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日我和姐姐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的经过

【明慧网2001年7月3日】
手铐掉下之前手铐掉下之后本文中的姐姐被邪恶抓时的情景

为了跟上恩师的正法进程,我和姐姐于2001年6月24日上午11点30分到了天安门城楼,选好位置后,我一下子跃到武警、便衣的身后,一边打开写着"真善忍"的横幅,一边高声向全宇宙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还李老师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姐姐在我不远处也打开了横幅,用震撼宇宙的洪亮声音喊出了自己的心声。

那些警察吓坏了,好一会才冲向我们,当着外国游客的面对我们拳打脚踢。可不管邪恶怎么打,我们一直在呼喊着:"法轮大法好!" 邪恶之徒狠命地把我和姐姐拖到了电梯旁,继续对我们大打出手。他们用拳猛击我的胸部,用脚踢我的背、全身。我和姐姐善意地告诉他们打人不对、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可他们哪里听得进去,反而变本加厉地更加凶残。打得我喘不过气来,快要窒息了,虽然这样,我和姐姐在这时一点怕心都没有,一直在心里默念恩师的除恶口诀。

打我们打够了,邪恶之徒才想起电梯没动,才去启动电梯。我和姐姐被从电梯拖到一间屋子的过程中,一直在向游人呼喊着:"法轮大法好!" 他们打完我们后问:横幅是藏在什么地方带进城楼的。我和姐姐想到了恩师的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所以我们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邪恶之徒对我们又是一阵毒打。最后看我们真的不说就叫了一辆警车,把我们连拉带拖弄到了警车上。我们说:我们没有犯法,你们不能带我们走。邪恶之徒问刚才那两个打手,刚才打没打,邪恶之徒居然撒谎说没打。我心里想:你们一定会偿还你们所干的一切。

我们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里关押,那里已有了8、9个弟子了,有年轻的,也有五六十岁的老人。大法弟子真的是一眼就能认出来,一个个都是慈眉善目的。他们赶紧问我被打得怎么样了,我笑了笑说:"没事"。在短短的几分钟交流中,大家都有一个共同认识,一定要走出人来,实现我们久远以前的承诺。被关进去十分钟还不到,我们当地政府、派出所的人出现了,原来这些邪恶之徒听说我们来北京了,早就在这等着我们。

办完手续就把我们带到了天安宾馆,在去宾馆的路上我们一直在向世人高喊:"法轮大法好!"到了宾馆,宾馆服务员说你们不能把法轮功人员带进去,他们说一会儿就走,强行把我们带到楼上,我和姐姐被分开关到了两个房间,一个年青的邪恶之徒进来后,冲我就给我一顿耳光加脚踢,一边打还一边骂:"听说你小子当过兵,真为部队丢人。"(后来知道此人是天安门支队里的一个中队长)。

我和姐姐都知道自己的法学得不够好,但有一点,我们在遭到迫害时,一直牢牢记着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什么是功能》,还有师父的除恶口诀。他们当着我们的面诽谤师父和大法,我们心里难过极了,是自己没做好,才让邪恶之徒如此诬蔑师父与大法。我和姐姐就跟他们讲善恶终有报的因果关系。最后他们无话可说,可还在狡辩说:"那你们就在家炼,也没人说不让你们炼啊。"我们说:"为什么要在家炼?我们要堂堂正正地修炼,告诉世人真相,其中也包括你在内。"

他们说不动我们,就准备押我们回当地。我和姐姐一直在想:不能消极承受,不能配合邪恶,我们一定要走掉。车到了高速公路加油站需要加油,我们提出上厕所,他们就在外面看着。厕所里的窗户开着,我就准备走掉,可这个时候邪恶之徒正好过来了,他说干什么,我没理他。当时就应该发正念把他定住,可没有想到,怕心也出来了,这是因为对师父的大法不坚定、不正信,被常人的许多观念带动所造成的。这下邪恶之徒对我更加严密控制,给我带上两副手铐,一幅带在左手与车扶手上,一幅带在右手与姐姐的左手上。不但给我多加了一副手铐,这个邪恶之徒(枣阳610办 张科长)还骂我、打我。我一直在心中默念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在心中还有一念:我们一定要走掉。

当我们被押送到河南107国道原阳县时已是晚上8点多钟,他们想吃饭,就把车停在马路旁,姐姐发正念,她手上的手铐马上就解开了。邪恶之徒进去两人,一会儿又站在门口让我们两个进去。那个邪恶之徒打开车门给我开手铐时,姐姐就把车门打开往前跑,邪恶之徒顾不上我了,马上追了过去,我马上意识到我也应该走掉,就这样走掉了。也没顾得上考虑我姐姐的处境,当时真应该发正念把那个邪恶之徒定住,我再走。

在这过程中,时时都能体现出自己法学得不好,悟得不好,与恩师的正法进程相差很远。我就这样左右手各带了一副手铐步行往前走。在走的过程中,有时想停下来,但想到师父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就又有了力量。有时还怕停下又被抓住,这样又暴露出了怕心,但马上就意识到不能有这种人的想法、观念、业力,赶紧用正念灭掉。一直走到天亮,才坐上汽车,上车后,怕心又冒了出来,我马上用正念把他灭掉。

我的悟性比较差,虽然手铐的另一端掉了,可是两副手铐一直牢牢地铐在我手上,我没能站在法理上好好悟,而是老想着用常人的方法拿掉它。碰到功友时,别的功友点化我,我还不悟。后来两个功友帮助发正念除恶,在功友的帮助下铐子竟然自己开了。这两付铐子非常结实,警察用钥匙打开都非常费劲,我的姐姐仅仅发了一念手铐就开了,而我的悟性要差一些通过功友的帮助才开。常人觉得不可思议,而我们大法弟子通过正悟、发出纯正的正念,就会展现出大法的神奇。这也使我们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今后,我要在讲清真相、助师世间行的路上走得更加稳健,跟上至尊至善的恩师的正法进程。我还想告诉所有的同修们,恩师的经文《建议》里明确指出:"然而当大法要圆满你时却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在邪恶迫害大法时你却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恩师的新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中写道:"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同修们,我们一定要一起乘上恩师的大法船,要走出人来,要勇猛精进。谢谢每一位走出来证实大法的弟子。

后来得知我姐姐已被押回当地,送往某农场。

(大陆大法弟子 2001年6月27日)

附上一些近期拍摄的照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