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法轮大法日”天安门广场护法记


【明慧网2001年6月4日】5月13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和群众都在以不同的形式庆祝这个伟大的节日。这一天,在中国的北京车站、各街道路口布满了大量的警察和便衣,天安门广场及四周警察、警车、武警、便衣、特务更是随处可见,广场上阴森恐怖。即使这样,仍有约上千名大法弟子以各种不同的和平方式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明真相。

5月13日这天广场上空不断传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洪亮声音。大法弟子穿梭于游动的人群中间,使那些便衣、特务无法判断抓人。更震撼人心的是在天安门广场频频出现的“ “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真善忍”等横幅。这也是邪恶最怕见的,被抓的大多都是高举横幅的大法弟子。

我是下午3时被抓的,凡是没有姓名、地址的大法弟子都被集中到天安门派出所。警察一打开铁栏门,我们受到里面同修热烈的鼓掌欢迎,我看到很多人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有的被撕扯得不成样子了,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弟子下巴处被警察打得4毫米深一寸多长的口子,流了很多血。同修们个个坚贞不屈,齐声背诵师父的经文,一有新抓进来是学员被打,大家就齐呼:“窒息邪恶”、“打人犯法”。

到下午六时,除去被查出地址和被地方认出领走的,还有近五十人。他们把男女分开,准备将我们装上两辆客车拉走。我们抱成一团连成一体,不走不动。警察们挥起警棍大打出手,四五个警察打一个,用脚踩着一个二十来岁同修的头,另四个用警棍用脚打他、踢他的腰、背、腿,凶残地乱拉乱打。折腾了近半个小时,才逼着上完车,把女同修拉上一个大客车,把我们13个男的拉到一个中巴警车上。从天安门一开车我们就打开车窗向两旁的群众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直到门头沟区公安分局喊了一路。我们想让更多的人清醒,让更多的世人明白呀!

到了北京门头沟分局,又把我们分到各派出所进行刑讯姓名地址。我和一个20来岁的同修被分到军庄派出所,有一个叫陈国威的警察〔警号045261〕和另两个警察上来就对我们说:“大法的事你也别讲,我也不信,也不爱听,今晚的任务就是叫你们说出来京干什么?叫什么名字?哪的人?快讲出来大家都舒服省事,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坚决不说姓名、地址,只讲来正法,名叫大法弟子,我们心平气和地讲宇宙的法理。早已听得不耐烦的陈国威冷不防打了我两个耳光,接着拳击我的头和胸,当时为之一震,但并不觉得怎么痛。我们仍然不说,他就出去拿来电棍,突然对我们暴露的各个部位不时的电击。把另一名同修电得四肢抽搐不止。他是个很文静的大学生,倒在地板上一个劲地喘着气。我们不配合邪恶,不讲姓名、地址,宁吃苦头,坚贞不屈。他们始终不能如愿,又把我们拉回分局送进门头沟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们想:我们不是犯人,我们没有错,我们是正法修炼,我们无罪。我们不执行他们的监规,不吃不喝抵制他们的邪恶镇压,要求无罪释放。这里的管教有的气急败坏邪恶的唆使犯人打我们,给我们带头罩,上手铐、脚镣。从各个监号里不时地传出大法弟子被打的声音。三天后开始绝食,不配合他们就打,直到把我打昏过去。他们让医生一量,心跳很快,血压也很高,由于绝食身体很虚弱,几乎天天晕板,他们怕我出事就把我放了。

在门头沟分局和看守所里,警察和犯人们看到了大法弟子们,坚修大法,宁死不屈;坚信大法,矢志不渝。他们也非常佩服。我们知道,是师父给了我们永生,给了这个宇宙不灭的希望,使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不断精进,让一切生命都能看到这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再现人间,荡尽世间邪恶,法正人间。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这伟大的正法时刻,你若不能证实大法,实在枉生东土,背负了当初的誓约,你将永远深深痛悔而无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