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主动去正一切不正的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师父说:「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的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地是毁灭众生。」「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我体会到,在目前这严肃、关键的时刻,能不能真正做到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极其重要。

一、时刻保持清醒,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

邪恶旧势力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安排十分阴险恶毒,又环环圈套,处处陷阱,稍有不慎(心存执著、怕心、不清醒或掉以轻心)就会落入魔掌。而如果我们时刻保持清醒,识破、否定邪恶的安排,那就是另一种情形了。例如去北京证实法的弟子所遇,洗脑班里那些玩艺儿,从第一步你就坚决不承认,完全否定,不配合它们的一切要求、命令和指使,邪恶就无计可施。到广场,首先不承认一定要被抓,用正念摆脱恶人。被抓了,用正念走出魔掌。走不了,决不暴露身份,不让邪恶進一步加害。对办洗脑班,坚决抵制,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让其停止迫害行动,即使离家出走,也不去参加,让其办班计划落空。

比如发真相资料,首先清除发放范围内的邪恶,保证安全。遭遇恶人,正念对待,或使用功能脱身。这种否定、不配合,表现在行动上,但关键是在自己的思想。思想有「会被抓」、「不去不行」、「被发现」等念头,其实就是在第一步上承认和配合了邪恶的安排。再比如,当地公安要有什么统一行动,对讲真相大法弟子要采取什么措施等,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出什么反应?首先应该明白,这一切都是邪恶势力的安排,必须否定它,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在行动上决不配合,措施针锋相对的抑制它挫败它。如果不是这样,而是首先想,这件事对我们威胁很大,某件要办的事是不是往后推一推,过了这一阵子再办?这实际上就在一定成度上承认了邪恶的安排,反而会陷入被动和带来危险。

二、证实法中时时修自己,不让邪恶钻空子

师父指出:「邪恶在三界内以至人间被大量销毁,它们已经看到了失败的下场,越加疯狂的垂死挣扎,被迫害最严重的就是那些心里有执著的学员。心里越怕,邪恶越专找这样的学员下手」(《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们的执著心、怕心,往往是邪恶的旧势力安排对我们迫害的借口。有的学员在证实法中做了大量的工作,紧紧张张,辛辛苦苦,却因此而忽视了学法,忽视了向内找、修自己,结果滋养了某些执著心;有的学员虽然做了一些工作,但放不下人的各种执著,怕心很重。这就等于符合了邪恶势力安排的条件,它们就「有理由」向我们的学员下手。处于这种状态之下,你被它们抓住把柄(漏)不放,还谈什么全盘否定呢?

要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就要在证实法中时时修自己。再忙也要静下心来学法,处处向内找,在正法修炼过程之中,不断去除各种执著和怕心,让邪恶无空可钻。即使因为有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抓、被关了,也不能承认它们的迫害。正好利用这严峻关头,彻底把怕心和各种执著放下,心生正念,否定了邪恶的安排,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大法弟子用正念摆脱魔爪的例子成千上万。

三、主动去做,不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

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指出,「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精進要旨(二)》)我体悟到,作为大法弟子,不光在讲清真相中应该这样,在整个证实法过程之中,都应该不等、不靠、不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整体的大法弟子是目前在世间助师正法的力量,我们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我们的使命就包括清除邪恶。

可是许久以来。我们多少人都曾想:师父怎么还不把这个除了呢?还不把那个除了呢?或者总想等师父说出来这一步怎么做,下一步怎么走。这种等和靠就不是大法弟子的正确状态。大法弟子是在正法之中确立的,是在正法过程中逐步成熟的,我们的悟性也应该在其中逐渐提高。我们思想中包括等和靠在内的许多旧势力直接安排的、以及受这种安排影响而形成的一切不符合正法要求、跟不上正法進程的思想、观念,都必须清除。师父在加拿大法会上明示我们清除邪恶的方法时,先明示我们清除自己思想中的坏东西,其实也同时明示了这层法理。

我们应该明白,大法弟子证实法,决不能在旧势力安排的框框里進行,而恰恰要全盘否定、彻底清除这个框框。

我们还应该明白,应该大法弟子做的,是不能由师父替我们去做的,也不能由众神代替去做。对于那些无可救药的邪恶生命,如果我们坐等着最终由神来销毁,那我们还是未来历史的创造者吗?如果一切都依着旧势力的安排按部就班進行,那还是「全盘否定」它吗?

我想,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把最坏的恶人还没有遭报的原因告诉我们,又明示我们要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就是在叫我们主动去做。其实,许许多多关,许许多多难,弟子悟到去做,与师父讲明了再去做是不一样的,所建立的威德是不一样的,给宇宙未来留下的参照也是不一样的。师父说:「可是我一旦说出来,就再也不是他们自觉的发自本人的正念的行为了」(明慧编辑部〈严肃的教诲〉)。

同时,我们也曾体悟到,在正法進程中,师父每向弟子们明示一层法理,邪恶往往就似乎得以借口加大其疯狂。师父在极其艰难的均衡着宇宙中的一切因素,承受着难以想象的一切。师父的不说话和师父每次说话,都有多少弟子们永远无法知道的「难言之因」啊!在重要关头,师父总是等待着弟子们自己悟上来,其中,尽量减少弟子的魔难和把最好的给予弟子等等良苦用心,我们总该领悟万千中之一、二啊!

实际上,各地的大法弟子并没有因为邪恶的旧势力需要利用人间的邪恶之徒来继续「考验」大法弟子而停止清除最坏的邪恶之徒背后的邪恶因素。在一定范围内,大家统一时间,清除最坏的恶人集中的地方(如「六•一零」办公室、劳教所、洗脑班)的邪恶生命,都收到了不同成度的效果。我们还可以在一段时间内,集中针对一两个最坏的邪恶之徒,大家用善的、慈悲的、救度众生的正念,令其去做什么或叫其遭恶报,以震慑邪恶,警示世人。

一切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邪恶的旧势力「利用它们自己所制造出来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恶安排」(《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但是,「谁也不配考验大法。但是它们做了,那么那就是它们的罪」(《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大法弟子要正一切不正的,所有这些罪恶的、不正的,当然都在毫不客气的清除之列。

当「大法在魔难中圆满了一切的时候」(《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无论多高层次的邪恶势力都将结束。

粗浅体会,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