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以小善而失大节 ── 致狱中妻子的信

【明慧网2001年6月6日】妻:

你好!自从探视你回来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你跟我说了很多,我有许多话想说给你,可是拙口笨舌,插不上话,表达不充份,现在写出来留给你出来后阅看。

法轮功被迫害前,你学法、炼功、参加小组学习,都是在我的身边度过的,我十分了解你的一步步路程,你淡泊了名利,融洽了同志关系,修好了婆媳矛盾,了解你的人不得不对你敬佩,还有更重要的是我们夫妻更恩爱了,成为朋友眼中的模范夫妻。同时你的身体变好了,有了充沛的精力、体力,三年没有吃药,我知道你不是有病不吃药,而是没有病不用吃药,单医药费每年我们家就节省了上千元开支。还有,你是个教师,法轮功的法理拓开了你的视野,使你在学术上、在教学上对人类的学问能融会贯通,你是用俯视的角度来学习一切知识的,一目了然。还有更多,总之,你受益了,这是法轮功给你的,是大法给你的。

还有很多,你不能不承认你几年的修炼历程没有错。

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开始迫害诽谤大法后,我看到了,就象一块巨石压在你的心头,你表情凝重了,很少见到了笑容,我知道你的心在流血,你逐渐地从沉重中走出来,开始向身边的人澄清真象,从你的身体、到你的思想,从法轮功是什么、到为什么遭到迫害,一遍遍地向家人、朋友、同事、学生阐述,不厌其烦。这时我又看到了你的笑容,因为有人明白了,因为有人开始同情法轮功,因为有人接受了你的讲清真象,你看到了希望,你知道他们有救了。

后来,随着邪恶镇压的升级,法轮功学员上访、发传单的现象也多了起来,不断有人被抓、被打死的消息传出,但这些并没有吓倒你,反而象一块金子一样,越擦越亮。你走过来了,你毕竟突破压力做到了,所以我觉得你很了不起,对你的佩服升华成了敬仰!

突然一天,你被抓了,家被抄了,我们的家仿佛一下子跌到了万丈深渊,孩子没有了妈妈、丈夫失去了妻子,母亲看不到女儿,学生没有了老师。你走时给我留下的唯一一句话是“照顾好孩子”,说的是那样平静。你先是被关在看守所,几个月的关押监禁没能改变你,我多方奔波,都说你没写保证,不可能放出来。忽然有一天,你被判了劳教,送到了教养院,又过了几天,听说你转化了,可以探视了,我当时真的怀疑我的耳朵,我急急地去看你,发现你确实变了,变得好像很轻松,不知是长时间没有见面还是你转化的原因,我觉得你陌生了。你给我详细地讲了你的转化过程,思想变化,我不能都听懂,你强调说这里宽松,从来没有挨过打,和外面传说的完全不一样,是不是这些使你否定了你以前的一切?

我再一遍遍地回忆你的修炼道路,我觉得你以前没有错呀!

的确,你炼法轮功,当权的坏人不让炼后,单位领导有压力,受到了批评,单位评先进受到了影响,但这是你的错吗?

的确,镇压法轮功后,你家人、朋友常常苦口婆心劝你,多少次谈话是在泪水中进行的,你不愿放弃修炼,你这是自私吗?是你伤害了他们吗?

你们上访、发传单,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动用国家机器镇压,花费了大量经费、人力、物力,影响了社会稳定,难道这也是你们造成的吗?

做为一个了解你的人,我认为不是,都不是你们的错。就象岳飞被抓、被害,一家300多口都受牵连,这不是岳飞的错,道理是一样的。只是历史看起来更清楚,现实更迷乱。

回想起我们相识以来的生活,我始终是尊重你的,我们都是很理智的人,也是很重感情的人,我从未要求你改变你的思想顺应我。在法轮功遭受镇压后,我们的家庭、工作受到了伤害,我也没有要求你改变你的思想,不象有些家庭闹得鸡飞蛋打、分居反目,我认为对你最大的爱就是“尊重你的选择”,哪怕物质上受到再大的损失,哪怕我们只剩下一包方便面,哪怕你错了,我也会陪你走下去。有朋友说我们生活在精神世界里,但我觉得很充实,没有精神的物质世界只能是行尸走肉。

你还记得吗?我帮你买录音机炼功,买录像机放录像,把家里变成了学法小组;到省委上访,我也支持你;后来,印传单、资料,我帮你折叠,陪你派发,你挂横幅,我为你放风,这些难道仅仅是因为我爱你吗?因为你做的是最对的事,最正的事,所以明白的人会支持你。你顾虑有那么多人反对你洪法,其实没有必要,人做事不一定都要别人明白,你觉得对坚持做就行了,以后人们会明白的,

在你洪法、讲清真象、派发传单的过程中,的确你有许多执著,有过怕心,也怕被抓,也怕被打,也有过冲动,可是这些并不影响整体,我觉得总体方向你没有错,你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别人在做事,是真真正正在为别人(自私的人这时都跑光了)。你不能因为细枝末节上的不完美而否定全局,而这些执著你慢慢会改好的。

现在你转化了,我不理解,但我不会强迫你,就象不会如同江泽民集团把你抓起来转化一样。

但我总觉得,你否定了以前,你否定了法轮功的一切,是完全错误的。

你转化后,“人权恶棍”江泽民高兴了、单位高兴了,你年迈的母亲高兴了,因为你能放出来、自由了,可是他们也摇头遗憾,因为你转化了,你妥协了,你失败了。

你静下心想一想,你认为正确的事,你做了,别人用棍棒威胁你,你还坚持做,别人用工作、金钱要胁你,你还坚持做,你了不起,可是如果换成甜言蜜语来哄骗你,你就不坚持了,这对吗?如果秦桧不用迫害来对待岳飞而改以高官厚禄,岳飞就能不抗金了吗?

我不会说更复杂的道理,也不是要改变你,只是想把话说给你,我也希望你早日回到身边,但我不想用“转化”这样的事来交换,毕竟我是一个关心你的人,是一个不单单从物质上关心你,而是真正了解你,为你操心的人。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勿以小善而失大节。

出来后,再详谈。我还是盼你早日出狱。

夫:XX
2001年6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