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婆婆的故事

【明慧网2001年7月10日】我现年51岁,是1996年10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经过学法,修心,炼功,我发生了很大变化。身体得到了净化,精神境界也逐渐在升华。

在我修炼法轮大法后一个多月,就遇到了一个难题,我那90岁瘫痪了一年的婆婆要来北京。在摔腿之前老人一直自己过,生活所需几乎全是我们包下了。以前也曾邀请老人出来,她不愿来。我丈夫也讲,她不出来,我们经济多负担,让其他兄弟家多出力就行了。对于婆婆来北京我心灵深处一直有块阴影笼罩着。炼功前,我曾两次算命都说我婆婆克我,她是天河水命,我是房上土命。正因为这,我宁愿多邮钱给东西,也不希望她来。20多年来我多寄钱邮东西填补丈夫挂念老人的孝顺之心;也凭着这个,婆婆总说我好。没炼功之前,我也感到自己不错,但有时也向丈夫发些牢骚,嫌其哥哥家不管老人。修炼法轮大法后对此我感到很内疚,一个人的心自己最明白,对老人好单凭经济是不够的。

11月底我们把老太太接来了,第三天进行体检,老人心脏衰竭得很厉害,胃癌已有鸡蛋大小,血色素4克,每天只能喝牛奶吃流食。平日我给她送水,送饭,端屎倒尿,剪指甲,洗澡,星期天丈夫孩子们干,我休息。后来老人胖了,精神也好了,有时能自己扶着凳子下床,扒窗上向外看,有时她还和我聊天。在我记忆中她不善言谈,这次不知怎的大脑特清楚,说的话儿也让人爱听。她说:“红妈妈,你敢把我接来龙口街都得这样!”(我孩子叫红儿。她向我伸出大拇指)。还有一次,她和我聊天说:“红妈妈,我也好了,我不能光累你,你还要上班,呆一年我再回去。”我说:“我养着你,回去更麻烦。”“哎呀,我要活到95,96岁怎么办呢?”“那没问题,那是你的福啊!”就这样,我婆婆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了,精神也好。

有一天在客厅老太太给她女儿打电话,说:“我在这儿好啊,你五弟弟,弟媳妇和孩子们对我都好啊,每天喝羊奶,给我做新棉花的被子……”我在里屋听着,眼睛湿润了,其实我干了什么呢?我不就是做了点饭,端屎倒尿吗?当然,退回来讲,我如果不修炼法轮大法,我决不会有这个心态的。就在我婆婆和她女儿通话不久,一天,因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她去世了。老人有5个儿子,一个女儿,我和丈夫商定,办丧事的花费不让其他兄弟姐妹出,全由我们包了。

老人出来不到半年我们全家获益非浅。一是锻炼了我的吃苦精神,提高了心性。二是了却了丈夫的一件心事,看到了他91岁的老母亲在北京养老送终,他内心非常欣慰。三是教育了后代。20多年来孩子只看到我们邮钱捎东西,看到爸爸每年回家看奶奶。这回她们亲眼看到我们侍奉老人,言传身教。

想起我和婆婆相处的日子,发自内心感谢李洪志老师,感谢法轮大法使我以良好的心态做好了这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