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在看守所里的亲身经历可以证明

——大法弟子集体自杀是绝对不可能的


【明慧网2001年7月19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曾经因到天安门正法,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三间房看守所里,以我的亲身经历可以证明:大法弟子集体自杀是绝对不可能的。

从主观上讲,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是绝对不可能自杀的。法轮大法的法理告诉弟子,“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得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你想一想,这是一般的问题吗?所以一旦做了这种事情就很难修炼。”《转法轮》(p229)。自杀也是杀生。师父在悉尼讲法时也明确指出自杀是有罪的。那么一个修炼者如果他还想修炼,还在修炼,他怎么可能自杀呢。而且大法弟子深知修炼大法是无比殊胜的,是万载难逢的机缘,大法弟子的修炼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的正法是堂堂正正的,又怎么可能去自杀呢。大法弟子早把生死置之度外,所以他们会在最残酷的血腥镇压中堂堂正正地走出来,但是大法弟子绝不会轻生,是因为他们无比珍惜大法给他们造就的新生命,为了大法,也为了他们自己。

从客观上讲,集体自杀是绝对不可能的。当你被带进看守所里,首先要经过三道卡。第一道:把你随身携带的书包、钱包、手表、钥匙等物品收走。第二道:把你的头巾、手套、皮带等物品收走,冬天穿大衣,衣服上的带子,如帽子上的带子、腰间的带子抽走,如果是拉锁的衣服,就要把拉锁剪下来,衣服上所有的金属扣子要全部剪下来收走,衣服被剪得到处都是大窟窿。如果穿的是皮鞋,有时把皮鞋底拆开,把里面的钢片扒出来,整个一双鞋就废掉了,有时索性把鞋收走。女人头上的卡子、头饰、皮筋、头绳全部收走。第三道:搜身。让你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光,用手把衣服捋一遍,怕藏有硬物或夹带纸片等。 这些检查对大法弟子尤其严格、仔细。

在看守所里,每个号里都有一个蹲坑的小厕所,厕所没有门,房间和厕所都安有监视器,24小时监控,房间和厕所的灯通宵不灭,每晚都有人值班看守,二人一班,两班倒。值班时只许站着,不许坐着,更不许打盹。白天上厕所有定点时间,夜间只许小便不许大便。号里的大门一天24小时敞着。每天早晨定时查号,点名。白天管教(警察)随时检查,晚上定时检查2─3次。早晨叠好被子,白天是绝对不许动的。在号里由犯人看管大法弟子,白天坐板时(一个人紧挨着一个人,以散盘状坐着,横排膝盖顶着膝盖,竖列后一个人的膝盖顶着前一个人的腰),前面一排坐着犯人,最后一排坐着犯人,监视着大法弟子,如果他们认为对谁需要重点看管,就一左一右坐着犯人,把大法弟子夹在中间。晚上睡觉时,大法弟子都是头对着脚,俩人盖一床被子,最多时4─5人盖一床被子,实际上就是一个人紧挨着一个人头脚相对,头在一边的脸朝着一个方向,另一边脸朝着另一个方向,侧身躺着一夜不能翻身。一个月允许向管教借一次指甲刀或针,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到规定时间必须还。而且剪指甲时必须在“号长”(犯人头)看得见的范围内做,必须最快的速度做,否则规定的时间到了,别人还没用就收走了。家里人送来的生活用品或食品等,只要是从外面带来的一律不准送进去,必须是在看守所经营的小卖店里买的才准送入。

在如此恶劣严酷的环境下,大法弟子都是坦然对待,利用一切机会在洪法,在正法,在慈悲众生。没有自杀的动机,没有自杀的机会,所以自杀发生在大法弟子身上是绝对不可能的。

在中国大陆,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在不断升级,他们残忍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可是他们却要粉饰自己的罪恶行径,以最卑劣无耻的手段欺骗世人。但是天理不可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欠债是要还的,多行不义必自毙。那些良心还没有完全抿灭的人,不要再助纣为虐了,为你自己的未来留一线生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