任何一个活动,能使人单个地、不受时间地点制约地向德国人说明真象了。所以征签不是偶然的现象,是天象。


德国市民非常容易接受真象

走出去后,我发现扭转德国市民的错误想法非常容易,只要一讲真象他们马上就理解,真是感觉到出来的太晚了,发现征签重要性太晚了。德国人很多人签字时听到警察打死了那么多人睁大了眼睛,停下了笔。当他们一听说党员是50个Millionen,法轮功是100个Millionen时,马上就知道禁止法轮功原因。当一听说不敛财不挣钱怎么能是X教呢,他们马上就明白是中国的独裁者在罪恶地迫害善良的中国人民。大多数一解释他们就知道是中国的邪恶势力的造谣,德国媒体照抄照搬中国媒体的内容而已。我好高兴,德国市民真明白。

媒体对德国市民影响毕竟是16个月了,但一经解释还是很理解大法的纯正。


每一个签字有新的意义

别人不管说什么我也要不观望别人地签下去,因为12月9日师父在五大湖讲法又坚定了我这样永远做下去是没错的,师父说:“我们在向世人讲清真象的这个问题上,大家做得很好,同时我告诉大家,这件事情也是伟大的、慈悲的。看上去我们把一个传单给了一个常人,看上去我们把一个真象讲给了常人,我告诉大家,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进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象,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那么我们在讲清真象的时候,清除了一些人对大法邪恶的念头,最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吗?因为在大家讲清真象过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们的罪,同时还度了他。这不是说明你们做了更慈悲的事吗?做了更大的好事了吗?”“讲清真象中不应该是这样吗?你们就是在这样做着,这是一个大法修炼者的慈悲,而不是常人的任何活动。”

我真的感到,征签这种形式向世人说明真象太实用和有实效了。

征签的新意义还在于一点,师父12月9日也讲明了:“当然了我现在做的这件事情,如果有新学员得法,那他很可能就是下一批得法的骨干、精英。可能有的学员也感觉到了,有的人得了法之后他回家去炼了,不来了,好象没有音信了。也许象种子一样埋下去了,也许有其它原因,两方面都有。所以大家做的事情是伟大的,是了不起的。人类的情况很复杂,不是简简单单地从表面上去看这个人。”

所以,签字者与大法千丝万缕的联系是过去和将来,我们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我们只管去做,不要去多想,什麽事儿想多了就是执著。结果真的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的,全是师父在另外空间做。有一个学员说的好,修炼一点儿也不难,就是按照师父讲的去做就完了。<<转法轮>>最后一页也讲得非常清楚:"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

走出去之前真的要放下很多面子和常人心的,否则自己总是给能自己找很多借口,如果我不学法,我现在还能找到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不出去,最好的借口就是我在网上查e-mail发e-mail,每天都在说明真象啊……而现在对征签的意义和实效通过这两个月全变了。只感到发现它的实效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