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证实大法的路


【明慧网2001年7月12日】我是一个年轻的大陆高校教师,硕士毕业。我生长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一家人很崇尚科学,是在无神论和实证科学的教育下长大的,几乎没听说过任何所谓“迷信”的事。但是,我常常会想:人的性格为什么不一样?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茫茫宇宙中我是从何处来的?人为什么有这样那样的苦难?……从小学到大学时我看了很多书,从中一直想寻找答案,可一直没有找到。冥冥之中感到似乎存在一个上帝,是它在安排、决定着一切。

结婚以后家庭出现了许多矛盾和磨难,我感觉活得很苦,更加相信命运的存在。是否我上辈子欠我先生的太多,今世要还债?所以自己心里觉得活得很辛苦,对未来也是没有安全感。我是属于担心未来的那种人。表面上看我很开朗、为人热情、善良,但内心深处觉得日子真的不好过。

我从1995年6月开始接触大法,开始目的是祛病健身。因为从小到大身体一直是较弱的,从小打了很多针吃了很多药,小学时是每个月感冒一次或两次,直到上大学还经常去医院开药吃。

自从接触了大法后,我是一口气看完了《法轮功》和《转法轮》两本书。当时的感受是书里写的内容很纯净,没有宗教的感觉,但是太玄了,很多都是我没听说过的,好多内容我是半信半疑的,有许多问号……但在书中我也找到了我苦苦寻求的人生答案,解开了我心中的许多结。在炼动作后的第五天就感到肚子外面有法轮在旋转。一个月后无意中喝了一点酒,可是一小时后腹部里很猛烈地旋转了3、4分钟,后来才知道是师父提醒我不能喝酒了。炼功后的头几个月里老是梦到:有坏人或像魔鬼一样的人在追打我,但总有声音在提醒它们说:她身上有很漂亮的大法轮。你别惹她……但当时的我是不悟的。不知自己还有这么大的缘分。炼功后身体彻底跟西药中药告别了。身体的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只能用“解脱”二字。师父给予了我很多很多。

就这样带修不修的持续了两年半,炼功坚持了,书却没看完4遍,可是我放不下大法。一直在观察这个群体,我看到的是:身体是好了不用说的,修炼人真的是很平和、善良;有开天目的有其他特异功能的,可是他们都很平常的对待它。

可是由于我受实证科学的障碍太多,内心是想100%相信,可是倔强的我却只相信书中内容的60%。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在不间断的学法、悟、思考。直到有一天听到我认识的一个年轻的教师谈到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他说:“虽然才学一个月,但是心灵上身体上的感受体会使我是不得不100%相信大法。”由于这件事让我重新思考这2年半的历程,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也许是机缘的成熟,也许是2年半的修炼经历,我终于明白了:佛道神是存在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李洪志老师是来度人的,而且这是亿万年都不遇的正法。从此我全身心走上了修炼之路。在我生命的历史上真正翻开了新的一页。

1998年一次消大业,症状是像急性尿道炎,开始是尿失禁7天,然后是高烧4天,低烧1天,我知道是消业,所以照样上课上班,家务照做,但先生非但不同情反而还骂我说:“看您这个样子,您去死吧。”不知为何我没有生气。12天消业结束后双盘炼静功腿居然一点都不疼,而原来平时总是痛的。我体会到法的真实。平时我的难较多的是在家里,比如先生常会为一点小事而大动肝火对我恶言恶语,常常还说些让我生气的话或做些让我觉得很不公平的事,我多按照法说的去做,开始是常人的忍,也常泪流满面,后来慢慢做到了无怨的忍。没想到98年我的女儿也走上了修炼的路。她还两次无意中看到我脸上有5个眼睛。她会背许多经文。

在工作中本来同事就说我工作认真负责,可修炼前的我有很多心理不平衡抱怨较多。修炼后无论在工作中在个人利益上如何吃亏不公平我也能做到以较平和豁达的心面对了。

在修炼的过程中,我很长时间一直没搞清什么是执著心。书上写:妒嫉心、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等等都是执著心,那到底怎么理解执著心呢?一直没有理解透。直到看到师父出版了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书中第39页上的问题:问:请师父讲一下执著的概念。老师的回答让我的头脑中一下就悟到了在我这个层次上的什么叫执著,苦苦寻找的法理一下就豁然明白了,我非常的兴奋,头脑中一下就冲破了许多障碍,仿佛一下就提高了好几个层次似的。这是一种神奇的经历。

江泽民等人间败类,出于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把法轮功当成了头号敌人,从几年前就开始整法轮功的黑材料。在1999年7月转眼发生了7.20事件。他们利用专制机器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开始了历史上最恶毒最无理最凶残的大冤案。7月21日我们就去了省府上访。在铺天盖地的新闻攻势中,我也几次问自己、几次重新思考:大法是真的吗?修炼是真的吗?……但每次内心深处的回答都是肯定的。就这样时而精进时而不精进的在修,但是在魔难最大、师父承受最大的9个月里我却隐藏了我内心的怕心,一直认为上北京可能在更高境界上是一种执著心,走了一条个人修炼的路。直到看到师父的“严肃的教诲”一文后我才如梦初醒,我震惊了,是我悟偏了,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从此更加强了学法,并走出来讲清真相、发救度世人的传单、寄信等。

在99年8月以后由于我去过北京上访,先生害怕当局的迫害,曾阻止我修炼,也曾三次吓唬要离婚。在过关时我痛苦的哭过几回,可我明白我们修炼人没罪,是在做好人,修炼已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在人中一切都可以放弃,但修炼不可放弃。我照样平和、坚定地在家大大方方的学法炼功,结果他也再没提离婚的事,好象他没提过着件事似的。2年过去了,到今天他也说不出修炼有什么不好,因为他切实看到修炼以后的我发生了许多变化,能容忍了,而且尽管我一直在为大法做工作,但也没耽误工作、家务和教育孩子的事。师父说:“我跟你们讲过一句话,我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终于在2000年10月中旬我再也不能在家里修了。

我去了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这一次经历虽然没有被抓,但是去掉了我很多的执著心,脱了一层壳,更让我体悟到师父的慈悲,修炼的严肃及常人的观念是如何在阻碍我还本归真。在一遍又一遍的学法中,每当我悟到一层法理时我常泪流满面,无限感激恩师。我还有一个最大的体会是:人类的变异观念。认清变异要有一个过程。想想慈悲心是怎么出来的?没有了情,慈悲心就会出来,那是更高尚美好的。慈悲心没出来,说明还有执著心,还有变异的思想与观念。在修去自己变异观念、树立正见的过程中,很容易就会掺杂的变异的思想,所以主意识一定要强。

单位里只有我一人修炼,面对这两年铺天盖地的新闻攻势,我发现许多教职员工是明白的,他们较多人认为这样做太过分了。我几乎是逢人就说我还在修炼。认识我的同事都跟领导反映我为人善良,待人真诚,工作认真负责,不计较个人得失。我用自己的行动证实着大法,邪恶想开除我党籍的事也不了了之。

现在我仍在做着证实大法的工作。师父一篇一篇的经文在不断地提升着大法弟子们,大陆的环境虽然恶劣严厉,但是却也是磨练人的好地方。我们无怨无恨。

我愿世间及天上所有善良的生命、有缘的生命都千万莫错过庄严、神圣的、慈悲的法轮大法。莫错过啊,活在谜中的人们!!!我---一个完全相信科学的年轻大学教师经过六年多的实践,证实了大法是真实的,是千万劫亿万劫都遇不到的。世上的常人啊,千万莫被中国的不负责的媒体所蒙蔽,因为他们是在魔的控制下的人间的坏人,他们想毁灭的就是您我他的生命。静下心来,用您内心深处本性的一面最善良的一面冷静的想一想吧:在过去的2年里,为什么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从中国的四面八方来到北京--中国的首都和心脏--为解除对法轮大法的禁令、为了挽救世人、为了证实大法进行顽强的努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7岁的孩子有80高龄的老人,他们来到这里,在经历了长达23个月的白色恐怖后,仍有这么多的弟子来到天安门--对中国政府中的坏人的凶残镇压进行和平抗议。他们深知去北京意味着什么--等待他们的是严厉的惩罚和巨大的牺牲。10万多位法轮大法学员因此入狱;经过或未经审判,上万人被送往劳教营执行一年或以上劳动改造;成千人被强迫送往精神病院接受毒品注射。而更多的数以万、以至百万计的学员失去了工作、家庭和学业,甚至为了向自己的政府和世人请愿而牺牲了生命----已有237位学员在残忍的折磨下而屈死狱中。

法轮大法的庄严、神圣、纯净、慈悲已把上亿的生命从地狱中捞起,净化他们净化他们、一层一层地消去生命中变异的物质。总之修炼是让一个生命欢呼雀跃的美好的事。看透中国这样一个严厉的环境,抛开人们头脑中在人中后天形成的变异观念,显露出来的法轮大法修炼就是生命中最纯净、美好、最向往、最幸福的一件大事。有幸生在大法洪传的时代,并能参与正法、用正念铲除三界内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让我真的感到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幸福……

愿众生珍惜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