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今年12岁,由于怕心,在派出所说过不利于大法的话并在学校(反法轮功运动中)签了名。全部作废。

大法小弟子 邵建铭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1年5月24日晚在家被派出所和街道“610办公室”等十多人,强行把我抓到街道转化。在这里我们拒绝了“610办公室”主任的一切转化安排。又于28日清晨,四个人把我抬上车拉到市法制培训班,并每天有专车拉到劳动教养所强行洗脑。在此期间,不许打电话,不许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讲话,不许自由行动。要求陪护人员是形影不离,名为照顾,实为监视,只要你炼功,马上汇报。在“洗脑班”上,连抬头四处瞧一下都会得到喝斥,对不接受洗脑的学员实行熬夜,不让睡觉等恶劣的手段。

前十天(包括在街道3天),不论他们采取什么方法,我都不配合他们,并向他们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告诉他们,我们用正念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没有错。他们多次威胁我:你要不转化,下期接着转,再不转化就是劳教、判刑、枪毙。就是给你劳教、判刑也得转。当时我没动心。在第十天下午5:30左右,叫我去听一个熟悉的学员讲怎么转化的,由于好奇心驱使,想听一下她怎么悟的,没有时时刻刻保持正念,没有“以法为师”,思想上稍一放松,被邪魔钻了空子,逐渐地接受了他们的邪悟,在神志不清醒时,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决裂书、认罪书和揭批书”。“干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大法坚不可摧》。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破坏了大法,罪不可赦。

现特此严正声明:由于自己执著心有漏,导致自己的邪悟、偏离了大法,起到了魔破坏法的作用。在此严正声明:我过去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所有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包括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认罪书、揭批书”,一律作废。我要继续跟师父修炼法轮大法。我将用尽自己所有的一切证实大法,坚定地维护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重新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做宇宙真正的保卫者。

合十

大法弟子 马桂英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在修炼中犯下了一个大错,在此向师父深深忏悔,并特此声明,我以前说的、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事,一律作废。

2000年5月,我由于种种执著和不理智,被香港那个败类所利用,走向邪悟,认其为师,附和邪悟者所说,认为师父的几篇经文是假的,怀疑明慧网,参加败类所搞的活动,还劝说几位同修接受邪悟。以为大法修炼即将截止,我辞职以参加以上的活动,家人、亲戚因而对大法有所误解。如今回忆起这一切破坏大法的行为,心中深深痛悔。

事件发展到最后,我心中一片迷惘,学法、炼功减少了,网也不敢上,将自己隔离,处于封闭状态。过了很长时间,才清醒过来。看到师父的经文《排除干扰》,我突然惊醒,心里十分痛苦。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回到了正道上,积极参加各种洪法和正法活动。

经过深刻的反省,我找到了自己走向邪悟的原因。

1. 没有“以法为师”而是以人为师。
2. 执著于圆满的心被魔所利用。
3. 变相地追求功能是另一原因。
4. 主意识不强,使我容易受干扰。做了作为修炼者不能做,也不应该做的事。

是师父的慈悲,让我有回家的机会。对师父、对大法,我怀着深深的愧疚。我决心在讲清真相和吃苦上加倍付出,努力弥补,以挽回我对师父与大法所造成的伤害。

修炼是严肃的,正法修炼更是“既严肃又关键”的。我不能再走错一步,给正法带来损失。

对不起师父的弟子 蔡月霞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悟性差,在邪恶势力的干扰下写了决不该写的“保证书”,给大法造成很大的影响,心里感到很内疚。回想自己的修炼过程,很对不起师父。从今日起特此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作废。

今后我要加倍弥补,“以法为师”,助师世间行。坚持不懈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配合全球大法弟子“固定时间发正念”的伟大壮举,共同完成和迎接法正天地,法正人间的伟大的历史时刻!

大法弟子 周福华 李艳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们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们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赵柏云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10月4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抓后判劳教3年,送往教养院。因我不放弃修炼,坚持学法炼功,管教人员用专政的方式,强行我放弃学法和炼功,我曾三次绝食,以身护法。由于自己执著心太重,学法不深,被邪魔钻了空子,特别是受被转化者邪悟的欺骗、迷惑,从而走上了邪悟。曾在教养院诋毁过师父和大法,给师父和大法造成严重影响。正如师父所说:“为了执著,为了开脱自己,顺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放弃修炼,走向大法对立面,不是我内心情愿的,是在这种高压迫害、自己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所为,决不是我真实的心愿。

在此严正声明:我在教养院等地所说、所作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无效;给省“610办公室”的材料作废;给当地派出所、看守所的材料作废。我要加倍弥补,坚定修炼,跟上正法的进程,坚修大法紧随师,作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代丽国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2001年6月2日晚8点左右,派出所两名警察、两名保安到我家,将我强行带到派出所,48小时之后,将我送到一个非法“洗脑班”,对我进行强行洗脑。

我一进去,那些已被洗脑的人就对我灌输他们那一套邪悟的东西,我置之不理。但由于怕心,后被所谓“反转化”的邪悟所蒙蔽,在我的默许下,别人替我写了所谓的“决裂书”并为我代签了名。在“结业式”上我没发言,但在“610办公室”我哭着念了自己的“保证书”。他们认为我“转化”了。虽然“610办公室”对我还有进一步企图,但在我的要求下,我还是回到了家。这是6月13日中午。回到家后,我找到了一位学员,想看老师是否有新经文,同时也想和学员交流一下:这样做是否符合法,要不要参加下一期“洗脑班”?但是该学员说:“做为一个老学员怎么能“揭批”老师呢?这样的话你也说的出口?”这句话刺痛了我,我决定离家出走。

通过学法和与功友交流,我认识到我这样做是错误的,这种想法是不符合法的,一个神怎么会心口不一呢?怎么能配合邪恶的安排呢?关键自己还有变异人的思想,想蒙混过关,认为这是智慧。在这种思想作用下的所作所为正好被邪魔所利用,给大法造成侮辱,同时给自身修炼带来污点。

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坚决跟老师走,做一个真修弟子,全心全意在讲清真相上弥补自己的过失。

沈俊兰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一些执著心放不下,被邪恶钻了空子,所以在过关时没能全过好,在邪恶的逼迫下,为了应付邪恶,违心的写了违背师父、违背大法的话,虽说不是真心的,但也给正法带来一定损失,深感痛悔。现郑重声明:自己所做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全部作废。正如师尊所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现在我对大法更加坚信,今后我一定努力学好法,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紧随师,在正法中坚实地走好每一步,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做一个无愧于师父、无愧于大法的真修弟子。

徐军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们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们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顾佩玲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自从邪恶迫害大法,我与同修便马上到市政府要求还师父的清白,证实大法是正法。被抓后放回家,有一次叫我去听转化人的讲话,并逼我在“保证”上签名。当时我想:签就签,反正你们看不透我的心,我是决心学到底。回来后,我一直学法、炼功,就没悟到已大错特错!

师父说:“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

我决不辜负师父的洪大慈悲,我要兑现自己的誓约。今后加倍弥补过失,彻底清除败坏了的观念,显现真自我,清醒地走好每一步,不再留下污点。

大法弟子 宫翠珍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份以来,邪恶之徒疯狂迫害大法,我由于学法不深,在压力面前没能守住正念,违心地、不情愿、被迫写了“不上访、不串联”等的保证书。现痛悔万分,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对不起大法给予我的生命。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通通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弥补损失。揭露邪恶、抵制邪恶、窒息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要尽自己的最大力量去助师世间行,用慈悲去弘法与救度世人。

大法弟子 常志忠 2001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因去北京正法而被抓进拘留所。由于当时认识不清,在高压下写了“保证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通过学法明白后感到深深的痛悔。在此,我郑重声明:过去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说明真相,铲除邪恶,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誓死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娄彩华 200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不能以一名大法弟子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心性的严峻考验中,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自己在此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学好法,真正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在正法修炼的过程中,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王立波 2001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2月9日,我为了证实大法去北京上访被抓,在当地警察的威逼、欺骗、高压下,由于自己主意识不清,内心还有很多掩藏的执著心,违心的在“悔过书”上签了字,这给我的修炼留下了污点,我感到对不起恩师、对不起大法,痛心至极。通过深入学法以及和功友的交流,我深刻地认识到,不能总是在内心极度的愧疚与悔恨中徘徊,师父严肃的教诲以及功友的再三鼓励使我重新振作了起来。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为了报达师父的慈悲苦度,以后不论前面的道路多么艰难,我一定坚修大法心不移,紧跟师父正法进程,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加倍弥补,为了更好地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我愿付出我的一切乃至生命,助师世间行,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谢洪全 200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自己过去由于学法不深,在许多错误言行,给大法带来不好影响,从内部破坏了法,愧对师尊和大法,对这些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声明作废。今后要努力跟上正法进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李秉恒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们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们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张素英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2000年9月30日,因进京正法中途被抓,拘留15天,出来时必须要在公安局写一份“保证书”,否则不许回家。由于我当时想急于出来继续做在正法中没做完的事情,就写了"再不炼了"的罪恶话。现在我严正声明:对于我在被当时的压力下所说的对大法不敬的话一律作废 。今后加倍弥补过失。

何敏 2001年4月


严正声明


由于我们学法不深,修炼不够精进,执著心太多,在2000年元月至2001年元月期间,在公安的逼迫下,曾经写过保证书,还对迫害大法的人说过“在两会和春节期间不……”的话。在此声明,以上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同时,公安逼迫我的家人写的“不准我去北京、不散发传单、不串联”的保证作废。

我很痛心,我不是师父的合格弟子,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今后,我一定要努力讲清真相,助师正法,做一个真正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大法弟子:张秀芸 胡国英 辛勤 2001年7月4日


声明


我在名利心的作用下,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决对不能做的事情,给大法造成极坏的影响。这是罪过,天理不溶。

因此我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和所写的一律作废。要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紧随师,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 王宝珍 2001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我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思想得到了升华,身体得到了健康。对社会、对家庭都有很大的益处。但是从99年7月22日以后,由于社会上的强大政治攻势,使我在认识上有些不清,向邪恶妥协,写下了“不练功、不进京上访”等的保证书,给大法造成了不良影响。给我的内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郑重声明:过去写的“保证书”等不能证实大法好的一切“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过失,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坚修到底。

大法弟子:姜凤阁 2001年7月1日


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在执著心作用下写了 “保证”和说过一些错误的话,虽然心没有背离法,但也是不应该的。因此,我声明我的“保证”和说过不正确的话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马飞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0年4月、6月、7月进京上访,2000年9月14日从家中带走被劳教,由于自己没有文化,学法浅,在劳教人员和转化学员所谓的诱导下,走向了邪悟,做了违背大法,违背师父的事,在2001年1月18日回家。

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才知道自己早已背离了大法,现在我彻底地醒悟了,我严正声明在劳教所写的“保证书”、“悔过书”、“觉悟书”上的签名一切作废,从新走入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紧跟师父。

何玉桃 200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自己过去学法不深,在很多言行不在法上,给大法带来很坏的影响,也破坏了大法,愧对尊师和大法。对这些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声明作废,今后一定要跟上正法进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梁娟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们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们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李玉华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好,曾经在邪恶逼迫、压力下,违心地写过“保证书”,违心地说过不炼的话。现在我严正声明所说所写地全部作废。今后精进实修,挽回影响。

大法弟子 时春惠 2001年6月28日


声明


去年我到北京正法回来后,邪恶势力不给子女安排工作和住房,不让孩子上学,单位领导被扣工资,同时老伴又以死相逼。在这种考验面前,我没有放下执著,随和了常人,写了不该写的“材料”。现在我非常痛心,对不起老师、对不起大法。我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加倍弥补,坚修到底。

孙桂真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有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声明以前写过和说过“暂不进京”的保证一律作废。在正法中加倍弥补过错,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吴秀萍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以来,在拘留所期间和在单位里,由于在高压下和神志不清时写下了“保证书、决裂书”等,明白后我感到深深的痛悔。现在我声明过去所写的一切有损于法轮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努力,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坚修到底。

大法弟子:唐玉峰 2001年6月26日


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没有理解好大法,我曾不情愿的写下了“保证书”,并在家人替写的“保证书”上签名。现郑重声明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这坚定的正念决不动摇。在此向师父保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张信芝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修炼法轮大法使我懂得了人生的意义,深切体会到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真理大道。我也深刻认识到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中,由于人的执著,对邪恶的妥协和违心的所谓"保证"都是对大法的侮辱和损害,是修炼人决不应该做的,因此内心痛悔不已。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在今后的正法进程中加倍弥补。"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世人,坚定地维护法。"走好正法修炼中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 李岩 李静 王淑芳 宋荣 江海军 刘景山 申海 宋丽君 范民英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1999年7月22日以后,公安人员到我家要“保证书”,我写了,现郑重声明,过去所有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潭静洁 2001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们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们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冯桂艳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8月18日,给党委写的保证“退出法轮功与党中央在政治上保持一致”,以及说了一些有损于法轮大法声誉的话,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更加坚定地按照法轮大法要求一修到底,特此声明。

大法弟子 梁文德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对法理解不深,没有真正"以法为师",在邪恶的欺骗和逼迫下,一时走向邪悟。后来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和在功友的帮助下,渐渐清醒过来,认识到这是破坏大法的行为,是在犯罪。为尽力挽回损失,首先声明一切违背大法和师父的东西一律作废,更加努力学法的同时处处“以法为师”,去掉个人各种变异观念,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吴洪美、王秀芹、李发贵、李瑞珍 2001年7月


声明


因自己曾在当地村委会的逼迫下写过“保证书”,早已深感痛悔。所以在此严正声明:当时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话作废,加倍弥补过失,继续溶入正法的洪流 中。

大法弟子 徐桂贞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以来,在单位及公安部门的强迫下,写了“保证书”等。我郑重声明过去所写的“保证书”及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的签字等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努力,弥补过去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不动摇。

大法弟子:曹春芳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跟街道写的保证:“不上京、不炼功”等,我做错了,现在声明我以前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从今日起,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

关和明 2001年7月1日


声明


自99年7月18日以后,在江泽民集团的迫害下,由于学法不深,在单位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做了一些与大法相违背的事,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情全部作废!

今后紧随师父,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永不辜负师父的慈悲和苦度。

石鲁文 2001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各种压力下,神志不清时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不能证实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张新民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99年曾写过“不进京”的保证书,是对正法修炼理解不深的缘故,现声明“保证书”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陈卫红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在前一段时间,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警察带回当地拘留,由于自己有执著,在高压下,认识不清时写了“保证书”,致使自己痛悔不已。现在我郑重声明:过去写的“保证书”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过失,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坚修到底。

大法弟子:耿耀远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各种压力下,神志不清时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不能证实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马艳华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本人现将2000年6月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郑重声明:坚决作废。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 高作宏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99.7.20以后在乡派出所的逼迫下,写了违背真、善、忍,对不起师父的东西,现在本人严正声明:在过去所说、所写的一切语言、文字,对大法不利的东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坚定修炼,坚修大法紧随师,直到永远。

大法弟子:高梅 刘洪凤 程庆美 王佑亮 王文征 2001年7月7日


声明


我在劳教所和任何场所,所做、所说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废。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做一个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 杜春凤 2001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各种压力下,神志不清时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不能证实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李玉娥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大法修炼中,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师父要求的言、行(包括在逼迫下写的所谓的“不练功、不进京、不集会”等保证,及在单位的逼迫下亲属给代写的所谓认识”材料”和“保证”等邪恶所喜欢的言行),我严正声明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 王晓华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和有执著心,曾经有违背大法的言行,现在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李建新 200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洗脑班”的高压迫害下,我违心地写了“保证书”等,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现在严正声明,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坚定实修。

张会贞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因进京正法被拘留,在高压下写了“保证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现在,我郑重声明:过去写的“保证书”等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做一名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宫兰芬 2001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各种压力下,神志不清时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不能证实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陈翠艳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个人的怕心和人的执著, 在磨难中没有过去, 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该做的。现在,我深深地痛悔,我决定从这一刻起,重新回到正法的队伍中来,坚修大法,永不背弃!以前在压力面前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特此声明!

大法弟子:张春琳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好,违心地写过“保证”,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文字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李淑芹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后,在高压下,认识不清时写了“不进京上访、不炼功”的保证。现在我郑重声明:过去写的一切不能证实大法好的东西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紧跟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于世敏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由于自己执著心放不下,做过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大错事,现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陈金梅、孙义禄、张捷华、袁永芳、丁鹏(13岁)、张爱荣、姜占才、张玉英、张伟玲、张爱芹、庄洪花、田永胜、王利华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各种压力下写过的“不进京上访”等的保证书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东西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坚修到底。

大法弟子:陈华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和怕心,在邪恶的迫害中,我违心地写了所谓"保证",妥协邪恶,给大法带来损失,是修炼人决不应该做的,心里非常痛悔。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大法的东西一律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讲清真相,铲除邪恶,维护大法,决不向邪恶妥协。

大法弟子 张荣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各种压力下,神志不清时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不能证实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权淑艳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无论在何时何地自己所说或别人代写的一切违背大法、对不起伟大师尊的东西全部作废。并在正法修炼中加倍弥补,全身心地投入正法洪流。

大法弟子 魏焕然 方廷芬 王随意 2001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们以前所写的“决裂书、悔过书”,以及所有背离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重新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们:张慧洁,范永华,马树英,张淑荣,郑春福,扬宋兰,扬宋芳,王慧莲。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各种压力下,神志不清时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不能证实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马淑芹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在邪悟的带动下写的、说的不利于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马杰 2001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1999年11月份,在邪悟的带动下写的“不炼了”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继续修炼。

大法弟子 闵桂茹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们从1999年至今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声明作废!以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任玉香 任玉玲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各种压力下,神志不清时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不能证实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张淑云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本人得法后身心得到了提高,因坚持炼法轮功,被公安非法关押,爱人被吓心脏病复发,在压力、亲情下我违心地写了“保证书”,现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顾学珍 2001年7月8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