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香港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监狱的见闻实录(简缩本)


【明慧网2001年6月9日】2001年4月29日晚10点半,我由于修炼法轮功向世人讲清真相被押解进入罗湖看守所,在那里关了一个月,受到种种非人折磨。在被押入牢仓时,仓头和另外几个人仔细地搜查了我全身,看是否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在狠狠地打了我一通之后,我带来的500元代金卡被他们“代为保管 ”,其实就是被他们强抢去了,供老大(仓头)及四、五个帮仓(帮凶)挥霍。我被他们安排到靠近厕所的地方打地铺,一张暗绿色的被子铺在地上,脏乱的棉絮发出一股霉烂的臭味,裹着汗臭和厕所的臭味一阵一阵地朝鼻子呛来。

每天最要命的就是干活。我们做圣诞树的叶子,是出口欧美的产品,要求高。新手就很惨,要从头学起,稍有质量问题一定挨骂或挨打。我在那两三天之内每做一枝花都心惊肉跳。在高压下大家都在拼命地做。手指起泡,皮掉了露出新肉,一做就钻心地痛,也要不停地做。数量完不成不能睡觉。交货更是令人胆战心惊。一个不合格就有挨打五下。有个外号叫“小蚂蚱”的,做了五个不合格。他的脸被狠狠地掴了25下。由于没说谢谢,又被狠狠地多掴了两下。据一个叫“黑社会”的小伙子说,有一次“小蚂蚱”等四人因为产品问题被罚蹲厕所,三天三夜在厕所里吃、睡,蹲得都长疥疮了。

每天的上午9点30分和下午的3点30分吃饭,每人每月交纳伙食费150元。每逢星期三、五下午“加菜有肉吃 ”。我呆的一个月里,每天的菜都是水煮。所谓的加菜有肉,只不过是有一到两片手指甲那么大的肉片;有时甚至没有肉。每天两顿盒饭,长期处在吃不饱又饿不死的状态。

每天晚上睡觉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每个仓只有八块4英尺宽的床板。仓头和四、五个帮仓占了四块,还剩下四块16英尺宽的地方要睡二十几人,根本睡不下。睡前大家必须全都站起来,一个个侧身躺下睡,还得紧紧抱住对方的脚。就这样硬是把二十几人一个一个像砌砖头一样地砌了下去。但晚上千万不能上厕所,只要一下床就再也挤不进去了,所以开始很难睡着。

卫生条件极差,皮肤病非常普遍。仓里的被子、毛毯从来也没洗过。所以每床被子、毯子都十分肮脏,发出浓烈的霉味和汗臭味。这里是虱子的天堂。大家一有空就在衣服、裤子里翻来翻去找虱子。我原以为刚到两天不会有,出于好奇把衣服脱了下来寻找,果然发现一个长着六只脚拖着又黑又大肚子的家伙。这就是虱子,接着又发现好几个,还有一堆堆白色的蛋。虱子在文明社会几乎绝迹。只有在生活水平极差、卫生条件极其恶劣的地方才会有虱子。由此可见中国监狱的条件之恶劣,卫生之差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5月12日接到通知,暂停工作,搞好卫生迎接上级检查。在仓头的指挥下,大家迅速地行动起来。拿来新的毛毯摆样子,叠得四四方方。晚上睡觉的时候放在一边,谁也不准用。二十几个口盅、牙刷、牙膏整整齐齐地排成一排。但这些口盅﹑牙刷是摆景的谁也不能用,牙膏是假的,是用过的牙膏灌上水,就像新的一样。平时三十几人用三、四个口盅,牙刷全放在一起藏起来。由帮仓每天每人挤一小点牙膏。表面上给人感觉干净、整齐的内务,与洞里藏着的那些被子、毯子形成强烈反差。

为了迎接检查,所里又发了一个通知,上面有32个问答题﹐要求大家记熟,要对答如流。可惜未能全部记下,只能摘录我记住的部份。这32个问题除了“你们管教姓什么 ”等三个问题叫如实回答外,其它回答不是夸大就是造假。堂堂国家专政机关,弄虚作假到了令人不齿的地步,在此把他们的假面具逐一撕破。

问:吃得饱不饱?答:饱!
对仓头和部份帮仓来说是饱了,因为他们可以买些罐头、饼干、奶粉、方便面等来补充。其他人的钱都被仓头强抢去了,对大多数人来说,每天两餐质量很差的饭 ,而且很快就饿了。但又饿不死,只能维持基本生命。

问:有没有肉吃?答:有!
所里规定每星期一、三、五下午有一餐加菜。每星期一自己可以买,但钱已被仓头搜去,用你的名义买,但事实上他们吃肉你却没有。星期三、五下午加菜,每次所见的只是手指甲盖那么大小,一至二块肉。有时甚至没有。

问:你们所盖的毯子是自己买的,还是所里发的?答:所里发的。
所里确实有发过被子,但是数量很少。大多数是仓里买的,人多不够用就自己买来补充。包括牙膏、牙刷、毛巾、底裤、卫生纸、肥皂等都是自己买的。

问:管教每月进仓多少次?答:最少十五次。
在我被监禁的一个月里,只看到管教进仓一次而且只停留了二分钟。

问:所长通过什么形式对你们进行教育?答:广播或闭路电视。
我被监禁的一个月里一次也没有。

问:你们进仓时有没有过关?答:没有。
所谓的过关就是指对新进的人犯进行讯问和拷打使其以后能规规矩矩听仓头的话,这已形成不成文的规矩。里面花样繁多,如有菜谱:小笼包(拳头,一笼十个),鸡翼(即胳膊肘),鸡腿(即用脚踢)……每个新人必须过关。过关在中国监狱是很普遍的现象。

问:你刑拘期满后,所里有没有催办?用什么形式?答:有!用书面报告形式。
其实如果管教认为你不老实就慢,有的呆了四至五个月的也不在少数。

问:你们管教姓什么?答:如实回答。
很多人连管教姓什么都不知道,可见管教与犯人的关系,所里怕出洋相特别提醒。

弄虚作假是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和外界的监督,说一套做一套。所里明文规定不准打人,但对仓头和帮仓打人,所里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办法,并交代不要打头,所里的管教打犯人更是平常事。用各种方法折磨你,使你吃不好睡不好,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还要忍受仓头、牢霸的打骂。还有繁重的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

如有检查团来时,有谁胆敢乱说,后果是严重的。在各种严密的防范措施下,外面的人是很难发现真象的。检查团走马观花的走一遍,看到是整洁的房,守规矩的人犯,良好的伙食(检查团来时伙食特别好),一切都有条有理。加上他们的自圆其说,一切都被掩盖得令外人难知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