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教养院残忍折磨法轮功学员,陈家福、刘永来遭虐杀


【明慧网2001年7月23日】 陈家福是大连一所中专的教师。99年7月以后多次进北京上访,讲清真象,于99年10月被非法判劳教。刚到大连教养院就让他干最重的活──抓砖(可能是专从地上拿砖递给别人──笔者注)。陈家福1.9米的个子连续弯腰、直腰,几天后就累得便血,腰直不起来,身体非常虚弱。2000年9月转为院外执行,此时他已被单位开除,妻子又已与他离婚,父母被造谣的宣传工具毒害得也不理解他。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他找了一份工作,只干了一个月,挣到几百元,又毅然走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后又被送回大连教养院,并关入小号,教养院教育科多次找他谈话,他不仅拒不屈服,还洪扬大法,揭露邪恶。后从小号放出转入严管。一次开会时,他眼睛稍微闭了一下,就被副院长张宝林从座位上拖出,由几个警察摁住他,对他拳打脚踢,并逼他下跪,陈拒不服从。

在严管期间,他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每天抓紧时间背法,查找自己的不足,总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3月份以后,他被留在一大队,院长郝文帅强迫他放弃自己的信仰,他丝毫未动,仍然洪扬大法,却再次被关入小号,直至他因坚持正信被迫害致死。

大连教养院现非法关押约500名大法弟子,女弟子一直被集中关押;男弟子在3月份以前,一直在下面各个大队。三大队扛麻袋包、捡豆,每天工作15小时以上,在一大队砖厂,每天工作约12小时,没有休息日,没有澡洗,不让接见亲人。偶尔让接见,还要让亲人朋友骂大法,不然,就不让见。3月份以后被集中关押。

3月19日院里政委张小亮、郝文帅、张宝林等开会准备进行罪恶的“强制转化”,之后,大连教养院就进入了令人恐怖的时期直至现在。

“强制转化”的方法就是用犯人或者队长伙同3-5个人对付一个大法弟子,或者绑定了,或者用铐子反铐,或者四肢被摁着,只穿短裤,用电棍过,过晕了,用凉水泼醒再接着过,或者用橡皮棒打。乔威队长打累了叫犯人继续打。有的大法弟子头被摁进水里,快憋死了才让换口气;暴徒经常用电棍过弟子阴部、脖子、脸、脚心、耳朵等敏感部位,每天惨叫声充满了楼上楼下。不屈服就被这样残酷地折磨,张军头部开裂、邹本续曾被打得起不来、刘昌海连续几晚被折磨。半夜惨叫的声音经常响起。为了不让出声,邪恶用拖布堵住大法弟子的嘴。据悉,刘永来就是这样被折磨致死的。现在暴徒对新抓进来的大法学员还采用这样的方式,残忍至极。对新抓进来的大法弟子,队长叫他们跪在水泥地上,不屈服就一直跪着,如不跪就用电棍打。景殿科让大法学员写“揭批材料”,不写就认为有反弹,或者写的材料里没有骂大法的话还不行,动不动就用电棍相威胁。

有时候,队长把电棍给犯人,让他们打大法弟子,谁打得狠给谁减期。有些犯人甚至因此成了帮凶。其中有张福东、焦波等。 警察还把警具给犯人,让他们用警具折磨大法学员。

我们正告那些做恶的坏人和帮凶:迫害大法者罪业无边,你们如不立即悔罪,将在日内遭到恶报。

另据知情人透露:大连火车站在2001年7月20日前开始检查去北京旅客的身份证并登记入册。真是全民监狱啊。