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瞬间


【明慧网2001年7月18日】前几天我从炼功点炼完功开车回家,在通过一个大马路时,绿灯正好转黄灯,我开一辆2500cc的箱型车,「理所当然」放慢速度滑过去。到路中开始准备加速通过时,右方突然闪进一部摩托车,正加速要冲过等太久的红灯。一下我预料我铁定躲不了,一定要撞上了,最后的一刻想到向左拐,果然「砰!」的一声,整条街都看向我们。我一想快下去看看对方,该怎么就怎么地,不管别人的目光。一下车看到个六十几岁的老先生躺在机车旁,头未着地。我一边关心地问他:「您还好吧?」一边弯腰去扶他,他一边缓缓站起来,一边由惊吓中回过神来,反倒对我破口大骂:「你闯什么灯?你闯什么灯?」我低声道歉并问他有没有怎么样?接着扶起他的车,捡起脱落的油盖随手给拧好。他继续大声吼叫,叫警察给我开罚单。

一回头交通警察已来了,要看我驾照、行照。我摇头说一大早五点多出门运动没带出来。警察看那老先生还在骂,有些不耐烦问我怎么撞的?我慢慢说出我自己不好抢了黄灯,没想到就碰上他了。一边还顾虑老先生面子,警察挥手叫他把车牵到一旁作笔录,并指我车不准动,人过去。在路边老先生气消了一半,我一直陪着他,他试试车一看还好要走了。警察说:「你的安全帽呐!」我示意他别动,我回车子下去给捡回来。此时来个货车驾驶员问警察能不能暂停一下要卸货,警察去问他一些话,一回头老先生骑车走了。警察回过头来问我:「人呢?」我说:「他说‘好了!好了!’」自己就走了。一旁一个妇人摇头说:「你看那老人这种红灯他车也照开过去唉!」警察看不到他,对我又问了一下事故原因,知道后摆摆手说:「你也走吧!不过我得抄你的车牌省得他回来找我罗嗦。」

如果今天我不修炼大法,大概要吃上人命官司。而今却双方毫发无伤,连我的车也没什么痕迹,真奇迹!要不是学大法,我不会耐心地对待一个闯红灯又先告状的老人,我不会一丝火气都没有地经历这一关。经过这一关也看到自己还有许多不足。自己真是百感交集。谢谢师父保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